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了Havana

仍记得那时离开
了这座城
已有 自由
没有 1 2 来告诉应抵何地
应事何事


绵 微

轻抚肩背
已然自由解脱
挣脱专制暴虐的锁

(吾母如是言)

所以踏上飞机
远走高飞




大厦与大厦 云









家,消失不见

要去往何处?

抵达希望之方
抵达机遇之域

(吾母如是言)

于彼处我可恣意成为我所想望之人

最终还是明白

那个不能成为的独一无二之人
就是自己

格格不入的自己

笨嘴拙舌的自己

那个不一样的自己

任吾家逝去
是为了什么?


希望?
机遇?



不知道。
,havana已亡
因为, 无法回心

(吾母如是言)



新家所
新枷锁
加于我


吾之新家尚不安康
吾之旧家业已死亡
能去哪儿呢?
不是这儿。
亦不是havana。
每到一城便杀死一城。

只是想拥有
属于某处的感觉
却怀疑是否真的将会拥有。





— | Hunt2021 | 在美国的外星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