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系摇滚乐指南:“蛾”乐队简史
评分: +20+x

蛾乐队,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TW90aA==乐队,这支银河系最著名的百变摇滚乐队正在筹划他们的第五百八十二万次环银河系演出。

众所周知,在经历了乐队前主唱兼主音吉他手(同时也是乐队创始者)盘尼西林的离开所造成的打击后,蛾乐队迅速重新整理了自己的状态并由之前担任节奏吉他手的布洛芬充任了新主音吉他手,主唱则由原贝斯手杜冷丁充任。现在这支原四人团队已经完全摆脱了失去队长的影响,由布洛芬、因斯林与杜冷丁配合的三人团队同样在闪耀着属于他们的以太之光。

“是的,我们将不会停止。我想,只有继续我们的征程,这样才能给盘尼西林一个交代。”因斯林,乐队的鼓手这样回答。

作为一支传奇摇滚乐队,蛾乐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千四百艾斯特年甚至上万卡布罗年以前。那时正在就读于超卡洛斯学院炼金学系的盘尼西林偶然产生了一个成为一个摇滚巨星的想法。

model-4753717_960_720.jpg

盘尼西林Penicillin,乐队的创始者,也被誉为银河系最有魅力的炼金术士。

在那个年代,摇滚乐刚刚发源于银河系中心地带。在某些地段,它的影响力甚至无法与经典的MTIzNDU2乐队所演绎的古铜色辛巴拉相比。但是对于盘尼西林来说,摇滚乐让她看见了全新的音乐可能性,这种极具爆发力与感染力的音乐风格极大撼动了她的鼓膜。现在已经完全无法确定盘尼西林所聆听的第一首摇滚乐到底是哪支乐队的,但是就银河系历史教材所言,当时唯一流行的摇滚乐队是由黑热所创建的灾难地带乐队。这支乐队的成就举世瞩目,正是他们曾经制造了连续用飞船引爆一个恒星系里的三颗恒星的炫目表演。

盘尼西林所就读的超卡洛斯学院拥有全银河系,事实上,是全宇宙最好的炼金学系。盘尼西林在变形术与基础炼金术方面表现出了极大的天赋。因此她的教师奥斯托尔奇教授很难接受一个自己的学生会去从事摇滚乐工作这样一个事实。盘尼西林在说服老师这件事上花费了超出常人想象的时间与精力,但是最终她成功了,并为自己赢得了一次短暂的假期以表现自己的实力。

“我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同意她去试试。”奥斯托尔奇教授带着一种疑惑回答,“操,她那个时候刚学会一点心理影响术式,怎么现在我才想起来。”

利用这个假期,盘尼西林首先巩固了自己的炼金术知识。正是她的这样一份能力成就了后来她自己的蛾乐队的独特风格。

盘尼西林带着能使原初以太围绕自己旋转的魅力与自信去找了当时的灾难地带乐队。她很自信,因此随后发生的事也让她很痛心。

“在盘尼西林来找我以前,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现代音乐,更不知道我们搞的为啥叫摇滚乐。但是看盘尼西林的表情,应该是一种划时代的音乐表现形式。”灾难地带乐队的吉他手回忆。这次拜访经历让灾难地带乐队了解到了“摇滚乐”这个名词并创造了这种音乐流派。目前该事件已被抵制时间旅行的团体广泛引用。最使盘尼西林伤心的无疑是在询问他们的主唱黑热时,这位已经(即将)功成名就的前辈很明显没有在听后辈的申请。经过长达数百小时的尝试后,盘尼西林震惊地发现这位先生竟然没有半点心灵信号,随后她才了解到由于一类复杂的税务计算,黑热先生必须经过一年的死亡来逃税。

有了这样的失败经历,盘尼西林下定决心要自己创建自己的乐队,这支乐队必须有足够的吸引力来让全宇宙摆脱对于摇滚乐的偏见,也要有足够的吸金力来维持全宇宙最炫酷的炼金术表演。就这样,蛾乐队的传说开始了,盘尼西林把寻找同伴的目的地定位在尚未开发的6Juu6I2S星系。在动身之前,结束自己的学业也是必要的工作。超卡洛斯学院拥有极为严苛的入学条件,退学操作也相当复杂,只有学校高层管理人员用舌头签下的允许书才能确保退学顺利。

盘尼西林所采取的行动极为简单粗暴,她去找了学校的校长,却被告知这位永远在度假的大学校长竟然在概念上已经和度假合为一体了。盘尼西林原来的计划是在校长的度假目的地设下退学申请书,可是伴随着这样一个调查结果,校长将无限推迟度假,或者说,将无限处于度假的目的地,无论哪种推理结果都无法让逻辑处理仪吐出校长的目的地。盘尼西林断绝了去找校长的希望,将行动转向更为简单有力的方式。她掏出自己的吉他,以扛起G4火箭的姿势对着教学楼来了一炮,现在校长也不用回来了。在临走前她没忘了把图书馆的书全吃到肚子里,一个普通的变形术式就可以帮助她吃下一个图书馆,没关系,日后有的是时间消化知识。

随后她用学校科研经费的漏洞购买了一辆最新的光轮飞船,百分百原厂生产,无论如何夸耀也不过分,它快到可以击穿中等大小的恒星并保持自己的形状,然后再化为最绚丽的光彩。没有任何意外,她成功降落在6Juu6I2S星系,并找到了一个年轻的奥斯特尔人,他就是因斯林。

indian-557261__340.jpg

因斯林Insulin骑着一匹奥斯特尔马,当时他199岁,是个年轻小伙子。

由于盘尼西林本人对于变形术的熟稔,谈论盘尼西林的长相是没有意义的。但就现存的几张个人照来看,在这个时期盘尼西林经常以披着金发的伍尔特卡斯尔种族女性形象示人。即使是对于变幻莫测的银河系标准审美来说,这张脸也是美得可以,因此我们很难解释为什么因斯林见到盘尼西林时吓了一跳。

“她就那样带着在这个星球上完全没出现过的恐怖面貌落地了。”因斯林回忆,“现在回想起来仍旧让我惊悸,恐怖的景象啊。”

在6Juu6I2S星上生活的奥斯特尔人相当不开化,事实上,他们刚脱离蒙昧没多久。因斯林原本也是一个普通的奥斯特尔人,过着奥斯特尔人一成不变的生活:狩猎、烧烤、吃饭、睡觉。对于一个奥斯特尔人来说,音乐本来就不是什么必需品,所以盘尼西林本来就不该来到这里。族人经过长达数个小时的讨论与投票,最终推举了几个年轻人去问问盘尼西林为何来到这里。

由于对于这颗星球上审美的误估,最终只有因斯林敢于接近盘尼西林。根据因斯林事后的思考,他认为盘尼西林的心灵控制术式必须在对象靠近他四千摩卡斯的距离时才能施展。6Juu6I2S星的赤道大约有八千摩卡斯长,由此可见这里的土著居民对于盘尼西林容貌的恐惧之深。

因斯林是这颗星球上的年轻小伙子。经过了上万年的平凡生活,星球上的原始部落终于诞生出他这么一个敢于打破常规的小伙子,实属6Juu6I2S星的厄运。在接触了吉他后,因斯林克服了自己对于盘尼西林的恐惧,开始由盘尼西林指导学习吉他弹奏。

在一段时间的学习后,盘尼西林与因斯林开始以组合的身份在这颗星球上进行了一次巡演。由于科学技术的落后,这次巡演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但就结果而言,这次巡演以奥斯特尔人的灭绝为终。盘尼西林安慰了失落的因斯林,极力向他展示摇滚乐的魅力。奥斯特尔人的情感相当单纯可爱,他们极为佩服拥有实力的人并且愿意追随强者。经过一小段时间的调整,因斯林便走出了部落灭亡的负面情绪,接受了自己走向摇滚乐的命运。与此同时,因斯林他们准备乘坐盘尼西林来时的那辆飞船飞往银河系更广阔的深空,却发现音波不仅撕裂了这颗可怜星球的地表,顺便把那辆飞船撕了个惨。在帮助盘尼西林用耗竭星球资源的术式修补飞船时,因斯林发现了自己对于敲鼓的兴趣。

“当时我们经常需要用一定频率敲击地表来感应星球的共鸣。”因斯林说,“在这种活计上盘尼西林比不上我,于是她想到我对鼓的天赋可能胜于对吉他的。”

盘尼西林利用几匹奥斯特尔马的皮肤制造的星际以太振动鼓在经过风成以太的环绕后很完美地表现出最原生态的重型鼓音色。这架鼓后来也成为了因斯林的标志性乐器。很难说因斯林在敲打这架乐器时有没有过一丝怀乡之心,但是就实际表现来看,他确实敲得很带劲,并且最终用自己的鼓声在银河系摇滚乐界赢得了一席。

布洛芬是盘尼西林找到的第三个成员,遇见这样一个女孩子纯属偶然。根据布洛芬那本饱受追捧的“情色”自传以及后来的采访来看,布洛芬自己都想不到会有成为吉他手的这一天。

woman-1246488_1280.jpg

布洛芬Ibuprofen是一个腼腆的女孩。“很有天赋。”盘尼西林这样评价她。

来自5YGH6Z2i6aqR5aOr星的布洛芬本人在大多数时候都和她拗口的母星名字一样带有一种倔强精神。在她的母星上,这种精神造成的伤亡难以计数。经过族人的公投,他们最终驱逐了布洛芬。无家可归的布洛芬经常在荒野猎杀奥楼恶魔为食,猎杀奥楼恶魔非常简单,将双腿抬过头顶再旋转头颅一百八十度,大部分奥楼恶魔都会被高难度的肢体动作吓掉下巴,而恶魔的心脏恰巧就在下巴上。唯一可惜的是,施展这种技巧必须赤裸身体,否则无法达到百分百的效果,而效果不完全所导致的后果是任何一个不想看见女孩当场解体的人所不愿看见的。

在带着因斯林四处拜访一些偏僻行星得利后,盘尼西林将下一站定在了5YGH6Z2i6aqR5aOr星,事实证明她做的对。正是在这场差点毁灭了行星的浩劫里,布洛芬挺身而出,并最终加入了乐队。

这场演出被完整记述在了布洛芬的自传里,但这里请允许我们重新回忆一次当时的场景。演出以盘尼西林从自己的飞船里拿出吉他开始(很多人都注意到了飞船的破破烂烂,就像是被蹂躏过上百次一样,实际上确实如此,无论如何,盘尼西林的吉他却永远光洁如新),现场听众们注意到盘尼西林没有携带任何音响,人们窃窃私语,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任何类型的音乐都必须依赖音响来让全场听个清楚,很多人对来看这场演出表现出悔恨,但更让他们吃惊与悔恨的还在后面呢。

盘尼西林开始弹奏吉他,这颗星球上的以太共鸣声让她觉得很不错,随后她开始了乐队早期风格的吉他solo,空气不断被激荡,无形的冲击波将围观的人们瞬间击退到了远处。

因斯林操起架子鼓,跳下微微歪斜的飞船,飞船在他落地的瞬间侧翻在地。

看上去盘尼西林的保护性以太立场工作得漂亮,在因斯林的鼓撼动地面时,两人纹丝不动。在这颗星球上所有的奥楼恶魔全都长大了吃惊的嘴,下巴掉落在地,奥楼恶魔作为一个生物种族彻底在银河系里绝迹了。

感受到危机的5YGH6Z2i6aqR5aOr星人搬出了他们所能研究的最强声学科技成果,用在盘尼西林的弹奏中能被勉强听见的微弱音量喊出了自己的想法。

“滚出我们的星球!”

随后是一秒的停顿。盘尼西林在错愕中停下了自己的演奏,由于某些缘由,保护性以太术式必须依靠吉他弦的振动提供分离并维持以太能量,盘尼西林的错愕造成了巨大的后果,因斯林下落的鼓槌对大地深处造成了一些无法挽回的破坏,在乐队离开三年后的频繁地震逼迫原住民们迁移到一颗新的星球并建立了一个“拒绝摇滚乐”俱乐部。不过所幸此时星球的生态环境没有再受到更大破坏,因斯林见状也及时停下了他的鼓槌。

盘尼西林大概觉得受到了侮辱,危机一触即发。

就在人们对峙的那至关重要的几秒里,原本正在捡奥楼恶魔尸体的布洛芬顾不上穿上衣服,跑到了人群与盘尼西林之间,随后她表演了那种为了猎杀奥楼恶魔而诞生的身体技巧。

一开始是沉默,随后反而是盘尼西林惊声呼喊了起来。她赞叹于布洛芬对于自己身体极限可能性的探索,并且第一个从这种技巧中看出了这颗星球上的人们对于基础变形术的天赋。盘尼西林不再抱有灭绝这颗星球上的人们这样的报复心理,她决定带走布洛芬。事情随后演变为一场绑架案件,倔强的布洛芬就算死也不愿意离开,可是遇上定点空间传送装置就由不得她的喜好了。高傲的布洛芬被带走后,星球上的其他人们先是面面相觑,然后是欢呼,最后在摇滚乐现场的原址上举行了一场狂欢。

布洛芬的心并不是砖头一块,在了解到未来的无限可能性与摇滚乐的魅力后,她迅速转变了自己的观点,以与以前同样倔强的高傲来维护摇滚乐的名声。通常越是倔强的人在确定自己的态度以后反而越是难以改变,但布洛芬成功改变了自己。正如未来她被选为盘尼西林的接班人一样,她们两人事实上性格相当接近。在她刚刚加入乐队的时候,盘尼西林就指导她学习了大量基础知识,炼金术作为一门学问在这个倔强的女孩身上种下了种子。同时布洛芬对于节奏的敏感也让盘尼西林注意到了她的天赋所在,那把画满性意味符号的节奏吉他会成为布洛芬今后数百年的标识。

在收编了布洛芬之后,乐队实际上仍然停留在灾难地带乐队所开创的早期摇滚乐风格里。充满破坏、无意义的呼喊与生态毁灭的摇滚乐风格后来被归纳为“金属风格”(据说是因为只有在纯金属材质的星球上演奏这种音乐才不会造成毁灭性损伤),尽管有不少对这种风格还抱有兴趣的银河系种族,但是这种风格最终只被限定在银河系几个偏僻的金属星球所举办。在这一风格被拒绝演奏时,盘尼西林刚刚带着两位成员准备下一步的计划。

“盘尼西林整天闷闷不乐。”因斯林回忆说。但是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蛾乐队很快就迎来了他们风格的第一次转变,在未来,这种转变还会继续很多次,正是他们擅长的风格不断转变帮助他们吸引了大量连可以听到的音域都不相同的种族的喜爱。

推动这次转变的人正是杜冷丁,乐队的第四位成员,一个贝斯手。

roof-windows-2777582_960_720.jpg

杜冷丁Dolantin小时候就做过成为星际摇滚巨星的梦。

与乐队的另外两名后来加入的成员不同,杜冷丁自小便知道摇滚乐是什么。那时他刚出生,听见了亚以太收音机里盘尼西林的怒吼,婴儿的小腿踢得极其激动,直接从婴儿车上一跃而起。他在随后五年无数次单曲循环中领悟到了另一个风格的魅力。作为一个普通的幼儿园学生,杜冷丁拥有超乎寻常的想象力与实践能力,世界上第一把贝斯便出自他手。我们可以再一次复述这个被复述过无数次的传说,这是被多少贝斯手引以为贝斯手的圣经的经历呵。

一开始,杜冷丁决定弹奏吉他。在面见盘尼西林时,杜冷丁尝试了很多种方法来让这样一位难打交道并且无时无刻不尝试控制自己的炼金术士对自己打起兴趣。最终他把自己的吉他弦全部挑断,尝试以弹奏空气吉他的方式吸引盘尼西林的注意力。随着弹奏的进行,盘尼西林的脸色愈加低沉,杜冷丁也知道再弹下去尴尬至极,在一个炼金术士面前施展这样的魔术手段确实不妥当。他的脑内灵光一闪,正巧旁边的施工工地上正并排放着几根钢筋。杜冷丁抓过四根阿萨德钢制钢筋,这种钢筋虽然被称作钢筋,实际上很容易塑形。随着不到五秒的揉捏拉伸,银河系第一把贝斯闪亮登场。这种节奏型乐器拥有无论是节奏吉他亦或是架子鼓都无法替代的音色(有时可以被身体排放某种气体的声音替代),终于令盘尼西林产生了收编杜冷丁的意愿。

在进入乐队后,杜冷丁将改进风格的计划全盘托出。使用伍尔特木材制造的吉他拥有有趣的奇幻音质,被杜冷丁拿来做新风格的第一首曲子伴奏乐器。一开始,他把这种风格称为“软摇滚”,最终因为被银河系舆论无限制自由乱斗场一致认为名称欺诈后更名为“民谣摇滚”(不解释是哪的民谣就没有关系,事实上这个名称留下的余地很大,众所周知,弹奏经典金属乐曲的55Sp6JGx5q2M乐队也称他们是“科尔什巴特民谣摇滚”)。

凭借这种破坏力较低的乐曲风格,乐队迅速在一些核心地区走红,取代了一部分被认为只有失去所有生命体征的贵族才会听的老牌爵士乐曲。

然而指责也铺天盖地。一部分金属爱好者(这样的人在看过这么多现场演出后还活着就是奇迹)认为这是对于金属风格的背叛。当然,乐队确实在某些场合背叛了金属乐,但事实上这一时期他们创作的金属乐曲数量反而是最多的,一些歌曲在钢铁人的故乡演出后风靡金属生命体界,还有一些歌曲被雪藏到盘尼西林离开乐队后由布洛芬演唱重新发布。

乐队四人凑齐后决定不再招收更多成员。四人互相磨合,最终演绎了一个最绚烂的摇滚乐传说。

在绚烂中绽放的除了他们的歌曲,还有盘尼西林的炼金术表演。事实上在后期进行的“后朋克”风格实验中,这种表演超越了音乐,成为了最吸引乐队粉丝的看点。

silhouette-68148_960_720.jpg

在早期的很多演出中,盘尼西林(左)会指导布洛芬(右)进行一些简单的以太操作。

事实上乐队在早期就已经进行了这样的表演,那时的表演比后期有过之而无不及。盘尼西林和布洛芬甚至敢于赤裸自己,仅用以太流动的特效构造舞台服装。由于不同形式生物间审美的差异,这种做法取得的效果也有好有坏。大部分时候具有破坏力的音乐更吸引观众,因此让他们忽视了眼前的主唱和吉他手没穿衣服。当然,在56Kn6JOd5LmL5rW3星那种穿衣服才显得奇怪的地方,这样的表演反而显得很自然。

在第一次集齐队员后进行的“世界破坏者”巡演里,乐队在银河系东旋臂进行了十次相隔千万光年的表演。在这次巡演里,乐队主要演奏新发明的民谣音乐。了解到这种音乐对于观众的吸引度具有部分不足,盘尼西林不会放弃用炼金术表演来弥补缺陷。在唱到每个“5ZWK”音时,巨大的气态高墙会从舞台前方升起,然后出现实体铁质巨剑劈开巨墙与部分幸运观众。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乐队就会用最快速度抓起售票处的现金(总是只收大角星元,没错,因为体积优势)飞奔上飞船跑路。或许这就是为什么盘尼西林购置的光轮飞船已经破烂不堪却仍然不弃用的原因。

在这种演出状态逐渐成为常态的情况下,乐队被指控犯下了屠杀上千人的罪行。在那场审判会上,盘尼西林现场表演了升起巨墙并斩断的术式,一举杀死了所有证人,最终审判长宣布摇滚乐无罪,帮助摇滚乐摆脱了“非法摇滚”时代。

在布特拉斯王召见乐队并在聆听一支朋克摇滚乐驾崩后,乐队登上了事业上的巅峰。盘尼西林得到了欧艾斯议会的赞助,乐队第一次获得星际奖项并在“摇滚愍人堂”得到了一席。因此公众们至今无法理解盘尼西林离开乐队的缘由。据她本人解释说,“不断超越”是她的人生目标,既然已经到达顶峰就应该重新开始。乐队其他成员不这么想,在一次次激烈争吵后,盘尼西林愤然离队。布洛芬得到了盘尼西林最后的教导,一本《基础炼金术指南》和一本《吉他弹奏杀死观众十式绝招》被盘尼西林反刍喂给了布洛芬。据说盘尼西林曾想对乐队成员痛下杀手,但最终受困于情感。这样无情的摇滚乐明星所有的情感竟然全倾注在队员上,这一轶事本身也成为了谈资,更加坚定了盘尼西林离队的决心。

night-3084237_960_720.jpg

盘尼西林的离开无疑是乐队巨大的打击。

乐队成员们流下的眼泪最后变成了哥塔巴尼亚星上永远翻腾不息的岩浆。时至今日,仍然没有人知道盘尼西林去了哪里,她就好像带着足以毁灭半个银河系的炼金术知识与不朽的摇滚乐技巧逃离了这个世界,从世界上蒸发去了某个古怪的时间线。

rock-2099_960_720.jpg

正是在参宿四上的这场演出里,乐队摆脱了失去盘尼西林的影响。

乐队的传奇还要继续。主唱的离开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乐队成员们认为盘尼西林“不断超越”的梦想远远没有实现。超越自己才是真正的超越,乐队成员们摸索着开展了几次演唱会。没有了盘尼西林的炼金术表演,吉他、鼓、贝斯的组合显得是如此单调,缺乏吸引力。布洛芬重拾起了老本行,开始表演身体技巧,但成效甚微。观众们想看的是奇幻音乐体验,是盘尼西林的歌声,是盘尼西林的炼金术。乐队其他成员们突然觉得好像被抛弃到了5YmR6ZSL星冰原上,原来离开盘尼西林他们竟什么也不是。成员们第一次酗酒,那段时间的地板上铺满了泛银河系含漱爆破液的空瓶。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杜冷丁主动提议由自己担任替代主唱。他把演奏贝斯的职责交给了一个投币机器人,一次五角牵牛星元。在这样的情况下,杜冷丁改革演唱技巧,发明了黑色的嗓音与死者的嗓音,提供不同于视觉体验的另一种快感。这样让人耳目一新的音乐形式很快让乐队重新风靡银河系。这次是真正作为音乐制作团队出道得到的最大成功,杜冷丁非常满足。

“不断超越。”他对另两位成员说,是的,超越自己。我们到底从这支著名乐队的历史中学到了什么?大屠杀?放肆无情?不,不,那些贴给摇滚乐的标签只属于贴标签的人的主观情愿。无论如何,请记住:不断超越自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