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三日之事
评分: +26+x

第一日,由初次来到虚幻之地的恐惧编织


少年推开门,向街上跑去。他恐惧,恐惧着将要发生的事。

周围的景物逐渐模糊,身体的感觉也越来越不真实。好像只要一个恍惚,他就将掉出这个世界。

于是他想叫喊,可是喉咙像被什么异物堵住似的,发不出声音。

有没有什么人能救我,他这样想到。

像是溺水者想要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少年伸出手去抓过路人的衣角。

有一点违和的感觉。

并不是虚幻的感觉,而是实实在在地抓住了什么。这反而让少年惊出一身冷汗。

“欢迎,小小的作家。”

过路人将他的礼帽摘下,露出了他的脸。那是一张黑色的脸,勉强能看出五官。

“什么作家…这里是什么地方?”

少年想去确认周围的景物,然而视线却不能移动分毫。只能注视着黑面人的脸。

“既然来到了图书馆,自然就是作家了。你很年轻啊,很少有这么年轻的作家了。”

黑面人将他的礼帽翻转,里面冒出了一只鸽子。

“只要努力的写作,很快您就能离开。不要像这只鸽子一样。在帽子中度过余生。”

管理员将鸽子按回帽子里,再次戴在了头顶。

“请吧,小小的作家。”

少年怀揣着恐惧被迫坐到书桌前,颤抖的手拿起的笔也是颤抖的。颤抖的笔写出的字也是颤抖的。颤抖的文字将被后来者当做别致的风格。


少年坐在书桌前,急切的在纸上写作。文字充满了恐惧的味道,这正是读者所喜爱的开胃菜。

对于过去的忏悔是书的封面;

目录却充满了对未来的期许;

至于文章本身则是空洞乏味的现在;

作者对自己的文章总是有偏见。


作为起始的书长而无趣,小小的作家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结果。直到管理员摇着铃铛走了过来。

“不错的书,读者们很满意。”

少年不确定是否读者有仔细的阅读,他不关心这个,他只想快些离去。

然而管理员摇摇头说到:“还要再等两天。”

第二日,正如端坐在帽子中的鸽子般荒诞


少年从床上醒来,昨夜睡得安静而舒适,让他忘却了将要发生的事。

但当他环顾四周,看见的是一排排的书架,书架上是数不清的书籍。每一本书的边上都有一只鸽子,鸽子安静地待在帽子里。

没有牢笼的束缚,但鸽子们只是安静地待在帽子里,呆滞地盯着少年。

恐惧感油然而生,刚刚舒适的床铺看起来,就像一顶大大的帽子。

“积累素材也是很重要的,小小的作家。”

管理员带着银色的托盘过来了,托盘上是精致的餐点。

“请用,餐点还有书籍。”

少年接过托盘,将食物塞进嘴里。他吃的很快,因为他认为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食欲很好呢,这我就放心了。不要太过担心,您很有才华,只是需要一点努力。”

管理员收走托盘,留下少年在书与鸽子之间。

少年惊恐的将书合上。

鸽子们在少年合上书的那一刻一齐飞起,将书架上的书撞得到处都是。有一只鸽子向少年的眼睛飞来。

于是少年闭上了眼睛。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书和鸽子都不见了。

“今天就要结束了,可以开始写作了吗?小小的作家。”

管理员带来了纸笔,今日的写作将在装着帽子的书架间进行。


管理员将一顶顶帽子收走,发出的声响让少年心烦意乱。他在纸上书写着自己的疑虑。

过去如一潭死水;

未来是它泛起的泡沫;

唯有短暂而虚幻的现在,是美丽的碧绿的冰。

是否要相信泡沫能够发光?


第二本书简洁却充满了情感,少年汲取了餐点和书的营养,他对这本书很满意。

直到管理者拿着一顶帽子走来,少年像见到瘟神似的后退。

“只是个玩笑,小小的作家。今天读者们也很满意。”

少年不确定读者有没有理解他的情感,他不关心这个,他只想快些离去。

“那么明天见,小小的作家。”

第三日,是终将回归现实者的决绝


再次醒来,少年多了几分从容。但他绝想不到将要发生的事。

“看样子睡得很好呢,小小的作家。”

管理员如期而至,今天没有早餐。在这个地方吃不吃都无所谓了。

“大概…今天写完最后一本书就会放我走吗?”

管理者摇摇头。

“没那个必要,现在就可以离开。还是说你想多呆一会?”

“借用你的话,没那个必要。”

与来时的感觉截然相反,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周围看不清的景物逐渐清晰。

像是被按在水里的箱子挣脱了束缚,迫不及待的上浮一样。少年浮出了水面,手中紧攥着过路人的衣角。

“那么,祝好运,小小的作家。”

过路人将少年的手挡开,向街的对面走去。

“你要去哪里?!”

“是你要去哪里。”

鸽子从过路人的礼帽下钻了出来,飞往何处无人知晓。

在看向飞翔的鸽子的时候,过路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少年转向后方,那是刚刚被他推开的门。而他现在将回到门内。

门连接着的是房子,不是家。里面的一切对少年都如此陌生,一种莫名的失落涌上心头。

“那么就拿起纸笔吧,小小的作家。”

像是听到谁的言语,少年拿起了纸和笔,坐在书桌前写下早已拟写了无数次的最后的一本书。


笔在纸上留下痕迹,也在别的地方留下了痕迹。少年的手不再颤抖,想必读者也不会买账了。但是,想必会是那位管理员所喜爱的风格。

对无罪者不应给与宽恕;

对前进者不应给与鼓励;

但对迷茫者必应给予方向;

因为你也曾经迷茫。


今日的书仅是中规中矩的一册,管理员如期而至。

他为趴在书桌上熟睡的少年盖上被子,拿起了桌上的书。

管理员仔细的翻看着手中的书,这个世界上没人比他更能理解其中的想法。

“很不错的书,小小的作家。相信您今后也一定能写出美妙的文字吧。我就不再多打扰了,祝您好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