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水,天空,魔鬼的三个新娘。
评分: +30+x

我行于水上。

我看向天空。

漆黑的云雾和波纹交织在苍穹之上,银白的星星翻涌在雾霭之中,轻灵的声音从他们的灵里飘荡而出,他们在诉说着。诉说着自己的肃穆和恐惧。

我感受着他们的飘忽之语,金蓝的血和银白的泪落在了夜幕之中,黑裂开了,我看见了夜晚的崩塌。

点滴的光雨从天之伤口落下,这是夜的血。蓝鲸嗅到了血的味道。它们下降到了天的高度。高贵的鲸歌应和着星星的悲鸣。

蓝鲸唱起了捕食的乐章,星星被蓝鲸吸入了巨大的身体里。在那一瞬间,寂灭的光刺透了蓝鲸的身体,天空上亮起了数个短暂的太阳。

我再次看向天空。

光慢慢的自波纹荡开,银丝牵引而来。白昼召唤着我,等待着我,等待着天之皇帝的归来。

可我行于水上,我再次发现了自己行于水上。

而皇帝的圣躯重达千钧。

我看向水下,水吸收了每一个夜晚和白天的残骸,肮脏在水里沉淀,这水里包含一亿个白天的痛苦,和一亿零一个夜晚的污浊。

我沉入了水中,在那诡异的狂笑和哭泣里,我看见水面上的光一点点的变小。

最后一切归于浓稠的黑暗。

旋……

正是命运。

时间和我的灵魂在一点点的死去。

在我已经失去皇帝的高傲的时候,我看见了前面出现一丝惨白的光。

那是一个长着六只羽翼的白色存在。

“你可知何为快乐?”存在发出童女的声音。

我以沉默回答。

存在转过身来,成千上万的耳朵,眼睛,和嘴巴在那臌胀的身体上以一种诡异的几何形式排列。

她的肚子上有着奇异的弧度,她是魔鬼怀孕的新娘。

她朝我蠕动而来。

“你不敢回答我污浊的语言吗?凡尘的皇帝,你的妄知将快乐视为虚妄的荣光。实则不然,快乐的真谛恰非荣光,而是肮脏的痛苦。只有在极致的受虐中,人才能明白何为快乐。快乐是痛苦光下的阴影,但是每个角落都注定会碰到光。”

她以肮脏的身体扑了上来,混沌的血肉从我嘴里呕吐而出。空气扭曲,我感觉有千万的自我在我嘴中舞蹈,我开始狂笑,狂笑撕裂了我的嘴。

“我是魔鬼的第一个新娘。”不可名状的吟唱自我脑中回响。

我感觉自己在增殖,无尽的我飘荡在漆黑的水里。一个亵渎的鸟雀形标志在玫瑰色的血里旋转,我感着自己在慢慢的漂浮。

魔鬼的新娘用少女般的哭腔发出欲望的歌唱,这是一个灵魂的安魂曲。

“我葬送的这个灵魂是魔鬼的第一个新娘。她陷于无知的迷惘,将痛苦当作幸福,可她却不知,幸福是超越痛苦而非渴求痛苦。所以我用日落的剑终结了这妄知。”

我以一个皇帝的威严说道,我那黄金的宝剑上有猩红在跃动,鲜血流淌而下。魔鬼的新娘被我用宝剑刺穿。

她的身体在此刻变得透明,宛若一尊水晶雕塑。雕塑里,唯一的颜色来自我那取自太阳核心的宝剑。在这无尽的漆黑湖水里,水晶之躯折射着金红的阳光。

仿佛雨后之日光。

我感受到了周围水流的躁动,无数的阴冷存在感受到了我的到来。

他们虚张声势的咆哮着却不敢向前,他们畏惧着我,因为我是皇帝,我给这在阴暗里待了无尽岁月的湖底带来了太阳的光芒。

我立于水中,静静的等待着魔鬼的下一个新娘。我背对第一个新娘的水晶尸体,面对前面蠢动的黑暗。

我用剑的光辉照亮了前面的黑,却发现前面只有静寂的湖水。

土壤吸取悲伤

鲜花采集土壤

欢笑的孩子充满希望

天空让他们抬头仰望

我轻轻哼着歌,却发现后面有声音在应和,我转过身去,一个水晶所造就的婴儿自魔鬼的第一新娘的躯壳中爬出,她用美丽的手臂着住了眼睛,她逃避着我剑所发出的光芒。

天空融化悲伤

笑在云层流淌

小鸟奋力飞翔

逃进云层之上

云层之上

云层之上

听说这里拥有天堂

婴儿身体钻出,她的身体巨大无比,我好像看见那个水晶造就的头部探出了水面。

她的肚子张开了鸟雀形巨口,那巨大的水晶之嘴将湖水全部吸进了肚子中。黑涌入光亮,水晶巨像逐渐变得漆黑。

我的身体也被吸入那黑色里,无数蝌蚪朝我涌来,有些有着数只头部,有些尾巴如树枝般分叉,那数个畸形物种钻进了我的皮肉中。却没有留下一丝伤口。

最后只剩我孤身一人漂浮在黑暗的水晶囚笼,虚妄的湖水从四面八方挤压着我。

“就像那死去的天空。”

名为皇帝的我说。

“不,这里是存活和生长。这里不理解死亡。”

纯黑的婴儿道。

云层之上云层之上?

云层之上云层之上!

我和婴儿的声音交融,波纹自水中律动。暗色波纹包裹着这深邃湖底,就像那看不到尽头的漫漫长夜。

可是现在,夜里出现了一丝火苗。

我的剑的光芒把婴儿的水晶躯壳斩成两半,残缺的婴儿身体慢慢复原,复原的水晶躯体长出了乳房,但是却变得更为浑浊和娇小。

“我是魔鬼的第二个新娘。”已经变成少女了的婴儿说。

“我将告诉你何为生命。”

少女发出嘶哑的吼声,她再次被我劈成两半。

她的躯体开始燃烧,水中的火焰阻挡着她的复原。

“可笑,我乃皇帝,我无须知道何为生命。所谓生命也只不过是我的子民,区区魔鬼之奴隶,我以圣威命你凋零。”

浑浊的水晶再次聚集,这次出现的不是少女,是一个色泽如墨的老妪。

老妪身体如同爬虫般微小,苍老的声音缓缓奏响。

“你即将明白何为生命。”

言罢,魔鬼的第二个新娘便化为灰烬。

我手执长剑,独自立于湖底。

“魔鬼的第三个新娘在何处!我命你迅速显现。”

显现…显现……显现………

湖水里传来异常的回音,我突然感到了一丝窒息般的感觉,我感到被冻结在了一颗巨大的黑色宝石里。

这里,也许已经没有关于魔鬼的存在了吧。

存在用歌声回答了我。

小鸟跃进天堂

人们开始迷茫

这里没有银白的光

这里在被文明遗忘

遗忘………遗忘……遗忘…

遗忘。

四周空无一物。

我遗忘了什么?

蝌蚪。我遗忘了蝌蚪。那些进我身体里面的蝌蚪。

我感受到诡异的躁动,剧痛和奇痒伴随着难忍的快感在体内膨胀。

混沌钟声敲响

鸟雀停止歌唱

人们开始消亡

溺毙云层之上

云层之上

云层之上

那一切开始的地方

云层之上,正是天空啊。天空可是我的领土。

我轻笑一声,再次握紧了手中的剑。我开始吐出那诅咒的咒文。迷离间,我好像看到了初升的朝阳。

死亡泛起波浪

生命闪烁光芒。

阴霾侵蚀月光

地狱显现太阳。

天使逐渐癫狂

灼日烧却肮脏。

天堂庇佑肮脏

怒火到达天堂。

云层之上

云层之上

那一切消亡的地方

那消亡一切的地方。

足以融化皇帝的光瞬间绽放,高温和强光刺破了水面。地上绽开了一朵新的太阳。

我身边的水开始沸腾。我的身体也逐渐崩塌。我看见一滴我的一部分掉到了地上。

我,灵的我脱出了肉的我。

我就像那王宫的蜡烛一般慢慢融化,而我的血液却和水汽一起飘向高空。

在这融化的肉和蒸腾的血里。我在高昂的狂笑。

在笑声里我堕入了湖底。

、魔、的、三、新娘。

我是魔鬼……

我是魔鬼本人。

同时,我也是皇帝。

我突破了湖底的地面,我看到了天空。

天空中,我的上半身如同树干。我的头颅像树一样长出分叉,而分叉上又长出新的头颅。头颅上又长出新的分叉……

亿万张我的脸在天空中蔓延,如鸟雀的翅膀。

所有我的脸都在哭泣,哭泣的脸看向湖面。

在看到湖面的瞬间,那些脸全部微笑了起来。

湖水里,我的下半身如同根须。我的阴茎像树根一样长出分叉,而分叉上又长出新的阴茎。阴茎上又长出新的分叉……

我站在水中。

我身处天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