坍塌的天
评分: +22+x

“争执的根源是什么?”

“理念的冲突。”

“不止吧?”

“那当然不止。我只是列出了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

“所以我们以前到底冲突在哪儿呢?我们的理念又起源在哪儿呢?”

“我在,故我思。你当然也一样。”

“那我们从哪儿来的呢?”

他看了看窗外,变得有些焦躁:“我还是那个回答:你妈生的。”

“我们的妈又是哪来的?”

“你真要继续?”

“嗯。”

“你妈的妈生的。”

“我妈的妈的妈又是哪来的?”

“我们的老祖宗一路传下来的。”

“行,我也不绕了:最初的那个生命哪来的?”

“这颗星球孕育的。”

“星球哪来的?”

他第二次看了看窗外,愈加焦躁:“不能聊点有意义的话题么?”

“不能。对‘源’的未知将是我一生之憾。”

“你干脆直接问我宇宙哪来的得了。”

“宇宙大爆炸、奇点,你之前总是这么回答我。”

“对,然后你总是问我奇点又是哪来的、谁放在那儿的。”

“对啊。所以‘源’到底是什么?”

“不会有结果的。还是说点别的吧!”

“……”

“你总是和我争论,试图说服我,虽然我也一样……”他再次望向窗外,无比平静,“我们有原本太多太多本该幸福的日子都被争论时的激动与愤然给吞噬了。”

“嗯。”

他抬起头:“直到今天,我们看着这天、你也带着我再次回想那个不可能有答案的问题,我又再次感觉到我们的渺小。感觉到冲突与争执的无谓。

“嗯。”

“虽然我现在宁愿回到过去那段总是争执的岁月,起码我们都能存在,都能继续思考……”

窗外的天空在继续坍塌、路边的人们在继续悲嚎。

这两个之前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都在吵架的流浪汉不再开口,在破碎的苍穹下默思往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