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天使消失了
评分: +13+x

你好,陌生人,这是我的故事。


“去追逐吧,追逐天边的第十三颗星,那光壳流溢的虚树。”

梦中,无眼无鼻无口的老者对我吟唱,我看见自己胸骨后空无一物。

我没有心,从小就这样,每夜我都能在梦里看到我没有心。

因此,我便一直过着没有心的人生。

早晨,张嘴吃饭。我吞下三十三只正在尖叫的虚饰和七只沉睡的玫瑰,食物在嘴中化为爱情,却在心中再度化作空虚。

生活不过是在泪海里流泪,在血池里流血,在空洞里空洞。

每天早晨埋葬夜晚的梦,梦的尸体滋生名为“真菌”的腐烂。我住在蘑菇中,最终蘑菇蔓延我身,我失却皮肤,成为菇中人。

直到那天,我看见了猫天使。


猫天使从八朵云彩中出现,睁开三只眼睛,她看见命运是一个零。

她讲了830个故事,朝西飞去。

我要离开,我要寻找猫天使。

我最后凝视自己的家,自己的冢,自己的坟墓。我点燃蘑菇,无数孢子在火焰中升腾,孢子们做了最后一个梦,我也从最后的梦中醒来。

我踏上路,蘑菇悉皆消散,露出苍白透明的皮肤和皮下泪水。我像一个扭曲的纸人,随风西去,追在猫天使之后。

我是一只漂浮的空洞。


“为什么要离开?”我的影子问我。

我是一只懦弱无能的狗,一只呆在家里幻想世界而不敢出门的狗。我不是为追美而舍弃生活的狗,不该是,我的心在月亮里。

追美不过是虚饰,华丽辞藻和意象也是虚饰。我是香熏化妆的霉变,我用一切掩盖自己烂透了。我必须走,如果我不走,没等梅毒螺旋体吃掉我的脑子,真菌就会吃掉我的身体,以及我不存在的心。

我是群体化的憎恨。我是意识破碎后的嫉妒。我是精神熵导致的疯狂。我是不存在主体的谵妄。我是飞行的逻辑混乱。我是一组由错误组成的错误。

夜晚高更和卡彭托梦给我,他们传染我梅毒。

猫天使是信仰,是自由,是追求美的生命,是美的具象,是美与人世相连的媒介,是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我在寻找猫天使,我在寻找猫天使,我在寻找猫天使。

我在找借口,我不过是在逃离我自己。

我一边走一边自我安慰,幻想是图鲁兹·劳特累克的畸形,是艺术品小便池,是不是我自己的东西。你在自我欺骗,你不过是把注意力投到[性欲倒错],而后因疾病难以硬起来。

我没有自我安慰,我无法自我安慰。我只能乱伦,我是自己唯一的至亲。我奸杀自己,发炎的下体,痛苦的别离,不存在的诗意,浑身的蚂蚁,流血的哭泣。啊啊,我阉割自己。

你理解吗?我必须要写,麻痹性痴呆让我失忆,幻想支离破碎,过目即忘,丧失基础逻辑思维和语言能力。我如果再不写,就再也不能写了。

于是乎,我遇见了夏。

我从未想过,有人和我一样疯。但是夏比我还疯,我不想叫她夏,夏是虚饰的名字。虚饰是夏的名字。但是她想被叫夏。夏自负,傲慢,有攻击性。但是却有(反差性的)██。夏难以理解也难以被理解,夏是一只苍白浮肿的鳄鱼,一边杀人一边流血,一边辱骂一边哭泣。她思觉失调,她思觉失调。她很聪明,但想不清楚任何事情。

夏脑海里有个大大的A(Anarchy)。

夏和我同行,陪伴我,为我牺牲一部分鲜血。她来自上海的腐烂,来自那红灯从旧日绽放至今的地方。她恐惧,恐惧,恐惧。我害怕,害怕,害怕。上海是城市融化在海里,玻璃大楼间自称二次元女孩的虚拟鲨鱼游移。而猫天使也来自上海,猫天使是盐水中升起的太阳,在没有夜晚的地方永不落地。

天无二日,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太阳。

我和夏同行,地球在右转,我们和地球一起右转。坦克洪流奔涌,坦克说她喜欢送人飞上天空。在坦克的帮助下,我们学会逆天飞行。

我们是飞行的叶子,我们都是草。

我在空中对夏说,我在一天花光所有积蓄上天赋异禀。

我们相拥相吻再相爱,因为我爱她。我们相遇相知再相守,因为我爱她。我们████再██,因为我爱她。

直到她消失了。

猫天使飞过茫茫沙漠,而我也随之进入茫茫沙漠。

我独自寻找猫天使。


我们都会消失。

我走进消失的沙漠,每一粒沙都在消失。我是沙漠里的一粒沙,我会消失。

体内砂金膨胀流失,阳光又灌入崭新砂金,我没有心,我的心是一座砂金的城。

砂金。

砂金。

砂金。

我看见宫,看见蓝宝石和翡翠锁链,无数个濒临灭绝的少女在歌唱,她们从小被教导美,并在绝美瞬间自焚。全新少女卵在灰烬中重生。我在宫中舞蹈,脚印盛开一千朵早逝的玫瑰。数学消失殆尽,数字成为单纯形容词,没有逻辑束缚的大脑只需做梦和忘却。诗人每天谱写三千句诗,诗句被搅碎融入荔枝汽水。这是梦与花与死之地,美时刻死亡苏生之地,不可灭且将灭之地,这里没有黑白,却缤纷多彩。

消失。

猫天使,我心没有脚印,轻飘地走过一朵云。

猫天使,我做很多梦,可我只记得你的眼睛。

猫天使,我梦见上海了,上海融化在海里。

猫天使,求求你,请把我忘记。

猫天使,我会消失,因为我的心丢了。


我睁开眼,猫天使飞入一扇门,飞入这个世界之外的其它世界。

她眼睛在门中凝视,如同黑暗中两只不定形的飞蛾。

她消失了,猫天使消失了。

她飞向这个世界之外的其它世界。

“猫天使我很困我很丑我很愚蠢我渴望美,但你很美很诗意很遥远很美丽,你是生命的另一种美丽的可能性,美丽的你,美丽的可能性。我渴望成为你又不敢我崇拜你又不敢……”

“现在我敢说了,我敢表达了,因为你去了其它的世界,因为你听不见我所说的话。”

“我的身体已经腐烂为尘埃。再见,猫天使,愿你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美丽。”

眼睛在中有的黑暗里消失不见。

我走上海边,即使我明白,我身体将沾水融化。

我把不敢说的话写纸上,装进漂流瓶。

“你好,陌生人,这是我的故事……”

我面对大海,和漂流瓶一起投身而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