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树
评分: +28+x

他是一棵树。

他疯了,因为他居然想用自己的树梢去抚摸那璀璨的星空。而谁都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四周的树比他聪明得多,起码正常得多:“神经病,树怎么可能长到天上去?”“你脑子进虫了?”“我教你吧,我们树长不了太高,因为长得太高会导致养分难以到达顶端⋯⋯”“哈哈哈!”“啧,我为什么不能走路?我想离这个家伙远点!”

“别理他。疯子。”

他不听,他撕烂了自己的耳朵。狂风呼啸,卷起他的阵阵叶涛,他用树叶为自己热烈地鼓掌,向着全世界发出那句没有人在听的呐喊:“我要触摸星空!!”

星空笑而不语。

全心全意生长的结果是,他的确长得比同类们高大许多、强壮许多。无论你看没看见,这都是事实。不过他毕竟只是一棵树,他自己也已隐隐发觉,自己已经触及了身为一棵树的极限。可是他对星空的狂热并未改变,即使星空依然那么遥不可及。

他愈加凶狠地用自己凌乱的树根紧抓脚下的大地,继续顶着朦胧的春雾、灼热的夏日、萧瑟的秋风、刺骨的冬雪向上生长、生长⋯⋯

他最后有没有成功?

哈!我想你是清楚的。

多年之后的一个夜晚。这次的星空特别美。而他静静地伫立着,铁铸的一般。他庆幸于自己终于能从那群两足动物的闪光灯中脱身而出休息一会儿了。现在这样就很好,沐浴着从银河倾泻下来的星光、享受着由清风捎来的清香。

他望向天空。对于星空,不知多少年以前的疯狂早已在不知多少年以前消散,随风而逝。多年以来,有些话沉淀于他的内心。如今那千言万语汇成一股涓涓细流,轻轻地淌出:

“我还是不明白。”

星空含笑回应:“是呀,你不明白。”

天哪,我也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