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亨特和他的快活奴仆,又名所希冀的童话,或称一曲生命悲歌
评分: +25+x

格林·亨特和他的仆人茨维塔走在土路上,仆人扛着老爷的行李快活的向前走,格林老爷骑着栗色的好马不紧不慢地跟在仆人身旁。

茨维塔唱着欢快的小曲:“走在那大路上,花儿对着我笑…”但他的脚突然踩到了一块尖锐的石头,一下跳起来,手里的行李撒了一地。

格林老爷面带怒色:“茨维塔,你这粗心的家伙,瞧你干的好事!”

“老爷,这不能怪我,您给我的鞋底太薄了,挡不住这小石子的一扎。”茨维塔一面收拾着地上的东西,一面快活的回答。

“茨维塔,没有看路就是没有看路,不要为你的马虎找借口,现在捡起地上的东西,路还有很长一段要走。”格林老爷有些不快。

“亲爱的老爷,我正在捡呢,您瞧,马上就好。”快活仆人收拾好了地上的东西,仍然向前走,嘴里还和格林老爷说着:“我的老爷,我本以为我的鞋底可以挡住那小石子的,可它的确太薄,您应该给我换一双结实的皮靴。”

华贵的老爷笃笃地骑着高头大马,嘴里却是一顿破口大骂:“茨维塔,你这不知好歹的东西,你知道多少领主的仆人饭都吃不好,你有饭吃有衣穿,还管那鞋底做什么?”马的脚步慢了下来,格林老爷挥起马鞭,抽在这可怜畜生的身上,马儿一声悲鸣,又小跑起来。

快活的仆人没有再说话,他记起了奴仆守则第四条:奴仆的一切物品,无论优劣,都是主人的恩赐,应当心存感激。茨维塔于是穿着那双破鞋,快跑着向前进。

可那华服老爷仍然不罢休,再次冲着仆人开口:“茨维塔,我不希望你再分神,因为你刚才的摔倒就是一个愚蠢的错误,连我胯下的马都不会犯。”

快活仆人不得不开口:“亲爱的老爷,我的一切都是您给予的,对吗?”

“那是当然。”

“那么我的一切举动,也必须符合您的旨意吗?”

“那还用问吗,茨维塔,你这家伙想干什么?”格林老爷凶狠的瞪着自己的仆人。

“那我摔倒也应该是您的原因,因为我的一切举动,一切物品都属于您,所以我所犯下的错误也应该属于您。”快活仆人大胆的开口,脚仍急急的向前走。

格林老爷想要骂他可怜的仆人,却发现中了那快活的茨维塔的圈套,于是他又挥起马鞭,这一次抽在那仆人的背上:“茨维塔,不要耍小聪明,给我急急好好的向前走!”

快活的仆人发出一声哀叫,身上的粗布衣服破了一条大口子,还有丝丝鲜血往外渗。他不敢再说什么,奴仆守则第十七条:不要与主人顶嘴,因为主人所做的都是绝对正确的。

但我们的贵族老爷意犹未尽,又在那可怜仆人的后背抽了几鞭子,以显示他的权威。茨维塔向前扑倒在沙地里,现在不光是行李散落一地,仆人的脸也划破了一大块。

“我的茨维塔,你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是第二次摔倒了,看看你自己,像个可怜的乞丐。”老爷假惺惺的问茨维卡。

曾经快活的仆人坐在地上,哭丧着脸看着他的老爷:“我的老爷,因为您在我的背后——不,老爷,那是因为我看见前面有一只像人一样大的老鼠,然后分了神。”

格林老爷满意的开口:“这就对了,我的茨维塔,你勇敢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那就收拾好东西,我们继续向前走。”

曾经快活的仆人慢慢地捡好东西,带着脸上的伤口和背上的血,站起来往前走。格林老爷快活地骑着栗色大马,跟在仆人旁边向前进。

前进的路上出现了和人一样大的老鼠,在天空中飞的鲸鱼,没有脚却到处跑的猪和吃肉的小绵羊。我们可怜的快活仆人也一次又一次的摔倒,终于被他亲爱的老爷抽翻在了田野边的水沟里,和那金黄的麦浪。

两只白色的鸽子在高空中盘旋着,一只飞下来啄格林老爷的眼,一只飞下来咬格林老爷的肉。我们尊贵的老爷痛的翻下马来,一边叫着:“停下,你这卑鄙的畜生!” 格林·亨特一头栽进了路旁的枯水井,撞断了他的脖子。两只白鸽一只衔走了格林老爷的眼,一只咬下了格林老爷的肉,庄重的放在不动弹的奴仆身上。

茨维塔的双眼再次睁开,他忘记了曾经华贵的格林老爷,依然快活的走在那乡间的土路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