穿越锈蚀之门
评分: +17+x

在他短暂的一生中,伦道夫曾不懈寻找一种真正的超脱。作为对他平淡生活的一种补偿,他曾不止一次,而是经年累月地漫步在诸多遗迹间。或是登上斑驳不堪的铁质混凝土山丘,在那里迎接朝阳或夕阳;看着残垣断壁静静地沉睡在可爱的月光下,藉此逃离黑暗中的视线。远离生活。

如果说生活就是为了给一株废土中的植物浇上水,或是坐在高台前任凭风将思绪和理由吹远、吹得更远,那便算不上生活。除了一种可能:来生在下一站等他。

终有一天,伦道夫厌倦了生活;活着,在高台前,他和他的这辈子一同掉下悬崖。他的胃空空如也,脑中杂乱不堪。几乎要溢出的思想,如同装满水的气球被扔在地上。

“砰”的一声炸裂。

无以名状的思考连带着今生一同被埋葬,只剩一点杯底的残渣。他那死去的躯壳彼时仍留在地上,双臂摊开、面朝下,竭尽死人最后的力气。

三天后,真菌在他留下的躯壳内生长,野草和稻子也曾像这样。后来,蚂蚁不时来搬走一些:这里成了它们的农场。随之而来的是第二蚁群。十五日内,蚁群之间的争夺留下了不少躯壳,那些壳后来都成了空壳。

有一道裂痕在所有那些残骸底部,并不均匀,似是有什么掉到了地下——而非永生的天堂;再联想,联想到新生儿。那也许是生命离去的痕迹,这里,有的是来生的准则。

不过,去往来生仍需取走原先身体的一部分。

第一蚁群抛弃了伦道夫的躯壳,转而投向地下。壳太脆弱,总需要修修补补。时而倒塌,时而破碎,随着时间的推移,化作灰蛊,随风上升。

有些蚂蚁,勤恳工作,日日夜夜,不知疲倦。它们也走到生命的尽头,同那万千世界所公认的不同:它们变成了某些东西。

曾经遍地都是蚂蚁们的遗骸,但那些壳,仅仅只是壳,有时风吹过,就化成灰盘旋。这样去往来生所留下的部分,确乎不甚雅观。它们的灵向上升,从不下坠。天堂也需要蚂蚁。

一个月后这里恢复了平静,再无蚁害,蚂蚁连同它们的巢穴一起被荡平了。后来,大楼仍未被拆除。有人决定在这里歇憩了。

伦道夫停下了脚步。就在这半残垣断壁、半残砖败瓦却仍有不少完好的钢筋水泥块屹立不倒,历史所留下的绝妙反讽处。他将持之以恒地热爱生活。

它们来了又走,因为还不是停下的时候。在他的身体里,废墟还是废墟,看不出变化。此时距他死去已有半年。血迹凝结在地上,死者生前曾双臂摊开,向大地寻求天空。距离他活过来,却已有数年了。

随后伦道夫发现,来生不过是一个闭环。这闭环自他十二岁那年始,并非有始有终。循环,前往来生前往过去的环。就像莫比乌斯环一样。

他 来到/来到了 莫比乌斯环的 交界处/正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