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的祸害red
评分: +22+x

一切从世界创造之初开始。

red是red。

red自己也不知道为何。

red从漆黑中诞生,周围空无一物,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时间,没有生命,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些若隐若现的颗粒,但在这位新生儿眼中,这颗粒是世界赐予它最有趣的礼物。

red是虚无中的第一个生命。

red在虚无的摇篮中看着这些颗粒,不知看了多久,但red从未疲倦。直到一次,这些颗粒凝聚在了一起,爆发出耀眼的光芒,第一个宇宙诞生了。red为此感到震惊,这是它出生以来除了颗粒以外见到的第一个东西,它如同泡沫一般,圆润光滑,晶莹剔透,透过玻璃般透明的外壳能清楚的看见里面紫黑相间的雾气和闪烁的群星。

red欣喜的捧着这颗宝物,像听话的孩子拿到自己期待已久的玩具,开心的端详起来。但这美丽的宝物在它面前实在是太脆弱了,仅仅是轻抚,对宇宙来说也是致命的打击。宇宙碎成了几块碎片。

正在它沮丧之时,周围的颗粒再次发生凝聚,转变为一个个宇宙,在它周围飘荡,red开始兴奋了。宇宙的数量越来越多,直到填满了整片虚无。

red见证着宇宙的一切,red见证了宇宙中的繁星孕育出其他的生命,red见证了生命对宇宙的探索,red见证了一个个文明的诞生,red见证了一个个文明的兴起,red见证了一个个文明的没落,red见证了恒星的转变,red见证了星系的消失,red见证了宇宙大爆炸的轮回,red见证了神明的诞生,祂们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存在,祂们守护着宇宙的秩序,red对祂们十分有兴趣。

red是宇宙诞生的见证者,但同时,red也是宇宙的祸害。


宇宙在red前面如同泡沫般脆弱,red是不懂得规矩的孩子,red迟早会因为一时冲动对所有宇宙造成无法挽回的破坏,red不能留在这世界上。

众神来到了超越宇宙之外的虚无,或者说是多元宇宙,祂们找到了red,对red开始了进攻。

众神用长枪刺瞎了red的双眼,让red失去了视觉。red捂住双眼,试图逃跑,用斧头砍断了red的双腿,让red失去了逃跑的能力,red因为疼痛发出凄惨的哀嚎,哀嚎回荡在众神的双耳,回荡在宇宙,回荡在星系中的每一个生命的内心。red开始用双臂还击,这一举动导致多个宇宙毁灭。为了以防万一,众神把red的双臂用铁钉死死钉住,祂们用一道道铁锁穿过red的肋骨,用铁环贯穿red的锁骨和脊椎。red失去了攻击的能力,只能无助的接受源源不断的攻击。red的器官散落在宇宙中,red的生命结束了,宇宙的祸害消失了。

red的眼睛化作红色,囚禁着绝望的人们。

red的双臂化作鸟儿,统治着赤色的梦境。

red的血液化作颜料,影响着生灵的认知。

red的骨头化作刀刃,诛杀着他人的存在。


red醒来了。

red发觉这里不是以前的地方了。

周围不再是环绕的宇宙泡沫,而是过去那些让red熟悉的璀璨明星。

red在宇宙之中。

现在的red……准确来说,是red的心脏,成为了宇宙的一部分。

red的心脏来到了一颗星球前,这颗湛蓝的星球相间着翠绿,外面包裹着一层薄雾,在一颗炽热的恒星周围环绕。

这颗美丽的星球让red回想起了过去,在虚无的摇篮中观察宇宙的过去。

red降临了这颗星球,展示了自己的强大的力量。

这颗星球上的部分生灵看到了red的神威,他们将red称呼为“Scarlet King”1,将red信仰为神,将七位新娘奉献给red。

red成为了这颗星球上最强大的神明。

但red丝毫不在乎信徒,它想找回自己的身躯。

red来到了知识之树下,见到了三位大能,祂们是创世之前的黑暗,掌管万物的生死轮回,甚至拥有比red更为强大的力量。

red希望牠们能帮助自己,并愿意做出相应的报酬。

三位大能答应了。

red的身躯回来了。

但三位大能可不愿意做一场公平的交易。


三位大能找到了众神,告诉祂们:“red即将毁灭多元宇宙。”

众神开始畏惧,祂们认为杀死red是无用的,只有封印才能起作用。

三位大能找到了七位新娘,告诉她们red的暴行。

七位新娘对red感到厌恶。

三位大能找到了red,告诉red为何它会被众神剿灭。

red意识到了自己是宇宙的“祸害”


众神又一次讨伐red,联合七位新娘。

red正在多元宇宙的最中间,自己最初的摇篮之中,回望着周围的宇宙群落,它们还是和red最初所见的一样,犹如泡沫一般华丽而又脆弱。

远处传来浩荡的马蹄声。

众神的大军已经袭来。

当然,还有七位新娘。

red这次放弃了反击。

red被再次打至重伤,七位新娘拿出了众神赐予的七根铁链。

她们锁住red的四肢,以免red逃出永恒的囚牢。

她们锁住red的双眼。以免red看见曾经的事物。

她们锁住red的颈部,以免red产生出逃的希望。

red被封印住了。

red被困在在七根铁链的虚空中。

red拖动自己腐烂发臭的身躯蠕动着,试图找到出路。

但这里和最初的虚空一样,无边无际。

不知过了多久,red疲倦了。

red在一片漆黑中沉睡,周围空无一物,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时间,没有生命,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些若隐若现的颗粒,red看不见了,这颗粒是世界赐予它最残酷的折磨。

red是虚空中唯一一个生命。

red是re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