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允许我张开双臂拥抱你
评分: +26+x

我坐在这破旧的图书馆里。

来自无数位面的借书者从我面前走过。

在我的身前,身后,身侧,都有像我一样姿势的人。他们睁大希冀的眼睛,寻找着自己的同乡,期盼着回到自己的家园。

我从未抬头。漆黑之物吞噬掉了我所牵挂。

我枯坐,我枯坐在这破旧的图书馆里,我心死。从决定来图书馆的那一刻,我就明白。

直到今天清风徐来。

她从书与书之间的深处走来。

我看,我看见,我看见她,我看见所爱之人。穿着素色的长裙,从我记忆的深处走来,没有改变丝毫模样。

我曾感受过的幽香钻入我的鼻腔,我所日夜企盼的人出现在我身旁,我失去的情感正在回归。

来到图书馆以来的枯寂消失了,我的心再次奔放而热烈。带着难以置信,我向她伸出手,她向我伸出手。

然后梦醒了。

我记起今天是她的生日。

我不能再强迫自己忘记,久远的情感重新回到心间,我又成了那个青年。


我走向图书馆的深处,那有我想要找到的帮助。

穿过了无数个书架,经过了无数个房间,我在我所寻找之物前停下脚步。

全知全能的祈愿者坐在我的面前,万千触手伸向四面八方,感知着众生的情感欲望。

“让我回到过去。” 我送出我唯一的愿望。

“你得付出代价。”

“我以我的生命。”

“不够。”

“我以我所知晓的一切。”

“不够。”

“我只要十分钟。”

我看见祈愿者的九只眼睛同时一闪,一股浊气从它身躯中散出。

“你何苦。”

“今天是她的生日。” 我知道祈愿者会明白我说的是谁。

你曾度过无数个所爱之人的生日。”

“今天我梦见她,这是我无数年唯一的梦,这是上天对我的提示。”

“你所经历的时间足以让你忘记。”

“岁月只是让我洗去多余的情感,所余留的只有对她最后的爱恋,因为独一无二,所以闪闪发光。”

“你的情感蒙蔽了你的眼,你一旦归于过去,必定沉沦。”

“那是我的事情,只是创造出另一条分叉的时间线而已。”

祈愿者的万千触手停下了,它盯着我,我不客气的回盯。从来到此地后从未睁开的眼,睁开后仍不显得软弱。

祈愿者屈服了,它揪断头顶的一根光绳,谨慎地拉到我的面前。光绳不安地扭动着,展开一条细细的缝

“这是她死去前的十分钟,记住,除非你求死,否则不要改变任何事。十分钟后我会将你拖离这条时间线。

我跨进光门,唯留祈愿者在我身后复杂的眼神,似乎猜到我要做的事。


我又看见了她。

不是梦境,不是虚幻,她切实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青葱岁月里的炎炎夏日,我们走在白杨树下的碎石道。

她像我记忆里那样柔美,发现我突然住口不语,好奇地回过头来。

我感觉心跳漏跳了半拍。

“怎么了?”她的声音几乎让我热泪盈眶。

但我知道,所有的一切将在七分钟后结束,她会死去。届时的我不会再有值得交给祈愿者以改变结局的东西。

于是我做出了决定。

“我明天要离开这座城市。”我撒了个小谎。

她被这突然的消息震住了,一时没说出话来,但我看见她的眼睛满是不解。

“可能再也不回来。”我继续着谎言。

她终于开口,向我抛出一连串问题,我装作没听见,只在心里为那声音摇曳。

“我想…”说出这话的前半截就让我几乎用掉了所有力气。

“抱抱你。” 我感到心跳停止了,我知道她知道我一直以来的心意。

奇怪的表情从她的脸上掠过,她终于展颜一笑:“好。”

我慢慢地张开双臂,轻轻地把她抱进怀里,就好像拢着一件稀世珍宝。我感觉到她在微微的颤抖。我把脸埋进她的头发,有眼泪从眼角滑下。原来这是如此容易,但我以前从没有勇气。

心结悄无声息的解开。

还剩两分钟。

我松开双臂,看着她,说出此生最后一句话。

“谢谢你,让我再无遗憾。”

随后狠狠把她推开,独自看着从地面冒出的漆黑之物。在图书馆的岁月让我知道,它每次出现必须淹没一人。

三十秒。

我冲向那团黑暗。如果我们二人必须有一个死去,我会选择自己。

十五秒。

我跃入黑暗,我听见祈愿者在虚空中无奈的言语。

五秒。

我的眼睛被黑暗浸没,最后一眼看向了不知所措的她。

然后一切结束。


祈愿者在图书馆里沉默着,扭曲的触手在一瞬间静止下来。良久,悠长的叹息从它的嘴里发出,仿佛来自无数年代前的远古,吹拂过苍老的书页。

“固执的人类…多情的人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