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之前
评分: +7+x

一声机械的轰鸣打破了凌晨的寂静,喷吐煤烟的巨兽逐渐在地平线上升起。

carlos惺忪地睁开了眼,这是1853年的伦敦,这是新的一天。

他拉开窗帘,准备和昨晚朦胧的梦境告别。

“白茫茫的雾”。

carlos调制了一杯简单的咖啡,他听到门外穿来一阵急促的脚步,那是报童送来了新鲜的报纸。

这是一年中最忙碌的时节,蜷伏在伦敦的工厂向外喷吐着煤烟,马车在水汽和灰尘中飞驰而过,溅起一滩棕黄的污水,打湿了carlos的大衣。

他并没有停下脚步,那件老旧的大衣早已被各种污渍染的面目全非,污水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点缀。他抱紧了手中的箱子,望了望远处,教堂并不清晰的轮廓缓缓出现。

这是城里唯一的一座教堂,也是最古老的一座建筑,没有人知道它建成于何时,和它同时期的建筑或者已经沦为尘土,或者变成不断蔓延着的工厂的一部分,但它却能从一次次的改变中逃脱,仿佛固执的屹立在它不曾离开过的地方。

carlos记得在他很小的时候,那时候的雾还没有这么大,他能清楚的听见街道对面行人的交谈,也能清楚的看见教堂顶的时钟,那时钟仿佛比教堂本身还要古老。

他又想起了母亲还在世的时光,carlos在家人的怀抱中度过了一个温馨的童年,他曾清楚的记得那时候每天清晨唤醒自己的并不是钢铁巨兽的哀鸣,而是大钟清脆的响声,那响声十分悠扬,几乎整个伦敦都靠它报时,钟声似乎是童年最有标志性的回忆,但突然有一天,那庞大的指针停止了移动。

carlos越过了最后一条马路,这过程并不轻松,他背着很重的行李,还得时刻注意着雾中可能突然出现的马车,但还是险些被蹭掉一块皮。

他的面前是一道栅栏门,栅栏门很高,虽然没有教堂那么高,但从锈迹中可以看出它的历史,这道门曾经保护保护着教堂的圣洁,来自异乡的商人,违反教条的窃贼,以及没有信仰的普通人都会被挡在门外。

雾气越来越大,carlos费力的擦拭着眼镜,他得把眼镜擦的很亮才能看得清自己有几根手指,那双枯老干瘪的手曾经帮他得到过很多东西。

“嘿,carlos。”

雾气中传来了一个声音,它很年轻,仿佛有种不属于伦敦的活力。

“carlos。”那声音仿佛在催促。

“有什么事吗?年轻人?”

他很惊讶,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了。

“我并不年轻,我是雾,我是这座城市本身。”

它温柔的解释道。

“雾?你说你是雾?”

“是的,我是你的朋友。”

carlos放下了沉重的木箱,开始思考。

“朋友,你可以帮我翻过这扇铁门吗?”

“不,不可以,但是你可以自己做到。”

“你看到了门上斑驳的锈迹,这是时间赋予它的力量,但你的皱纹,我的朋友,你额头的皱纹也是时间留下的痕迹,这所教堂并不比你本身更加古老。”

carlos继续思考着。

他再次回想起了以前,那时候他十分年轻,手脚利索,那道门也披着新刷的黑油漆,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当母亲或者其他长辈训斥他的时候,他就翻进教堂,躲在那扇门后,那些训斥的话语仿佛无法穿过这扇大门,门后是属于他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世界。

“我已经老了,我没有办法再翻过这扇门,时间给我的不是力量,我的腿脚不再灵便了,我的眼睛没办法看清东西了,我也没有机会去听到那些训斥,即使我非常怀念它们。”

“我的朋友,再看看那扇门吧。”

carlos抬起头,眯起眼睛,那扇黑色的,锈迹斑驳的门早已轰然倒塌,于是教堂向他敞开。

他看到了散落在地上的,黑色却锈迹斑驳的零件,支撑着那扇门的地基不见了。

雾说“我们走吧,老朋友。”

他们走进了教堂,穿过了信徒做礼拜的地方,每次在布道的时候,乡下的孩子们总会中途退席。穿过了教堂的厨房,厨房里曾经有一个叫亨利的厨师,能做出新鲜美味的白面包。穿过了通向钟楼的悠长的走廊,走廊上有许多鸟儿驻的巢,但现在里面只有几片布满灰尘的羽毛。

他们走上了钟楼。

“这里就是钟楼了,我的朋友。”

“我知道。”

“你的母亲,你母亲的母亲也曾经来过这里。”

“可是你说过,这所教堂并不比我更古老。”

“没错”雾和蔼的回答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教堂,从你出生开始,这座教堂就必然属于你。”

“不,我知道这是教会的财产,教会的人保留它是因为工厂主没有给出他们满意的要价。”

“但信仰不是教会的财产。”

雾说道:

“也许每个教堂都供奉着不同的神像,但你并没有停止过祈祷。”

“可我并不是信徒,我也不曾向教会捐过哪怕一分钱。”

“你的每次回忆,都是对自己的祈祷。”

carlos抬起头,凝视着那巨大的指针,这次他来到了指针的背面,他能透过钟面破碎的彩色玻璃看到灰蒙蒙的天。

“现在,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看星星。”

他打开了那个老旧的木箱,里面是一架黄铜材质的望远镜,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油味。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在白天看星星吗?你难道不怕刺眼的阳光可能会彻底剥夺你的视力吗?”

carlos不紧不慢的组装着复杂的仪器。

“不,我很怕,眼睛是我的一切,但是我更怕我等不到晚上,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

他为仪器装上黄铜色的镜头,调整好角度,对准了灰色的天空。

“你看到了。”

雾说。

“你看到了星星。”

“我只看到了细小的灰尘和水汽。”

雾凑到carlos的脸旁,与他一起欣赏着镜头内的景象。

“你看到了雾,雾就是星星,你看到了灰尘,你看到了水滴,你看到它们以何等妙曼的身姿舞动,它们构成了你的宇宙。”

雾在轻声低语。

钟楼消失了,教堂消失了,carlos被雾气包裹,他的四周平坦,一无所有,只有雾气缠绕。

伦敦消失了。

“你是谁?”

carlos问道。

“我是雾。”

雾答道。

“我是星星,我是你透过镜头看到的一切。”

“我伴随着你的第一口呼吸进入你的世界,我遮住你的双眼,使你无法看清远处,从而专注于眼前,我是你的教堂,给你信仰,我是钟楼,给你守望,我是那扇黑色的铁门,我是你的母亲,也是她曾对你表达的爱。”

“我是你的回忆。”

“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了,我的朋友。”

carlos开始了思考。

“你也会消失。”

“是的,再浓的雾也终将散去。”

“但我不会死,正如我曾经陪伴你的母亲一样,我也会守候你的孩子,你孩子的孩子,即使你不存在于世界,你的雾仍然以另一种方式存在。”

“我累了。”

“是的,你累了,你需要好好睡一觉。”

carlos闭上眼,他想起了家门前的丁香,他想起了那顿丰盛的晚餐,他想起了他与童年挚友在郊外奔跑,身后拖着长长的风筝。

“他想起……”

他的眼神逐渐变得清澈,他忘记了自己年老的躯体。

他进入了无声且朦胧的梦。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阿兹海默症患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