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Lecana吹进我父亲的法院,气喘吁吁,胡乱地四处打量。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转向我们。

“夏,”她喘息道。

父亲惊异了一刹那。

“孩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他们……她……她离开了。”

“谁?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秋!她…她走了……”

“什么意思,走了?”我问。

“我,我不知道。是夏,夏他们。他们做了些什么,然后秋就消失了。

说完,她举起了她所拿着的东西,一个朴素的木制面具。当然,我们都认得是秋的面具。我父亲紧张了,他知道一些事情。

“Sander!”他冲他的夏至日大声喊道,一个秃顶的矮个男人冲了进去。

“臣在,殿下?”他紧张地望着我颤抖的妹妹。

“把我的女儿送到她的房间,然后立刻呼叫其他人。”

他转向我。

“季风,找到你的兄弟。我需要马上和他们谈谈。”


从来没人能轻易找到我的兄弟们,他们就喜欢这样。既像我们的父亲那样固执而反复无常,又像他们的仙女母亲一样轻浮。Kiri更容易追踪些,我发现他穿过了瀑布。他听到我来了。

“弟弟。我觉得这不是一次社交。“

我讨厌这种感觉。Kiri总像知道一些他不可能知道的事情。

“恐怕不是。父亲让我找你 - ”

“是的,是的,我知道,夏所做的丑恶事情和我们亲爱的妹妹。我需要做什么?”

“秋的孩子。你知道在哪里找到他吗?”

“当然!兄弟们在同一处时总是会争斗。“

“我们需要你把他带到法院。”

“啊。好。这不是件简单的差事。那个男孩……喜怒无常,而且从不喜欢作为侍臣的生活方式。“

我瞪着他。

“哦,好吧,我会找到它的。但我不会喜欢它。”


Barasatta更难找到。事实上,他找到了我。当我打完猎返回时,他坐在我的篝火旁。

“季风!我们的哥哥告诉我你需要帮忙。”

该死的。我早该料到Kiri知道他在哪里。

“他是对的。是关于父亲的。“

“像老山羊的差使一样工作,呃?”他笑了起来。 “之后怎么样了?”

“Seco。”

“夏的小混球?他在和那些叛徒打交道吗 ——“

“他走了。夏一直在用来对付他的敌人的东西。我们需要你去找他。”

“我知道”他笑了起来,令人难以忍受的自负。 “我开始寻找了。其实我已经找到了他。”

“什么?在哪里?”

“哦,四处皆是。不用担心,亲爱的弟弟。”

接着他飘飞离去,风中闪过一道高傲的雷暴。

在几个小时之内,太阳就会一如既往地升起,一如既往的压抑。

——摘自Mónos的“季节的生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