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在岸上你聽到飄搖的吟唱,而經年之後詞句化作風,融入無邊無際的蒼藍中。
评分: +21+x

那藍色無邊無際,擁抱他,帶走他。他墜入藍色裡。

上一次,也是目前為止的最後一次戰爭結束似乎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這些年來他四處遊蕩,只為找尋和他一樣倖存的同胞,但迎接他的總是只有空無一人的白色建築。整個城市的能量系統由於損壞且無人修理已經在數年前完全停止運轉,這也讓他深刻的意識到一個令人無法接受的問題:這個世界快要迎來它的終結了。

停頓了一陣,他低頭看向自己的手——一雙普普通通的成年男子的手,唯一有些不同的是指尖是剔透的半透明,最前端有些發藍,質感如同煙霧一般。同樣的徵象也在髮絲和腳趾上出現,而這是身體開始潰敗的標誌。他的tyas1序列有些特殊,結構比一般人要緊密很多,所以離完全消散還於他來說還有很長一段時間,這卻同樣的提醒著他結局就算還未迫近,卻也已經出現在視線範圍之內了。

活到下一個輪迴中真正發展出文明是完全不可能的,其中時間所需跨越的長度甚至可能會超越想像。


他想起在中央建築群2中看到的資料。

無數tyas重複著無序的隨機組合,最終拼湊出正確的序列,迎來生命的誕生。他抬頭看了看上方,高大建築物縫隙間露出來的天空一如既往藍的澄澈。由於空氣中的能量不斷逸散,四個月前太陽和月亮正式完全消失。資料還提到過的千億年前的天空和現在應該差不多,據說那時候空中那兩個巨大的發光球體甚至都還沒有開始生成,唯一的自然光源就只有Itur-Mer3······望著面前散發著淺藍色螢光的高大白色樓房,他輕嘆一口氣,九百四十年前這種耗能幾乎為零,結構穩固的發光材料被發現,而後太陽和月亮失去了它們原本的作用,成為了單純的思想寄託物。

他還記得太陽沒落到一半時的情形:炫目的巨大天體以每天十分之一的速度迅速消逝,飛舞在深空的碎片重重疊疊分散在太陽的移動軌道中。而這盛況在第六天達到了空前的高峰——疊加的碎片在天幕正中形成了一條長長的光帶,從最東端的地平線延伸到最西端的地平線,陸上建築散發出的瑩白光點流淌在街道之間,蔓延至天際,而天際中又有漫天閃亮的碎屑。深空中主要光源的隱沒導致天色稍有些暗沈,襯得星星點點的光芒愈發的粲煥。

這簡直就像是群星被眼前的場景震驚到,他有些遲鈍地想著。而那群星交錯著緩慢移動,清晰的倒映在他的眼睛裡。

“星星”其實是一個不存在於當今現實的概念,具體來源已經不可考,據說是一切誕生之初時曾經有過的景象。那時月亮的存在還不是太穩定,而空氣內的tyas充足,多餘的tyas便漂浮至陸地上方,組成相對來說體形較小的團塊,以最直接的光的形式挨挨擠擠地懸掛在因月亮亮度較低而稍顯昏暗的天穹中。那應該是tyas的排列方式最為簡單樸素的時候,呼吸間都會是純淨而清新的舒緩氣息,一眼就能隔著層層通透的大氣望到大陸的另一端。有時漂浮的不規則發光體密集度稍高,則會形成大規模液態tyas流一般的璀璨河流。這一天體現象在很長時間內都被文人舞弄於筆墨中,抑或是存在於人們的口耳相傳的想像裡——而就在這段歷史的長河到達了尾聲之際,“星空銀河”卻以一種荒謬而令人震撼的方式再一次短暫的重現,正好與開頭銜接成一個完美的圓。

也不知道下一個千億年之後又會是什麼樣子。


他踩住腳下堆積的白色方塊,嘗試翻過一小片廢墟。現在的他正在向陸地的最西端出發,那是唯一可以在安全距離內接觸“海”的地方,同時也是Itur-Mer的所在地。

然後空氣中傳來接連幾聲清脆的斷裂響聲,軀體跌落在半透明的碎塊之中。他扶著腰起身,順便拿起其中的較小一塊碎片細細端詳。碎片中白色的飽和度已經很低,就連在昏暗的藍色天空下發出的光都不甚明顯。現在就已經快要逸散完全了嗎······他的手指輕輕一捏,碎片就轉化為更小的淺藍色霧狀物,離散在空氣中。

最後他還是選擇了繞路,走上樓梯穿行於建築物之間,腳下的純白平台堅硬又平滑。

這種建築材料自最開始被研發出來已經經過了數代的改良,在民用材料裡算是硬度最高的也不為過。他回想起手中碎片輕薄易碎的觸感,但現在說這是玻璃都不會有任何問題,我上次見到能量分佈低成這樣的材料還是在工廠旁廢棄物的回收區。

突然,他停住腳步——出現在他左側的是一個入目都是書架的平台,書架上整整齊齊擺滿了書。

沒錯,。早在他出生之前,書本就已經被電性tyas所製成的閱讀屏所取代。在tyas活性逐漸降低,且信息基本都可以隨時通過網路被共享的時代,使用活躍度極高、逸散速度極快的tyas去製作紙製材料實在是有些浪費。

······如此之多完整的書籍被集中保存的地方。環顧著四周,一個念頭在他腦中悄然升起:這裡是圖書館。

剎那間,他彷彿感到體內的臟器扭曲到了一塊爾,眼前的景象都出現了重影。知識悠長的厚重感伴隨著書頁的木質清香壓在他的肩膀上,讓他有些喘不過氣。自從人類文明出現以來,直至他出生前的九百年,絕大部分知識的紀錄、人們的遠距離交流都是通過植物性的活性材料來進行的。閱讀屏被推行後,當時現有的書籍被收集、分類、整理,接著錄入電性產品中。而錄入完成之後的實體書就被分為兩批,專門建立圖書館以保護與紀念。兩個圖書館一個在大陸東端,另一個在大陸西端,位置不被公開且進入需要做極為繁瑣的防護程序,因此除了閱讀屏上的圖片外,少有人親眼見過這一本本厚實的文化集合體。

他戴上防護手套,顫抖著從書架上抽出其中一本。由於戰爭造成的能源系統停運,覆蓋整個圖書館、用以延緩書本材料中tyas逸散的磁場早已關閉。書頁因為年代的久遠和保護不當而略微泛藍發脆,其上的文字都有些難以辨認,但依稀可以看出娟秀而整齊的手書字體。那時候的書寫材料大都使用了活性物質染色後的液態tyas,於書頁上散發著令人舒適的淺淡香味。一股生命力旺盛溫暖的流體狀能量在他觸摸紙面時穿過防護手套與他的手指交纏,翻閱時仿若文字都活了起來。於幾乎逸散完全之際都能擁有如此高的tyas活性,可以想像在從前閱讀這一行為一定是很能令人感到愉悅的事情。他動作輕緩地翻動書頁,直到封底。有些意外的,他在上面了看到幾段相對來說較為清晰的小字:

自從十年前你去世之後我就開始寫日記,每天都抽出那麼一會兒回憶一下和你之間的小事。本想在寫完它之後就把它投進“海”裡,但不想前段時間所有書本都被要求上交和錄入網路,之後會被移交至圖書館進行存放。

我當時躺在床上失眠了一整夜,可思來想去還是覺得對你的思念能留於紙上,和其他人的書一起被存放在圖書館中一直一直延續下去也是一件挺不錯的事。

明天家中的所有書籍就要被政府人員收走了,而且據說不久後就會有戰爭爆發。我現在還不是很清楚具體情況,但稍稍有些擔心,尤其是最近空氣中原生tyas活性大規模降低的事,我猜書本的上交也與這個有關。

一不小心又寫的有點多了······不過傳聞之後紙類用品會被停產,這有可能是我最後一次用筆沾墨在紙上向你書寫了,字數稍多些應該也沒什麼關係,只是稍稍有些傷感呢。

接下來的幾行非常的模糊,有點像被液體打濕後的墨水留下的痕跡。於是他的視線向下,直到頁面底部的最後一句:

願你能在Itur-Mer的庇佑下於混沌之海中安睡,我的愛人。

············

許久後他輕輕放下那本日記,起身抬頭。數十米高的書架整整齊齊以橫縱方向排開,植物材料散發出的經久不衰的活潑氣息盤盤繞繞,穿梭於不計其數的書本之間。雖然圖書館是完全密閉的空間,但室內空氣清新,靜立時彷彿有裹挾著草木氣息的風吹過,那些全都是植物性的tyas還以或深或淺的綠色集簇形態活著時留下的證明。而現在,各種各樣的情感與故事被書寫在上面,人們的思想以另一種形態延續了下去。

顫慄的感覺爬上他的背脊,微風掀起他的斗篷,一瞬間他感到書本的重量愈發如巨物般龐然壓頂,搖曳而綺麗的萬千魂靈懸浮在圖書館上空。


旅途還在繼續。

戰後地形坑窪不平,交通要道上大大小小的坑洞只會徒增坎坷。經過一系列的長途跋涉,三天前他終於到達了“海”邊。

大陸別處的海岸都豎起了高牆,唯有在這長十幾公里左右的邊緣陸地才能近距離接觸到這片自然生成、大小未知的液態tyas蓄積地。這是他第一次親眼見到海——那是位於腳邊峭壁的正下方數百米處,一直衍生至視線之外的發光藍色。最為純粹的液態能量相互碰撞交匯,發出了遏天的明亮濤聲,百米外便撲面而來一陣略帶鹹味的風,氣流中全是活躍的tyas粒子。但此處不能久留——

他向後退出一段距離,接著低頭觀察自己變得有些透明的手臂和整個發藍的手掌。海,也就是混沌之海中tyas的活性過高,每個單位所含的能量更是無法想像的多,除去腳下至今都未能破解其中tyas排列方式的灰白色陸地,以現在大部分物質中所含tyas間連結的強度來說,它們僅僅處於能量碰撞所產生的“海風”中就會在幾分鐘之內完全解構。所以這裡也是處理遺體的好地方,他想到那本日記的結尾。

曾經無數人們穿著厚厚的防護服來到這裡,看著親人愛人或者朋友的遺體在海風中逐漸溶解,直到和懸崖下的無垠海洋成為一體。而總有一天我也會這樣,站立於懸崖邊下落。在灌入胸腔的氣流中我的身體逐漸消散,在最後一刻擁抱海洋。他看著遠處散發螢光的藍色大海,深深吐出一口氣。不過在那之前,我還有些事要做。

在他面前的是一個模糊的巨大光團,白色的霧氣於其中交叉旋轉,在扭曲的光線與乳白煙氣的縫隙間可以清晰地看到細小的藍色透明立方體,這便是Itur-Mer。它是這個世界的一個例外:它一直存在於此,從未成長也從未有過消散的跡象。中央建築群所存有的上幾個輪迴所遺留的資料中就含有對它的記載。仔細觀察了它一會之後,毫無猶豫的,他將手伸入光團之中。

他拿出來了一個小小的黑色圓球。

這是中央留的一個後手。圓球並不重,不知是使用什麼材料做成的,外表幾乎不反射光。他們早就料到了戰爭將會造成的損失之大,但卻未曾想到會大成那個樣子——幾乎在一個夜晚之內,地表所有的生命都消失了。倖存者們雖然找到了擊退它的方法並成功的付諸了實施,但自身同樣損失慘重······他摸索著圓球,找到某一處之後按了下去。一瞬柔和的藍色光芒籠罩了他周圍半徑二十米內的空間,······以至於連完成這個的人手都派不出來。

這是一個容量極大的全息攝像儀,用以紀錄當今社會的文化與科研成果然後放置進Itur-Mer中,至少確保其能延續到下一個輪迴。

理了理身上的衣物,他遙望向大陸的另一端——戰後的硝煙早已散去,工業發展停止後的七十年,大氣終於又變回了最初明澈的樣子。

是時候出發了。


萬物始於在大氣中稀釋後的海中能量流,而最終也隨著海風消逝,一次又一次的完成生命的循環。

我們就是海。

他再次邁開腳步,身後皆是滿目的蒼藍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