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y Fun找到了……
评分: +23+x

Jacky Fun是在一个夏天的雨夜找到我的,那时我正躺在Befuddled大街的马路东侧,雨水冲刷着我腹部一道宽5.32cm的伤口,微生物寄居的肉和新长出来的肉都清晰可见,它们染上了红色的颜料,好像舞蹈的小丑,嘲弄我已无力挣扎着站起,不能像往常一样走进挂着Mr.Euc招牌的咖啡馆,在昏暗得略显暧昧的灯光下享受一杯记不清名字的浓郁饮料。我不是那种邀请了别人自己却找借口开溜的讨厌鬼,所以并非有意怠慢客人。Jacky当然知道这一点,他并不是很生气,哗啦啦的雨声炸在他的伞上,他只是略微有些踌躇地摇摇头。我尽力露出一个洁白的微笑,用右手的食指点了下左侧衬衫的口袋。Jacky蹲下身子,雨水顺着他的伞面唰地打在我的身边,溅起的水花刚好没能让我的衣服变得更湿。他从我那口袋里摸出一个浅灰色的小铁盒,打开盖子,挑出了一颗蓝色的药丸,喂进我的嘴里。我满意地闭上了眼睛,不再做任何的动作。

Jacky Fun是在一个雨夜找到我的,那时我站在Befuddled大街公交站站牌西侧的第三个路灯下面。我依着风向调整我的伞面,尽量不让雨水滴在我腹部那道宽5.32cm的伤口上。血已经止住了,但也成功地让我的伤口黏住了一截衬衫,深红色和黑色的奇怪分泌物像胶体一样聚合起来,就仿佛Mr.Euc咖啡厅的招牌咖啡加入的那种红色胶状物质。我不是那种约了人自己却没来的讨厌鬼,所以Jacky Fun对我的出现并不奇怪。他只是忘记了带伞,雨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全身。我没有和他共伞的打算,所以装作没看见他,转头朝着另一个方向,吹着口哨,享受无人的夜晚街道。口哨的旋律是最近那部叫《蓝色山与爱的杀手》的电影的片尾曲,电影的主人公是个遗忘了过去的可怜男人,为了谋生去做了杀手,帮一个大人物清理敌人的情妇,手段是勾引对方上床然后再趁机下药。我还记得那药丸的颜色,是就像电影名字那样的蓝色。

Jack Fun是在一个夏天的夜晚找到我的,那时雨刚刚停,我正坐在Befuddled大街Mr.Euc咖啡厅的13号座位,享用着忘记了名字的招牌咖啡,混合昏暗得有些暧昧的灯光和深红色的食品添加剂,一同望向玻璃窗外无人的街道。Jacky将雨伞放在咖啡厅的前台,穿着时髦的白色衬衫,踩着他那造型怪异的鞋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我不喜欢Jacky,因为他在上大学时和我是情敌,还优先于我向那个叫Blue Mount的金发女孩表白并收获了成功。他毕业后靠着父母的关系和自己的人脉,轻松当上了一家互联网企业的高管,拿着数十倍多于我的工资,干着数十倍轻松于我的活儿。十五年来我一直都在嫉妒他,无时无刻不希望他出门遭遇车祸,让汽车轮胎在他身上碾出一道宽5.32cm的伤口,但可惜没有。所以我今天正打算做一个了断。我把一颗蓝色的药丸放进咖啡里,递给了刚刚坐在我对面的Jacky。他用手帕擦干净身上残留的雨水,毫无顾忌地喝下那杯浓郁的饮料,然后轻易地倒在了蓝调音乐和杂七杂八的彩色线条里。

Jacky Fun是在昨天晚上找到我的,或者前天晚上。总之那时Befuddled大街刚好是缺水的第七个年头,而我正站在Mr.Euc咖啡厅楼顶的天台。自从政府停止向这条街道供水并禁止在这条街上降雨,Mr.Euc咖啡厅就成为了这里唯一有水的建筑物。但储水已经快要用完了,为了维持咖啡厅的生意,他们不得不向我请求援助。于是我联系了Jacky,让他来走私雨水。所以他站在了我的身边,左手打着雨伞,微笑着用右手食指在腹部划出了一道宽5.32cm的伤口。血液流出的同时,降雨开始了。细碎的液体颗粒在地面上开裂,打湿了Jacky叼在嘴里的烟,那烟因而熄灭,升腾出一种红色的雾气,被反复生成的雨水稀释。稀释后的浅雾逐渐凝固在天台的西北角,混合着雨水特有的蓝色,街道恢复了七年前的样子,仿佛干旱从未来临。我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所以我从Jacky的衬衫口袋里掏出那颗早已准备好的蓝色药丸,吞进了嘴里,毫不迟疑地死在他冷漠而悲哀的视线里。

Jakcy Fun是在第二天的清晨找到我的。我的尸体横卧在Befuddled大街的起点处,它覆盖的地面上有一道宽5.32cm的裂缝,一些深红色的咖啡正在从那里面流出,又流进我的尸体。它并未因此而膨胀,它只是保持着那个姿势没动,任由Jacky用伞尖试探地缝里的浓郁饮料。他的试探并没有起到预料中的效果,于是Jacky直接俯下身子,伸出一截蓝色的舌头,舔了舔地缝里翻涌的咖啡。我看见他心满意足地砸吧了一下嘴,重新站起,走向旁边的Mr.Euc咖啡厅,似乎认准了那咖啡的原产地。我害怕他抛弃我自己去享受,所以大声呼喊起他的名字。他最初打算假装没有听见,但我的喊声惊动了路灯。这迫使他愤怒地转身,走到我身边,左脚踩在我尸体的脸上,右手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一颗蓝色药丸丢进我嘴里。我眨了眨眼睛,欢快地向他道了声谢,就不再呼喊。

Jacky Fun是在深红色郁金香盛开的时候杀死我的。我永远地沉睡在了Befuddled大街的一道白色线条里。他简单地处理了现场,让后续赶到的警察只能发现一个宽5.32cm的伞柄。警察为此绞尽脑汁地思考它的象征含义,最终气愤地发现Jacky只是在用它的中文谐音嘲讽他们。所以这没能改变什么,Mr.Euc咖啡厅仍然好好地营业着,警察并没有足够的证据逮捕那些深红色的咖啡杯。Jacky躲在角落里捧腹大笑,不时往嘴里丢一颗蓝色的水果糖。

Jacky Fun没能在新冠病毒爆发以前找到我。我躲在了衣柜里,Befuddled牌的宽大衬衫完美地遮住了我的身体。他苦恼地在客厅里来回踱步,滑稽地用那根长5.32cm的拐杖指点地面。Mr.Euc时不时安慰他一下,免得Jacky歇斯底里地破坏那可爱的迷你咖啡杯,让蓝色的液体失去承载的容器并引发大于疫情的灾难。

Jacky Fun在Fun消失之后找到了我。当时我正给Befuddle加上d。这样的拼字游戏终于让他感到厌倦,他冲着Mr.Euc大喊大叫,最终惹得那位好好先生发了脾气,开枪在Jacky的左边眉毛上方一点的地方开了一个半径5.32cm的孔洞。Jacky不解且痛苦地看着我,希望从我这里得到正义而公平的裁决。但我只是冲他吐了吐舌头,露出一排蓝色的上牙。

Jacky Fun不幸地死于一次车祸,车祸的发生地是Befuddle而不是Befuddled。这种纠正被认为是有必要的,因为大量来自亚洲国家的Mr.Euc会因误闯Befuddle而重蹈Jakcy的覆辙。为防止更多案例的产生,我们为所有游客贴心的提供了一个5.32cm宽的蓝色对讲机。

Jacky Fun学会了喊爸爸,这让我很高兴,以至于变得Befuddled。Mr.Euc为Jacky的一岁诞辰献上了礼物,那是一个总是指向5:32的蓝色闹钟。

Jacky Fun对着我微笑,他的身边站着Befuddled、Mr.Euc、5.32和蓝色,这让我立刻领略到了解构艺术的美妙。

Jacky Fun不再感到Fun。

Jacky哭了。

Jacky认为自己看到了真相。

Jacky……

……

……

Jacky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离去,我看见那些怪诞的幻觉正在不断破裂,遗留下一些深红色的痕迹。他只是利用那些蓝色的致幻药物套走了一个将死之人的灵魂,而不愿意用毒药来送我一程。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无法得到他的信任,只能任由自己变得稀里糊涂,将Mr.Euc的咖啡泼在了价值5.32万英镑的蓝色地毯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