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thworms
评分: +3+x

天上冒出巨大的脚,
不知是坏还是好。
市坊里拉话声炸了锅,
国王见了也烦恼。

神父吓得嗷嗷叫:
这是主的警告,
灾厄天启之兆。
每个星期天下午,
国王也对着天祷告。

铜变成铁,铁变成钢。
大炮火枪换下了铁剑银刀。
老国王死了,小国王笑。
厉声下令朝天炮。

浓浓的硝烟遮住了天,
大大的脚要覆盖住地。
太阳月亮一并消失了,
白天黑夜乱了套。
庄稼汉烂在旱地里,
小娃娃挂在树梢梢。
鸟嘴的医生猫着腰,
拿着棒子敲敲敲。

摩天大楼地里凹,
木头石块天上掉。
鸟嘴的医生不见了,
牛羊悠悠在吃草。
王宫城堡变了样,
变成了畜牲的草料场。

老树枯藤折断了,
枝枝杈杈全秃光。
吃草的牛羊不见了,
鸡鸭鹅禽喔喔叫。
教堂花园变了样,
十字架上站着知更鸟。

天空一片黑漆漆,
灰布布遮住眼框框。
吃紧力气往下冒,
胖妇人变得苗条条。
大地母亲的怀抱里,
有山有水是家乡。
吃紧力气往下冒,
矮冬瓜变得细又长。
岩浆流过我不怕烫,
穿过红河到家乡。

雨水渗到房屋里,
抓准机会往出跑。
“毛孩子,淘气包,
大下雨天往外跑。”
清新的空气滋润着我,
朝阳洒在酒窝上。
再也看不见那大脚,
从头到尾都舒畅。
见到同胞我把手招,
热泪融化石心肠。
扑哧!你猜怎么着?
国王也被踩碎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