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ing Into Sky
评分: +31+x

我向着天空坠去。

我只是坠向海的另一个远方。浮云做我的依托。不生悲哀,不生喜悦,只有风带来我的平静。

我去往看不见喧嚣的高度。行人从视线的端点消失,楼房成为孩童的积木,城市是一张画。我成为宏观视角的旁观者,站在看不见污秽的高度。

我留下我的一切,我的躯体被遗落在银白色的大地上。我将继续向天空坠去。浮云已在我的足下。

我活在一间浅蓝的房间里,没有飞鸟与鱼。我活在一场无声的梦里,没有过往的记忆。我学会了等待与遗忘。于是我成为不复痛苦的人。

我的意识只有平静。但这平静又会区别于麻木。我的平静生于安逸。我的安逸源于我的温床。我睡在天空的棉被里,永无外物打搅。

我的下坠实在长久,浅蓝色的大海落成了黑色的明天。我放走那些褪去的色彩,任由纯净的黑将我浸没。我感受到原始的冰冷,这冰冷给予我母亲的温暖。我仿佛回到了冬天的家里,已经煮好了热茶,窗外是无色的雪花。

我坠在柔和如丝绸的黑暗里,轻盈如羽毛落在大地。我是黑暗里的唯一,但我并不觉得孤寂。我有我的时间,或者时间之外的永恒。我存在于我的下坠,此外的一切都是梦的记叙。

我向着更深远的远方坠去。我的坠落成了静止。我享有静止。静止为我带来最真诚的自由与安心。

我定格在一帧空白,下一刹那就到了结局。那是灰色的交接线,虚幻与现实生出这样的光芒,好像从空间的根源照来。

我停止了坠落,就像开始坠落那样。

于是我醒来,阳光轻盈地落在窗台,白纱的窗帘随清晨的风缓缓舞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