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
评分: +23+x

警告:PG-13级

该文有可能包括不适合13岁以下儿童观看的内容,比如不算严重的暴力、裸体、性感、粗话等等,以及部分内容致敬圣经。












日期:2020.13.32

事件:世界上第一个新人

不知何时,开始流行一种特殊潮流。

该潮流是头戴一种特殊面具,这面具扭曲亵渎,丑陋至及,不可名状。面具被定义为丑,但是具体为何种丑陋大家却争论不休。无人同意其他人对面具的描述,但是也无人否认面具丑陋邪恶的事实。

传统人士唾弃面具,戴面具者被批判,猎巫,关进监狱。

他们说,戴面具的人灵与肉会逐渐化作邪恶。


“让我们揭下他们的面具。”

男人对人群宣告。

“无论你是‘认为面具渎神,破坏稳定,淫荡堕落的人'还是‘认为面具歧视弱者,不科学,反历史潮流的人’,你只需要知道一点,就是我们反面具者是大多数。我们审判人的衣着打扮,言行举止,爱好审美,生活状态。我们审判何为道德何为不义,我们审判何为美何为丑。”

”让我们揭下他们的面具,因我们审判世界正确与否。”

人群狂热高呼,举起火把,如夜空繁星。

男人结束演说,他褪下华贵礼服,褪下金黄假发,洗尽铅华。他凝视镜面,凝视褪尽虚饰后那平庸的苍白浮肿。他只觉自己的虚伪庸俗令人作呕。

于是,他戴上面具,戴上丑陋鬼面,抛弃扎得内心生疼的自尊,他走进陋巷,参加覆面者的隐秘狂欢。他和女孩在陋巷中相遇,一个强壮健美,一个凹凸有致,只是都面目可憎无比。

“你也戴面具?”男人问。

“或许只是摘下面具。”女孩答。

女孩持鞭,男人头戴项圈。男人匍匐前进,倾诉柔弱低贱的心绪,他说自己天天扮演典型的男人,实则内心只是动物。女孩冷酷,面无表情,她如机械般插入,如机械般降下处罚。男人在痛苦中挣扎扭曲,他表现得像宠物,但他自觉内心坦诚真实。

“真是丑陋。”女孩说。

“正因如此,才畅快淋漓。”男人答。

男人感到体内有旋律律动,随着节奏加快趋于顶峰。灵魂在纯白高潮中净化至澄澈,燥热袭来,从内到外又从外到内,不同来源的燥热刹那共鸣。男人的灵魂和世界在同一刻燃烧。

前来突袭的人们扔出火把,灵与肉在火光中消散。

男人因痛苦而快乐,因快乐而痛苦。他无法分清自己的快乐来源,是无法避免痛苦只得苦中作乐防止崩溃?是虚饰伪装过久突然爆发?还是自己终于在人生最后一刻触及灵魂深处的真实?

“脱离剥落之物是痛苦吗?融化膨胀之物是现实吗?是因爱而痛还是因痛而爱?你爱我吗?我爱你吗?”

男人摘下面具,在火焰中崩解,作出临终宣告。

“我爱火。”


欢迎收听本期新闻。

一次针对覆面者的猎巫行动中,一女子从暗道逃离,其用美工刀谋杀四个袭击者后突出重围,并在四个月后被依法逮捕。因生存所需,她在这四个月中杀死了三十六个人。她虽已被控制,却无人能摘下她脸上面具。据神秘学专家所称,她的灵与肉已经完成化作邪恶。

传闻说,覆面者本身面孔会逐渐扭曲为面具。


日期:公元前5000年,13月32日,61分61秒。

事件:普罗米修斯

“从天而降的精魂是日神子嗣,凡人窃夺神力将迎来寂灭。”

雷电撕碎树林,剧烈膨胀的光与热飞扬妖冶,贪婪吞噬消融崩毁的木纤维。这是非固非液非气之物,是属于诸神的纯粹发光体。热浪席卷,族人皆跪伏在地。年幼无知的她伸出白皙手指触碰光晕,皮肤刹那间刺痛焦烂。身旁族人在惊恐中高声疾呼:

“不要触碰,要祈祷。”


“不要触碰,要祈祷。”

记忆回溯,她在河边叩击石头,在淡淡光点中,她回想起多年前,自己第一次触碰灼光的夜晚。

微风吹拂落花,枯萎花瓣在光点煽动下再度盛开。刺目猩红花朵在微风中绽放消散,只留散落微尘。

灰烬里,面具诞生——两个圆球,一道隆起和裂缝。

她戴上面具,独自凝望湖水中静默的自己,怪异,丑陋,奇特至极。族人和战士蜂拥而至,惊恐不安,大家纷纷咒骂,却无人敢上前,只是远远投出木矛。

木刺交结,满身鲜血的她再次叩击石头。

剧烈膨胀的光与热飞扬妖冶,她的声音平静无波:

“我将你命名为火。”

族人或崩溃或哭叫,他们用对未知的恐惧面对世界上第一个窃火者,面对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

无面者成群结对,朝唯一有五官的人再次扔出木矛。


日期:羔羊揭开七印时

事件:灾

多年以后,大祭司镂金的长袍在风中摇曳,看似沉重的珠宝轻如柳絮。他登上高台,声音响彻整个数据层。他的脸变幻莫测,时而生刺,时而发光,时而泛起涟漪。信徒们纷纷以收缩面孔来表示尊敬。大祭司宣布,拒绝虚饰面部者,即为异端。

此刻人人面目扭曲繁复,大家都以面目奇特为荣。

不知何时,开始流行一种特殊潮流。

削去五官,只留空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