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之王
评分: +4+x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村庄。这个村庄里的人幸福地生活着,他们在春季馈之大地以种子与辛勤的汗水、大地在秋季馈之他们以金黄的麦浪与丰收。四季轮回变换,村庄里大部分人的生活也随之轮回变换。

除了那么一群人,他们叫——铁匠。

铁匠们抡起铁锤砸向铁砧,无论春夏与秋冬。他们制造的武器被村民们用来抵御怪物的入侵。村庄里的人每当血月升起之时,拿起铁匠为他们打造的武器冲向那些疯狂的怪物们,捍卫他们的妻子、丈夫、孩子、挚友以及他们所希望捍卫的一切。怪物们无所谓掠夺与贪婪,它们本着自己的本能——破坏与毁灭,走向村庄摧毁一切。

村民们知晓这一切,他们知道这些怪物所本着的本能。每当一个新生命降临到这个村庄,等他能理解人们的话语时,村中的智者便会向他们讲述这个世界诞生的故事:

秩序与善良之神和混沌与邪恶之神一起创造了这个世界,但人的出现打破了他们之间最初的友谊。秩序与善良之神怜悯众生,他给予了人类活路;而混沌与邪恶之神厌恶人类,他誓要毁灭人类。于是秩序与善良之神和混沌与邪恶之神之间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大地被撕裂,天空被扭曲,最后的最后秩序与善良之神赢了。但混沌与邪恶之神伴随着秩序与善良之神一起堕入万丈深渊之时,他留下了怪物在这时间。

这种怪物,便是那种凭着本能毁灭的怪物。

一日又一日过去了,怪物变得愈发强大。铁器难以抵御怪物的攻击,村中的铁匠找到智者,希望他能指明接下来他们应该以何种材料锻造能打败怪物的剑。

智者闭眼冥思,他告诉铁匠们:钻石。

铁匠背上行囊,攀上万丈高山、走入幽暗的矿井、跨过炽热的岩浆河,终于在世界的底层寻找到了钻石。

他们将钻石带回村庄,打造出了钻石剑。铁匠们将钻石剑交给村中最善战的勇者,祈望他能在下一个血月升起之夜守护住村庄。

那个勇者成功了,他保护了村庄。

第二晚,他的妻子诞下了他第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生下来就握着一把镢头,那把镢头是世界上能寻找到最坚硬的铁镢头。孩子在三岁时长的如同他父亲一样高大雄壮、如同他父亲一样善战;如同他父亲的铁匠朋友一样力大无穷、如同他父亲的铁匠朋友一样善于挖掘。

一天那个孩子离开了村庄,他的父亲握起钻石剑,最后一次捍卫这个村庄。

那个孩子扇动着翅膀,带着钻石回到了村庄。铁匠们用他带来的钻石铸造出锋利的钻石剑,从此村庄再也不畏惧怪物的入侵,即使它们身披着铁甲。

孩子喜欢这些闪闪发光的东西,他不知节制的开采着钻石。他与他的钻石带给这村庄人财富、带给这个村庄强大、带给这个村庄快乐。

他开采着,开采着,开采着钻石。

他开采着,开采着,开采着钻石。

他开采着,开采着,开采着钻石。

他是钻石之王!他是钻石之王!他是钻石之王!村民们呼唤着他!

直到有一天,钻石不见了。

钻石之王用高塔保护起自己的钻石,村民们再也没有钻石可以用了。

那些之前制造的钻石剑在与怪物的战斗中逐渐都折断了,村民们不得不重新捡起已经生锈的铁剑重新面对怪物。

伟大的钻石之王!

伟大的钻石之王!

伟大的钻石之王!你怎么能这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这是我的财产!

你拯救了我们!可钻石之王你又要将我们毁灭!!!

最后,村民绝望的离开了他们世代居住的地方。

孤独的钻石之王孑然一身,坐在钻石剑筑起的高塔之上。

他孤独,他不知向谁倾诉。

孤独的他孤独地睡去,在梦里他依旧孤独。

他一个人屹立在一个黑色的平面上,四周一片漆黑。

在某一时刻,远处的远处出现了一个泛着白光的身影。而在另一侧,出现了一个低吟着邪恶的乐章、泛着红光的身影。

“你是谁?”

“你是谁?”

“我是这个世界的缔造者。”

“我是这个世界的缔造者。”

钻石之王的手中不知何时握住了一把钻石剑,那是他昔日最喜欢的物品。因为钻石剑锋利无比、因为钻石剑闪闪发光、因为钻石剑坚硬耐用、因为钻石剑可以刺穿神的胸膛。

“我知道你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如果你跟随我,我会给予你更多、更多、更多闪闪发光的东西。它们比钻石要珍贵、比它们打造出来的剑钻石要锋利、如果你拥有它们,你就不只是钻石之王,而是这个世界的王!。”

“我知道你对不起你的同伴、你的父亲、你的母亲,我会给予你拯救他们的机会。我会把你送到他们身边,我别无所求,我只是来拯救你。”

钻石之王挣扎于善良与秩序和邪恶与混乱之间。

“快来啊!做出你的选择吧!”

“把你的剑刺入另一个神的胸膛里就可以了!”

“弑神啊!弑神!”

最后,钻石之王把剑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他不会弑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