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短故事二则
评分: +45+x

1


那个女生一直被视作班里的怪类。

尽管成绩很好,上课也很认真,但她就是没有办法融入班级集体中去。但说实话这也是她自找的——每天到校,她的头箍上都要别着一朵大大的月季花。

从她到校的第一天开始起,老师就劝她不要整天头上戴着朵花,可她显然从未在意过这个意见。虽然校规里面没有任何明确的规定指出女生头上不准戴花,但是早操的时候还是很影响集体形象。她身材高挑,长得也挺别致,站在一众女生中显得尤为瞩目。这本身不算什么大问题,但是加上那朵花之后,这事情就值得探讨一番了。

她到校后两周,就是运动会了。运动会开幕式的其中一个项目,便是以一个班级为集体,做早操;除非意外情况,否则每个人都必须参加这个项目。做操最整齐的班级可以拿到奖状。班主任对这个奖项可谓是虎视眈眈,全班都为这次集体早操准备了好久。

运动会那一天,她头上的月季开得特别鲜艳。包括她在内,每一个人都跳得非常认真。那朵月季在36人的方阵中显得尤为瞩目,雪白色的花瓣迎着轻柔的晨风轻轻摆动,像一身白衣的精灵在跳舞。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头上的月季上,哪还有心思去评判这个班跳得整齐与否?尽管每个人都跳得很认真,但他们连半个奖都没捞到。

从此以后,她便在班级中被孤立了起来。没有人愿意与她交朋友,但是愿意对她恶作剧的倒是大有人在。老师总是喜欢让她回答特别难的题目,一旦回答不出来就要站一整节课;男同学以她为主角编了各种各样的恶心段子,传得全校都是;女同学都特别喜欢扯她头上的花瓣,每扯下来一片,她的眉头便要疼得皱起来。可奇怪的是,尽管每次花瓣都被摘得精光,第二天那朵月季还是完好如初。

同学们视她为怪胎,更加疏远她了。

很快,自从她转到这个学校就已经过了一个月了。恰逢中秋节,天上的月亮格外的圆,向校园里投射着清冷的光辉。她是个住宿生,没有像大部分学生一样回家。那天,她同寝室的室友隔着窗就看到她正在往宿舍大楼的方向走,正想着迎上前去狠狠地恶作剧一番,拔光她头上的月季花瓣;可她却在宿舍楼前空地的最中央停住了。

月光洒在她的脸上,映射出优美的身体轮廓,像个仙女。她将身上披着的校服外套脱下来,扔在一旁的地上,露出雪白的睡裙。她头顶的月季从未如此鲜艳美丽过,散发出的清香隔着几十米远都能闻到。当银色的月亮挪到她头顶的正上空时,她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飘了起来。她的身躯显得如此轻盈,一阵风都能把她托起来。

她越升越高,越升越高,朝着月亮的方向渐渐飘远。地上除了那件校服外套以外,什么都没剩下。


2


华华是个新晋狼人。

按照狼人的传说,每到月圆之日,浓密的深灰色长毛便会覆盖他们的全身,尖锐的獠牙从他们的嘴里长出来,口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流。原本短短的指甲变得又长又利,像铁钩一般弯曲着,随时准备着紧紧扒住猎物,在其身上留下又长又深的伤口。

可能女生们会特别害怕狼人的传说吧,但华华可不怕。就像任何一个有点中二病的男生一样,在他眼里,狼人简直是世界上最酷的东西。事实上他也确实很符合狼人的气质:他的双眼呈现出罕见的琥珀色,当他眯起眼睛瞪着人家时,一股寒气便会从对方的脚底油然而生,很快遍布全身,好像站在他对面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少年,而是一只饿狼。

但华华不是这样的人,其实他特别腼腆。他对每个女生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的眼神伤到了她们。他会在女生淋着雨的时候主动给对方打伞,还会在不怀好意的其他男生调侃某些害羞的女孩子时义愤填膺地挺身而出。

可是他还是不受女生欢迎。所有的姑娘都躲得离他远远的,即便是他的同桌晓梦也是如此。华华自己觉得对晓梦已经够好了。粗声大嗓的他每次对晓梦说话时总是柔声细语,生怕吓到了她,尽管他自己也知道女孩子的胆子也不至于那么小。但晓梦还是很少跟他说话,除非是他来请教题目,否则一般他们俩之间基本不会有什么语言上的交流。班上其他的男同学或多或少都有一两个异性朋友,只有他,不仅没有异性朋友,连其他男生都常常敬而远之。

久而久之,华华感到很失望,继而是愤怒。这也就很好理解为什么当华华知道自己即将成为镇上下一任狼人的时候,那股兴奋劲了。他要让那群女生知道,啥叫真正的可怕;他要让那群女生深深地记住,仅仅凭借着外貌来疏远一个人,是件多么令人不齿的事情。

今晚的月亮格外的圆。华华一个人站在没有人的院子里,等着月亮逐渐升到他的头顶。他已经事先打听到了班级里每个同学的位置,并且制定了详细的计划。他不打算咬死与他朝夕相伴的同学们,但至少也得让他们学到些什么,而恐惧是最好的老师。

华华感觉到一股寒气从骨髓里冒出。他的獠牙从嘴里挤了出来,有点生疼;头发陡然变长,很快覆盖了他的全身;鹰钩般的爪子在泥土上抓出了几道深深的印子。他抬起头,面对着正空中的大银盘,发出了一声凄厉的狼嚎。

“嗷————呜————”

他知道自己的第一站在哪里。晓梦家就在不远处,最近一段时间她的父母出差去了,家里只有她一个人。铁门上了锁,可是对于他来说形同摆设。他三两下便撞开了门,径直闯了进去。

晓梦在厨房里忙活着些什么,听到巨大的响声,她走到客厅里想看个究竟,却被一头硕大无朋的,会直立行走的灰狼扑倒在地下。琥珀色的眼睛狠狠地等着她,粘稠的口水悬在尖锐的獠牙上,随时都要滴下来。

“华……华华?”她试探着喊出狼人的名字。她认出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那是只有她的同桌才会拥有的双眼。

狼人愣住了。他松开爪子,显得茫然无措。

短暂的对峙之后,晓梦伸出手,一开始有些颤抖,但还是坚定地触及到了狼人的鼻尖。她知道自己的同桌是个温柔的人。看着眼前庞大的怪物眼里抑制不住的慌乱和惊讶,她笑了出来。

“这么大火气干啥。中秋节到了,我给你准备了月饼,很好吃的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