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毁,地平论和红色眼睛的神
评分: +48+x

贫民窟中的少女纵身跳下高楼,网络日记写满辛酸苦楚。信息被扭曲,人们不敢提死,不敢提痛,只敢说她将在天国永远沉睡。

的确,神统治的世界不存在自毁1,不存在痛苦,不存在被迫沉默的人突然爆发,不存在黑夜中压抑的哭声。她不过是被神选中升天而已,这才是被人相信的真理,就像人们相信地球是平的一样。

下坠的少女在视频里被抠图,调色,曝光。所有人庆祝新的灵魂涅槃重生。她另外一具身体则被草草埋葬,蛆虫啃噬曾经快乐的眼。

没人记得曾经,那是一个会给乞丐献花的少女。


“给你,花!”

阳光灿烂,少女手中花束闪烁光芒。

阴影里,哭泣男孩接过花,他父亲在工厂里操劳一生后吐血死去。男孩不得不痛苦挣扎,乞讨为生。

这是男孩孤独的第七十天,也是最后一天。

男孩接过花,面露难色。他低头强行压抑啜泣,瘦小脸蛋逐渐羞红。

“你怎么了?”少女问。

行乞许久的男孩少见地,再次羞惭。

“饿……”男孩小声说道。他预料着这话的结果,可能是被毒打,可能是被辱骂,可能是被迫受辱,可能是痛哭流涕。

并且必然是继续孤苦无依,形单影只,天涯沦落。

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幸福。

接着少女便带着男孩回家吃饭,出生于大公司小职员家庭的少女家境相对小康。她每顿饭可以吃一大碗米饭,一碟青菜,一个鸡蛋。她分了半个鸡蛋给男孩吃,微笑看着男孩狼吞虎咽,并在片刻后再分一些饭菜给男孩。半饥半饱,肚子几近空虚的少女感到内心充实无比。

男孩吃饱后的喜悦,仿佛荡漾到了少女心里。

“等我生日,请你吃草莓蛋糕!上面有奶油花朵的草莓蛋糕!”少女许下承诺。

后来,男孩便被收养为少女的弟弟。


岁月静好,安定生活中,男孩和少女一起玩耍,一起看书,一起玩游戏。

男孩结识了伙伴,他们玩打仗游戏时,赢弱的少女只能扮演家属。

男孩喜欢挥舞长剑,他说自己是勇者,他说自己要持剑斩破邪恶,他有了伙伴,有了朋友,他们约定要一起砍掉恶龙的头。

“等我战死,把我骨灰埋在开满鲜花的山坡上。”

男孩总是半开玩笑地对女孩说。


月明星稀,夜气凝空。

寒光从天而降,月亮吸食星光。

风雨飘摇,花朵在风暴中凋零,只剩死白光点。

勇者拔剑而起,利刃突刺夜光。

他说,要用剑刺穿月亮。

他说,要夺回星光。

长剑斩破月华,月核碎裂消散。

大地复苏颤抖,绮梦溢散于空。

遍地鲜花转瞬绽放,天空星星刹时回眸。

光彩重返人世,繁华再度降临。

星空花海,无际无边。

少女飘忽的声音甜美甘润,在夜晚寒气中不绝如缕——她在给男孩读童话故事,仿佛漫漫长夜中无眠的夜莺。

“姐姐,月亮会哭吗?”男孩问,眼睛湿润。

“我只知道,星星不再会哭。”


“跪下,向神祈祷。”失业职员对姐弟俩说,他浑身颤栗。

“神不会抛弃我们的,神不会抛弃我们的。”

“求求你,保佑家人平平安安,不必挨饿受冻。”

“神啊!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失业职员崩溃跪倒,捶地大哭。

他在几个月前失业,积蓄凋零,债台高筑。

神像纹丝不动,血色瞳孔凝视一切,空洞无比。

男人推门而入,此人传言是神的私生子,当地恶霸,无人敢惹。

他笑着把玩手串,观察职员扭曲的脸。

职员低下头,不敢动。

男人绕过职员,却走向少女。

他手指轻轻抚摸,嘴唇凑近少女。

他把少女凌乱的衣襟整理干净,再扎了个丸子头。

“债,就免了吧。”

男人笑容不改,职员狂喜抬头,却又忽然崩溃大哭。

“我给你免债,你还不愿意吗?”

“我愿意,我愿意。”职员磕头如捣蒜。

“可不许反悔。”男人忽然语气凌然,大步出门。

职员走向少女,他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爸爸。”少女怯怯道。

“刚才那个男人悄悄在我耳边说……”

“别想逃。”


“来干什么?”男人把玩手串。

“还债。”职员说。

“我说了,债免了。”

“我把肾卖了,血卖了。你看看,这点钱行吗?不够我再去凑,再去凑。只求你……”

“求我什么?”

“求你放过我女儿吧!”

“你配求我什么?”

浑身是血的职员被扔出门外,他浑身发热,如火烤碳燎。

“反对我,就是反对神。”男人冷笑。


“神不会抛弃我们的,神不会抛弃我们的。”

职员失魂落魄。

“求求你,保佑我女儿。”

职员崩溃大喊,独自在暴雨中狂嗥。血与泪与雨,一齐消散。

“神啊!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职员爬上窗台,纵身一跃。

他没有死。

他身体漂浮在空中,透明温热。

他在上升,升入天空。

天空中有神,有金子,有吃不完的食物。

他看见,一家人一起在天上,幸福平安。

而数十米之上,面色惨白的少女凝视空洞窗口。

她已经没有力气哭了。


月明星稀,夜气凝空。

“小女孩,小女孩,小小小女孩。”男人笑着把玩手串,眼睛在夜中散发血光,如同神像。

寒光从天而降,月亮吸食星光。

扑倒,殴打,啃咬,流血,流血,流血。

风雨飘摇,花朵在风暴中凋零,只剩死白光点。

红与白,笑与泪,绝望与欲望,在夜色中交融。

勇者拔剑而起,利刃突刺夜光。

他说,要用剑刺穿月亮。

他说,要夺回星光。

“我有一只猫,她很可爱。”男人抱着少女,如同抱着一个残破不堪的布娃娃。

长剑斩破月华,月核碎裂消散。

大地复苏颤抖,绮梦溢散于空。

“可是,她不听话。”男人舔舐鲜血,笑容愈益深重。

遍地鲜花转瞬绽放,天空星星刹时回眸。

光彩重返人世,繁华再度降临。

星空花海,无际无边。

“于是,我剥了她的皮。”

男人哈哈大笑,他忽然发现少女无神眼睛看着地面上,一本残破童话。

他抬脚把书踩碎。


“弟弟!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少女对男孩说,她拿出一个草莓蛋糕,上面是奶油花朵。

“今天,是我的生日哦。我工作了!有钱赚了!”

男孩大口吃蛋糕,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切开一大半蛋糕递给少女,还送上一个花环。

“给你的礼物!”

“谢谢你,真的,真的,谢谢你。”少女眼圈红润,她躲进角落,悄悄哭。

“姐姐?”

“姐姐,书怎么破了?”

“姐姐,房间里为什么有血?”

“姐姐,你为什么哭?”

男孩疑惑不解,泪也不争气地滑落。

“别哭了,姐姐!下次我把蛋糕留给你!”

“别哭了,姐姐!我也要去工作赚钱!赔你一个蛋糕,我还要给你买更好更好的礼物。以后你想吃什么就可以吃什么!”

“童话都是骗人的。”少女抬头喃喃道。

“花朵枯萎后,就不可能再绽放了。”

“不,姐姐。”

“童话是真的。”


回头,你的行为没有意义。

男孩聚齐起曾经一起玩打仗游戏的伙伴。

回头,邪恶不死,屠龙只会创造新的龙。

男孩和伙伴们对天空咆哮,泪与血交融。

凄然泪下,歃血为盟。

回头,不要反抗命运,最终结局终究是死亡。

他们砸锅卖铁,筹枪,筹钱,散发传单,造燃烧瓶。

“你要什么武器?手枪?燃烧瓶?土制炸药?”

“只要剑就好。”

回头,童话虚妄,勇士怎么可能存在?

回头,人怎么可能是虚无的对手?

回头,区区草民如何战胜巨兽?

回头!回头!回头!

“记得我们的约定吗?”男孩问。

“我们要一起砍下恶龙的头。”所有人异口同声。


月明星稀,夜气凝空。

男孩拔剑而起,利刃突刺夜光。

他说,要用剑刺穿月亮。

他说,要夺回星光。

长剑斩破头颅,血瞳碎裂消散。

面对少女,男孩在血泊中惨然一笑。

“等我战死,把我骨灰埋在开满鲜花的山坡上。”

言罢,男孩冲出房屋,走向高塔。

男人丑陋肥胖的头颅从高塔坠落,人民悉皆欢呼。

男孩拿着最锋利的剑,号召最勇敢的伙伴,屹立于城中最高的塔。

他高举火把,无数火光回应,如同地面繁星。

“我宣布,地球是圆的,神是凡人。”

火光汇聚星河,粗糙兵马杀入神宫。

大地复苏颤抖,绮梦溢散于空。

遍地红花转瞬绽放,天空星星刹时回眸。

火焰燃烧,天空被血光染红。

红色眼睛的神勃然大怒,直升机与坦克围攻叛军。

男孩的伙伴尸横遍野。

他独自拿着长剑,冲向席卷而来的枪林弹雨。

他看见,他梦见。

光彩重返人世,繁华再度降临。

星空花海,无际无边。

“我要让,星星不再会哭。”

男孩被子弹贯穿,鲜血流尽,面对漫天繁星。


男孩因为谋逆被斩首,尸体被挂在城墙上示众。

少女终究还是没有拿到他的骨灰。


“自毁,并不存在。”

“不过是无形中的命运之手,将人推向毁灭。”

“不过是黑暗,压抑,和扬起鞭子的恶霸,将人推向毁灭。”

少女在网络日记上,写下绝笔。

男孩在举事前曾用尽方法,想妥善处理此事,免得牵连少女。

可是少女知道,这不管用。神属下的密探,迟早会查清一切,株连男孩亲属。

即便不会如此,少女也不愿苟延残喘。

她看向窗口,陌生而又熟悉。


红色眼睛的神,依然高高在上。

人们不敢提死,不敢提痛。

人们相信地球是平的。

他不知道的是,那些被封禁的信息在地下传播,星火燎原。

“黑暗,压抑,和扬起鞭子的恶霸,将人推向毁灭。”

“地球是圆的,神是凡人。”

“神,你能听见我们的声音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