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魂的假日
评分: +9+x

“嘿,伙计,国王昨天将魔王擒获了,你听说过了吗?”

“啊,什么时候?我回去看看。”

“等等,你往哪里走?来这儿。”

“哈?你在开玩笑吧?这不是森林嘛?”

“你脑子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跟我来……”


“我已经警告你很多次了,可是你仍然搞砸了这一切,显而易见,你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我会把你赶出去。”

加德先生一如既往的冷漠——距离戴维斯上次被教训才过了几天,起因则是戴维斯早上忘记了喂养加德先生心爱的狗。同样的,戴维斯也已经饿了很多天了,干瘪的皮囊行动起来十分僵硬,外面下着大雪,看上去软乎乎的,像甜甜的棉花糖——戴维斯记得上一次吃棉花糖还是很早之前呢。

雪叠的很深,戴维斯一出门就陷进了雪堆中,脚下是蓬松的冻土,不带一点坚硬的冰碴子,看上去像某个魔法师的杰作,戴维斯不清楚,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神往,当然啦,得先填饱肚子。

“你在那站着做什么?快点滚出我的地盘。”加德先生执着长鞭说道。随后便狠狠地抽了下去,鞭子的爆鸣吓坏了胆小的雪花,它们四处逃窜着,和戴维斯撞了个满怀,顺势把他掀翻了。

戴维斯倒在雪里,眼中满是炽热,似乎能把这一切融化,他刨了一口绽着鲜红的棉花糖,甜甜的,和记忆中的相差无几?谁知道呢,戴维斯已经不在乎这一切了,记忆才不能吃呢。腹中的空洞感似乎减弱了不少,但是喉咙里的冰凉刺激着他的胃部,多了一层麻木,这样的感觉还不算糟。

在之后,戴维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加德先生的庄园,顺势朝着庄园大门啐了一口,只感觉喉咙中有温润的东西蠕动,舌头一翻,带出一丝血腥味——是被痰刚刚带出来的。

香喷喷的鲜红棉花糖会引来狼群吗?


我和他相识大概是在一座城邦内,我记得我从床上醒来,睁眼便看见他坐在我的床边——很奇怪,我似乎记不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身边没有任何武器,所以我没有资格去猜疑他。

“我救了你。”只听见他用沙哑的嗓音轻声说道。

“可是……你看,我没有多余的报酬可以给你。”我以为他是想要索要报酬,脱口而出了一句。他听见后似乎有些悲伤,我只当作他为没有报酬这件事而失落。似乎一切都变成了融合在基因中的条件反射——我知道,在这个王国,人们都是这样的,贪婪、欲求不满。

“我不需要报酬,你想知道发生什么了吗?”他清了清嗓,继续说道,“这里是森林,我们在山洞中,魔王的法师震坏了你的脑髓。”

一时我有些听不懂他话中的意思,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也没再多问,随后他从衣兜里拿出一张募集令。

募集令


在我们国家边界的德恩森林内出现了一只魔王,已造成多名奴役失踪,目前我们在募集勇者前往讨伐——在其威胁到贵族人员之前。我们都不希望事情变得越来越糟,不是吗?请各位勇者竭尽全力,失败逃跑者将被斩首。

“谅你也不懂,怎么样,和我去讨伐魔王?”

“听上去蛮危险的,不过,算我一个。”

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微笑——这微笑看上去非常僵硬,脸庞似乎是放雪地里冰冻过。随后伸出满是冻痕的手,示意我握住:“我叫戴维斯,是一名勇者。记住,魔王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他的声音缓缓的在屋子里面回荡,是的,久久回荡,迟迟没有散去……


“哥布林是一种矮小的绿皮魔物,它们牙齿很锋利,可以做成武器,血液呈绿色,可以下药……”

“呦,这么刻苦?看来脑子还没完全坏掉。”在我读书的时候,一个高瘦的身影从门后走出来,伴随着狡黠的笑容说道。

“当然,很快就要出发了,不做点充足的准备怎么行?”我放下了书,回答他,“这是第二遍了。”

“好好看吧,这书里的内容可好着呢,不会骗人的。”他摆了摆手,转身离去了,他缓缓而去的背影反射着五颜六色的光。

很快就到了出发的日子,我们出了城邦,来到了森林中,周围闪烁着魔物的身影。“放心,这里是瓦德奇城,里面住着的全是魔王手下的邪恶贵族和邪恶奴仆。”进入森林后他向我说道。

我们走在路上,森林的土路却意外的坚硬平整,周围的环境似乎有些异动。这让我不得不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

“握好你的剑。”他说道,随后对着前方大声说了一段我听不懂的话,“是瓦德奇方言。”戴维斯悄悄低下头说道,“那有个城邦哨位,我们的谈判失败了。”

面前突然跳出来一只哥布林,佝偻的身躯胡乱挥舞着长刀,向我们冲刺着,戴维斯用盾牌架住了它的攻击,顺势抬剑砍断了它的半边脸,鲜红的血液从剑尖一直流淌到手腕。

“你没事吧?”我连忙跑过去查看他是否受伤,他没有回应,只是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姿势,彰显他的成功。

“我们杀了哨兵,这下将会有不少恶战,我需要你的帮助。”戴维斯突然严肃道,我微微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募集令

魔王带领它的爪牙入侵了我们的城邦,请各位勇者立即出征讨伐——在其损失更多贵族利益之前。各位勇者必须甘愿为贵族利益献出生命。失败逃跑者将被斩首。

戴维斯从树上撕下来一张募集令,端看着。

“我们真的不用回去吗?城邦受到了入侵,所以显而易见,这片森林里没有魔王。”我突然问他。谁知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让我倍感疑惑,可是他好像没有注意到我的神态,并未回答什么。这些天屠戮了不少魔物,尤其是哥布林,衣服都快被它们的血液染红了。

“哈,有意思,这个地方还有一些魔物需要杀,你先回去吧,我留在这里。”戴维斯突然抬头说道。

“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当然,你可以先在‘森林’外围等着我,不出意外的话我明天就能办完这一切,然后,我们回家,去度假怎么样?”他爽朗的笑道,随后冲我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可是……”我感觉到有些蹊跷,但是他早就走远了,我便离开了森林。


“说实话我对此……十分惋惜……”

“等一下,你他妈给我先等一下,断头台上的人是谁?”

“魔王。”

“放你妈的屁,周围全是魔物,你告诉我他才是魔王——一个正常人?”

“哈?你觉得我在撒谎?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只是一介奴隶,不过我有自己的傲慢,这个王国糟透了是真的,但我建议你不要用同一种目光审视这座城邦里的人!”

“原……原来他说的都是对的……那些哥布林呢?我……我不敢相信,求求你,告诉我我现在看到的都是骗局,求求你了……”


断头台上的魔王光着上身,胸膛遍布着抓痕和咬痕,大概是狼咬下来的吧,令人触目惊心,不过他高昂着头,上扬的嘴唇让他看起来没有一点紧张感,我想起了那晚他狡黠的笑容……

“10”

“9”

“8”

“7”

……

“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们抢走我的棉花糖。”

他最后的遗言掩盖住了铡刀的呼啸声。


“等一下,你要去哪?是不是我刚刚说话有些过分了?”傲慢的奴隶一声惊呼,看向前面那跑的飞快的人,追了上去。

“这里一定还有东西的,一定有。”魔王的尸体被抛投在了一棵树下,这里长满了青草。

“啊你不要翻弄尸体了,好多血,真是的,这里面有什么?”奴隶发着牢骚,不过仍然陪伴着那悲恸的人。

“找到了!”

“什么?”

那是一张字条。

“这真复杂,我不识字,你念给我听听吧。”奴隶说道。

“我提前去度假了,抱歉啦,违背了我们的约定,在这段时间里可不要想我哦!”

“落款——戴维斯,邪恶的魔王。”奴隶趁机接话道。

“等等,你不是不识字吗?”

“戴维斯是一个伟大的勇者,我知道的。”

“原来如此,所以现在魔王的爪牙,哦不,勇者的侍从也该拎起他的剑喽,他会把魔王的头砍下来。”

“而我,会成为勇者侍从的侍从。”

二人嬉笑着进入了森林深处。

当晚,森林被人们的喜悦声淹没。

“我们已经在度假路途中了。”侍从说道。

越来越多的勇者涌入了森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