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
评分: +27+x

三年前,我想让他给我一个誓言。

两年前,他曾答应过我给我一个誓言。

他对我说:我发誓我不会离开你,我们是云的族系。我们生来便不可分离,我们是一体的。我们即是空中的万抹云。

他对我立下了誓言,但誓言在一年间灰飞烟灭。

仿佛是在一刹那。

有时我会飘到天空上,遥望着他曾离去的方向。他离去得多么平静啊,甚至于连一句告别也没有留下。有时我也会想起他的誓言,但那誓言早已离我而去。

有时,我也会立下誓言。我会对所有人说,我将永远等待他回来,因为我与他已经不可分割。我们是同一抹云彩,我们是同一缕风。但他已经将他的誓言撕碎了,那么我呢?我是否也应该跳向空中,向上缓缓流动,流向碧蓝的天际?但我终究没有成功。

我曾经试过放下那誓言。

但天地,花草,乃至于一切人民,自然,一齐对着我说不,它们故作柔和地轻抚着我的脸颊,它们无时无刻不让我想起那个离去的他,让我想起他的破碎,让我想起我许下的誓言。

樱花又开了么。然而也许仅仅是几十个小时,它们又将熄灭在万丛花海中。它们只是花海中最轻小的一盏灯,散发轻轻的光芒,尽管也许无人在意。花开花谢,这都是无法避免的事。他走时,樱花是开还是谢呢?他是否看见了最秀丽的那一朵,以及那花瓣上他写下的誓言?他是不是已将它摘下,带走,轻轻地留作最后的纪念?

有时,我也会想,为什么他能放下得那么坦然呢。仿佛那誓言不存在一般。

我是誓言的囚徒。我已经手染鲜血。

什么是誓言呢?我曾经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也许它就是一种束缚吧。也许它注定将会在生命中的某个时刻把我们禁锢。也许我们本可以在天地间自由穿梭,也许我们本可以勇敢地过着我们的生活。但誓言会将它们一起打破,它会让你想起:你曾经所做的,以及你现在必须做的一切。

有时,我也会在云层间,等待着他。

我还在思考,他是谁呢?他仅仅是云寂吗?他是不是我许下的另一个誓言?也许有些事情生来便已经被锁在了漆黑的心室内。你试图把它解救出来,但你迟早会发现你做不到。

我做不到。

记得有谁说过,你做不到,那就是你不够想。

我不够想。我终归只能回到由誓言圈成的原点。

云寂究竟去哪里了?他是否只是一个我臆想出来的人?也许世界上从未存在过云的族系?也许世界上只有无尽的誓言。誓言把整个世界围成了我们所希望的样子,也仅仅是我们希望的样子。

“我发誓,我将…”

“我发誓,我将…”

“我发誓,我将…”

人们无尽地发誓,人们规划着他们的未来。人们会在某一刻想起他们的誓言。它就是一个魅影,存在于人们内心的暗影中。尽管一切仿佛都能向一切方向发散,但誓言将它们驱赶到同一条路上。人们逐渐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人们什么时候才会放下他们的誓言?

我承认,我失败了。

在城市里,人们用誓言终结未来。

在云层中,我用誓言终结我的心。

世间再无云族。

他再也没有回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