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体屠杀演练
评分: +34+x

我是Cropsey,这里是我的房间。

在这里没人会听见你。

我知道幼体让你愤怒,它们吵闹,让温和的人也难以忍受。那种近似无知的天真可笑而愚昧,你想杀了他们。但屈从于现实的法律。

你说过想杀了孩子们。

所以在杀之前,我们需要一些演练。

你拿起刀,想象面前出现了楼梯,虽然在你眼中是悬浮着的,它通向你的意识。你拿起刀,一步一步走着,踩在地毯上,你感觉到毛绒触感了吗?地毯是什么颜色的?你闻到了地下室霉菌的味道了吗?

你听到了孩子在楼上的吵闹声,它们只是意识聚合体,在这里杀它们不会让你付出代价。因为这里是我的房间,没有人会发现你。你看到了墙壁,这很好,你的意识又进步了,墙壁上贴着墙纸吗?有因为发霉而卷翘吗?

你想起你自己家里的墙纸吗?我知道你的爸爸喜欢蓝色的墙纸,你也喜欢,你回忆起童年和爸爸一起贴墙纸的岁月。爸爸现在在哪里呢?你听到了男性的声音,和孩子的吵闹在一起,他在笑,你的表情很厌恶,是啊,你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你嫉妒了,我知道。

又走上一个台阶,你闻到什么了?炖肉的香味也让你回忆起童年,那是你最幸福的时光了?问我不会有任何结果,幸福是很贵的。炖肉的时候你会想在旁边等着偷吃,八角茴香和桂皮,煮完之后的牛肉酥软到入口即化,你开始分泌口水了,装盘之后再撒上胡椒粉,你喜欢这么吃对吧?在你的奶奶死后你再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炖肉。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之后便过度食用快餐,但气味可以把人带回曾经的生活。

你要杀死那些孩子,你听见它们的吵闹了。

你听到木质地板上皮球的声音了吗?咚,咚,咚,笑声和脚步声让你难以忍受,模糊的声音充斥你的耳膜。你脚下变成了岩浆吗?你加快脚步,黑色厨刀是昨天才被磨过的,正闪着寒光。地毯让你的脚发痒,你因为霉菌与灰尘咳嗽,你知道吸入霉菌导致生命垂危的案例吗?你不害怕,这是演练而已。即使在这里死去,你也不会死去。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门,滑动门,暗门,你需要的一些门自动敞开,地板门,你进去也许再也不会出来。你在颤抖吗?脱水状态?为什么走这么几步就让你冷汗直冒呢?你是不敢下手的懦夫?还是说你害怕你吸入了霉菌?你注意到粗糙,怪异,不和谐的音色吗?发自你厌恶之人的口中。廉价的快乐激起你的杀戮欲了吗?

你打开门。

你在等什么?在这里杀人只是杀死构建的幻象而已,我看不到你的表情,为什么停顿了?

你看到爸爸了吗?他在陪着谁玩呢?又是谁在煮汤?她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她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你停止动作了,你恐惧杀死你潜意识中的孩子吗?应该动手的。无论是谁。

爸爸对陌生人一般向你呼喊了吗?他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他推搡你了吗?奶奶报警了吗?她还是在祈求上帝保佑吗?妈妈又在哪里?响起敲门声了吗?爸爸的血是什么颜色的?奶奶被用刀身首分离时说了什么?十字架被扔进马桶了吗?刚进门的妈妈面朝哪里倒下?孩子是什么表情?孩子哭了吗?

孩子的头发是什么颜色?你的头发是什么颜色?孩子的眼睛是什么颜色?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爸爸是谁?奶奶是谁?妈妈又是谁?你的血是什么颜色的?眼泪是什么颜色的?尸体怎么被拖行的?肢解后的肉是什么味道?八角茴香和桂皮,煮完后撒上胡椒粉。眼泪是什么味道的?孩子的尸体和你合二为一了吗?你和你合二为一了吗?

现在你的演练结束了,完成的很棒,你已经杀死了意识中你最不完美,最令人厌恶的部分。

有些门你进去就出不来了。

你的意识还没有回去,你恐惧了吗?解救自己的方法是什么呢?

我是Cropsey,这里是我的房间。

在这里没人会听见你。

我知道幼体让你愤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