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Ø
评分: +60+x

0

他,是一名旅行者。

旅行者躺在自己家里面那个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的床上陷入酣睡。突然,被他放在旁边桌子上的闹钟响了起来。旅行者慢慢悠悠地睁开眼睛,伸出手去寻找闹钟。终于摸索到了闹钟的位置。他拿起闹钟看着时间,虽然时间还早,但旅行者却依旧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清楚地知道,他昨天跟自己做了一个重大约定。

他掀开被子走到衣柜前寻找自己专门用来旅行的衣服和背包,然后又匆忙地跑到洗漱间对自己面部进行清洗。旅行者在镜子面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着装,看着没有什么大问题,便对镜头摆弄自己的脸—— 一会拉着自己嘴角向上,一会拉着自己嘴角向下,一会把自己眼睛上挑,一会又下拉。旅行者也不晓得自己在这里做什么,他看着镜子面前滑稽的自己,忍不住笑出了声。

旅行者背着自己的包,在门口驻足看了一会。这个破败但温馨的家,承载了他所有的梦想和过去。旅行者用手摸了摸鼻子,对着房间里面深深地鞠了一躬便向外走去。

独留下,那个静静地待在桌子上方的闹钟。

过了黄昏后的晌午比以往更加凉爽。旅行者看着路上各式各样的芬芳的花朵和那可爱灵巧的小动物们,他感到格外兴奋——看样子这次和自己做的约定非常完美嘛!

旅行者穿过密径来到一条小溪旁。他感觉突然有点累,于是准备席地而坐,休息一会。就在旅行者铺好自己的毯子,准备开始享受河流轻柔的流动声和太阳的温暖的照耀时,一个秀丽的妇人背着自己的孩子站在旅行者面前问道:

“我可以在这里坐一会吗?”

旅行者没有拒绝,他腾出位置给妇人和她的孩子坐下。妇人微笑感谢着旅行者的美德,然后拉起自己裙子优雅地坐了下来。她把背在后面的孩子放到胸前,一面温柔地摇晃着孩子,一面问旅行者:

“你是从远方来的旅行者吧,最近日子很太平喔,你可以去很远的地方看看。”

旅行者双腿并拢在一起,把头架在上面看着河水流向远方。妇人转头看向旅行者,继续与他说一些家长里短的话:什么东市的菜比原来便宜了一点,西市东西比以前贵了什么什么的。但不论妇人说了什么东西,她也一定会在末尾带上“我的孩子”。

旅行者就这么静静地听着妇人唠嗑。突然,一直被妇人抱在怀里的小孩啼哭起来。妇人赶忙把小孩抱到胸口处准备给其喂奶。看到妇人要喂奶的旅行者赶忙把头转过去,看向旁边。

时间慢慢流逝,旅行者突然听到旁边没有啼哭后,便回头看去,原来是妇人喂完奶准备走了。旅行者刚想跟妇人说再见的时候,妇人伸出自己的手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朵波斯菊递给旅行者并说到:

“祝你旅行愉快。”

说完便背着孩子往旁边小道走去。收下来自妇人的一朵波斯菊,旅行者心里感到非常开心。他小心翼翼的把波斯菊放在胸前口袋里面,然后把毯子收了起来继续延着小道往远方前进。

太阳渐渐开始往东方落去,而月亮则偷偷摸摸从西方升起。旅行者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不知不觉发现自己来到一个十字路口。旅行者刚准备从背包里面掏出地图查路时,一个高大英俊的骑士骑着他俊俏的战马从旁边走了过来。骑士好像发现旅行者陷入了困难之中,便从马上下来询问旅行者:

“你需要帮助吗?”

旅行者大喜过望,他看着这个高大英俊骑士心里突然增添许多安全感。他指着十字路口刚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骑士却打断了他的发言,说到:

“你是一名旅行者吧,是想去远方吗?”

旅行者被这么一打断有点愣住,但他还是点了点头,表示是的。骑士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一跃到马上,对旅行者说到。

“我带你去吧,这边路有点难走,你跟着我,我带你去远方。”

骑士说完便往前方一个小道骑去,旅行者赶忙把刚刚掏出来的地图放回去,然后去追骑士。这条小道比之前所走过的一切地方都宁静和美丽——旅行者四处欣赏着旁边那些从未见过的花朵和奇异美轮的昆虫,而骑士却骑着他的俊俏战马说道:

“最近世道不太平,像你这样敢一个人出来的旅行者非常少见,但我们骑士的责任就是保护你们。所以如果出了问题就大声呼喊救命吧,我们英勇的骑士必然会出现在你的身旁保护你。”

旅行者心不在焉的点头回应着骑士。随后骑士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谈论起骑士团的英勇和他们骁勇善战的事迹,顺便也谈论着自己未来如果做上骑士团长后迎娶美丽公主的远大理想。旅行者不是很懂这些远大梦想,但他仔细想想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自己应该也会如此兴奋和激动的。

二人说着说着就走到一条宽敞大道上,骑士伸出手指向那边茂密的森林对旅行者说道:

“前面就一条路,你径直往前走就行了,你会看到你期望看到的风景的。”

旅行者向骑士表示感谢后,准备继续前进的时候,骑士叫住了他,然后翻身下马走到旅行者面前伸出手递给他一朵月桂花说到:

“祝你旅途愉快。”

说罢,骑士便骑着他的骏马往旁边小道走去。旅行者接二连三收到漂亮花朵他感到格外开心。他再次小心翼翼的把花朵放在自己胸前口袋里面,然后继续延着通往前方的大道走去。

这条森林大道虽然比之前的更加美丽,但是待在这里却让旅行者感受到全身很难受,挂在天空中明媚的太阳也突然开始慢慢往西边落去。他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颤。他赶忙把身上的衣服拉紧一点,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不晓得旅行者又走了多久。他又一次走到一个岔道口前。他刚想琢磨着是否应该猜选道路的时候,突然一声尖锐的声音从旁边小道传了出来:

“你干什么吃的!为什么这点事情都做不好,我养你干嘛的啊?!”

旅行者探头望去,发现一辆离他不远的马车好像遇到了点什么情况—— 一个衣着华丽的富商和一个衣衫褴褛的奴隶正在马车旁边讨论着什么事情。旅行者小步跑过去,未至,富商再一次对奴隶发飙道:

“你要是修不好这个马车!你今天就给我死在这里!”

而奴隶却趴在富商腿上对他哭诉道:

“主人!您千万不要把我杀了啊,就让我来试试吧!”

奴隶的样子令旅行者感到非常难受。他走到富商旁边刚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富商却转头赶在旅行者之前说到:

“啊,是一名旅行者,最近世道很太平喔,所以你们这些人群敢出来探险吗?我这边遇到了点问题,请问你是否可以帮助一下呢?”

旅行者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然后把背的包放到地上,熟练地从包里面掏出小型工具箱,随即去打量这马车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直站在旁边的奴隶突然跑过来说到:

“喔,伟大的旅行者,您真善良,愿意在如此不太平的世道下帮助我们。我对您的伸手救助心怀感恩,就让我来带你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奴隶拉着旅行者的裤脚往马车右边一个车轮上走去。旅行者凭着自己多年的工作素养一眼就看出这辆马车的问题,然后把提在手里的工具箱放在地上,立即开始对车轮进行维修。

不到一会,本来有问题的车轮在旅行者精湛的工艺下完好如初了。旅行者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富商面前表示已经修好了。富商大喜过望,从旁边物品箱上面拿起一捆他本来打算送给家人的白色野生水仙花,取了一朵下来递给旅行者说道: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我现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你要不拿着我的这一朵花吧!”

旅行者收下富商递过来的花,又一次小心翼翼把它收了起来。旅行者刚准备把工具箱收回包的时候,一直躲在旁边的奴隶小跑过来,然后从他破破烂烂的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一朵早已枯萎的含羞草递给旅行者,同时悄咪咪地对他说道: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这是我唯一能给您的谢礼,请您不要介意我的肮脏,安稳收下吧!”

旅行者嘟起嘴巴,然后对奴隶表达感谢并把这朵含羞草收进囊中。

旅行者走到富商前面询问前方的路。富商抚摸着自己跟怀了孕一样的肚子,坐在马车驾驶位说道:

“你往你刚刚来的地方的另一条道走就行了,这边没有什么风景,那边风景才是最好的!”

旅行者向富商表达了谢意,然后背起自己的包往回走去。

旅行者走了一会,终于穿过这片森林,来到一块辽阔大地之上。旅行者看着一望无际的平原感到非常激动——从远方吹来的微风轻抚着他那饱经风霜的脸庞——他兴奋地继续延着小道前行。

旅行者翻过一个小山坡,来到一片壮阔的花海前。他激动地从山坡上冲了下去,去享受花给他带来温柔。在离旅行者不远处,站在一位画师——画师带着一个金框眼镜——他正比量着眼前的风景。旅行者好奇地靠了过去。画师被突然出现的旅行者给吓到了一跳,但也很快平复心情,对旅行者说道:

“我住在这里这么久,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旅行者了,最近世道太平,但没有人愿意出来旅行了,这些美丽的风景也只能我一个人独享了。”

画师一边感慨着眼前的风景只能被他独享的寂寞,一边放下手中画盘,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自豪地欣赏着眼前他的杰作。旅行者把头探过来一起观赏——画纸上惟妙惟肖的花朵令旅行者沉醉其中,他不由得向其多走几步以看得更清楚——画师得意地看着眼前这个沉醉于他画作的人,不自觉地昂起头,骄傲地继续摸着自己胡子。

随着一阵强风呼啸而过,大量的花朵从地面飞扬到天空。旅行者被大量的花瓣包围在其中,享受着这种独一无二的感觉。而画师却皱紧眉头对旅行者说到:

“马上要变天了,旅行者,我劝你赶紧离开这里。因为,如果再晚一步你就看不到真正绝美的风景了。”

旅行者失落地再看了一下眼前这个绝美的画作,然后把背带收紧,准备离开这里。突然,画师叫住,旅行者说道:

“旅行者,你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我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我给你一根我私藏的桂枝吧。”

说完,画师从放在他画框旁边的工具箱里面掏出一根桂枝递给旅行者。旅行者接收下这个桂枝,然后对着画师连鞠几躬,离去了。

“旅行者,祝你旅途愉快。”

旅行者把这支桂枝插在自己包的上方,然后延着刚刚画师指的路继续前进。

花海逐渐落没于地平线。道路旁边的树木随着越走越深开始渐渐变得腐烂发霉,非常严重的恶臭味道从地面涌入进旅行者的鼻子里。旅行者无法忍受这股臭味,只得紧紧掐住自己鼻子痛苦地前进。过了很久,但又没有很久,旅行者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来到一个陡峭的悬崖之上。

旅行者站在悬崖上,把底下的风景一览无余地尽收眼底——不论是那展翅翱翔于天空的鸟群,还是远方险峻奇美的山峰,亦或是下方一望无际的平原和从不晓得多远处流过来的溪流——它们共同为旅行者演奏了一曲完美的交响乐。

旅行者坐在悬崖上,开始享受美景。他,似乎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一股微风掠过他的衣服,被他插在胸口的花掉落了下来。这些花朵每每接触到旅行者衣服都变成了一条条血迹。

波斯菊,月桂花,水仙花都变成旅行者衣服上的血印,旅行者头上的月桂也顺着风慢慢从头上滑下,掉落在地上变成一把利刃,唯独那朵枯萎的含羞草却在这个时候重新绽放了。旅行者突然心急了,他转过身去匍匐在地上,把那些从身上掉落下的花朵逐一吃掉。

他在干嘛?

旅行者双眼无神地盯着前方连绵不绝的山脉,但在他的眼里那只不过是一排排站在他面前嘲讽他的人罢了。他低头望向刚刚还在飞翔的鸟群,却没有发现它们的身影。旅行者看着被血染红的河流才发现刚刚一直浮在上面的原来只是鸟群的尸体罢了。旅行者终于忍不住了,对这些哈哈大笑起来,他的脑子里面充斥太多声音:

温柔的妇人站在他面前讥讽着说到:

“就你那个丢人现眼的模样还想看绝美风景?你配吗?”

高傲的骑士拿起配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嘲笑道:

“你这个废物也能看到想要的风景?”

自负的富商和卑贱的奴隶这个时候也转头背对着旅行者耻笑着:

“这个傻子居然想看风景!哈哈哈。”

学识渊博的画师拿着画笔的手靠在额头上懊恼不已: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旅行者呢?”

旅行者抬头看着这些人,他的眼睛里早已没有往日的光芒,他在众人的讥讽中疯狂思考着。

旅行者饿了 旅行者困了 旅行者累了 旅行者手疼 旅行者脚酸 旅行者心绞 旅行者想家 旅行者想吃米饭 旅行者想喝水 旅行者想睡觉 旅行者三餐吃了什么 旅行者应该站起来 旅行者应该坐下来 旅行者应该躺下来 旅行者是旅行者 旅行者是波斯菊 旅行者是月桂花 旅行者是水仙花 旅行者是含羞草 旅行者是桂枝 旅行者是我 旅行者是你 旅行者是他 旅行者是她 旅行者是它 旅行者应该跳下去 旅行者应该跳下去 旅行者应该跳下去

旅行者应该跳下去。

想到这里,旅行者不禁胆战一下。他尬笑着看向远方,心里琢磨着自己怎么可能会做那种蠢事呢?他应该回去了。

旅行者站起来背上包准备往后走时,那个被旅行者放到桌子上的闹钟却鬼使神差地出现在他的背后。旅行者一脸诧异地转过头看着那个闹钟。站在它面前,他心里感到奇怪和害怕。他小步跑过去,准备伸出手去把闹钟拿起来。突然,闹钟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那个声音是如此尖锐,如此痛苦,就跟有人在旁边哭喊一样。旅行者忍受不了这种噪声。他冲过去想把闹钟关上的时候。

旅行者突然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把头埋在双腿之中。前面依旧是那个风景,那个美轮美奂的风景。旅行者笑了起来,他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不早了,该收拾收拾一下回去了。

旅行者依旧跟他之前一样,从地上站起来,背上包,准备往回走。却未意料到在他刚转身的时候,出现了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他面前——那个人低沉着头一动不动——旅行者感到害怕,他猛地给了自己一拳,希望自己能够从虚幻的梦境中醒来,但是那强烈的疼痛又让他感觉无比真实。站在他面前的旅行者抬起头来,面目狰狞地冲过来,把旅行者往下推去。

旅行者就这样看着自己把自己推下去,满脸的是不可思议和害怕,而站在崖上看着旅行者掉下去的旅行者却咧起嘴巴笑了。

闹钟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旅行者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还在家里面。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摸了摸自己肿胀的头,苦笑着。虽然做了噩梦,但是旅行者还是要去履行自己的诺言。他把闹钟关掉,起床,去洗漱更衣。

而在那个破床之下,是无数个被拍扁的闹钟。

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