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离去之鸦,再无奇迹之城
评分: +35+x

这是一座伟大的城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常常这么说。

它有悠久的历史,英雄的先辈,辉煌的过去和优美的风景。这座屹立于大陆之东的雄城,曾是无数人向往的地方。这里的居民被外人羡慕,这里的物产被外人争抢,这里的城门永远人满为患,游人如织。

但这一切随着鸦群的到来画上了句号。

没人能说清楚鸦群从何而来,它们突然出现在这座城市的上空,并不再离去。

起初,乌鸦们只是在天穹上发出几声嘶哑的叫声,以宣布它们对这里所谓的主权。它们得意洋洋地在低空飞行,引起人们的惊叫。

随后,这些乌鸦开始登堂入室。它们拖着丑陋的黑色羽毛,肆意穿行在城市里每一处地标,每一个角落。它们掀起游客的帽子,在旅行包里排便,幸灾乐祸地引发骚乱。

每到傍晚,鸦群就飞上天空,有规律的组成一个巨大的圆环。圆环在地上映照出一片浓重的黑影,将光鲜的城市归入黑暗。而随着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下,属于鸦们的狂欢也拉开了帷幕。它们不再小打小闹,啄食着人们的眼球,撕扯着人们的衣服,叼走人们的珍爱之物。

这些丑恶的东西毁了这座城市。老居民们又开始这么说。人们不再前来瞻仰雄城,昔日万人空巷的街道冷冷清清。

人们想要反抗了,他们拿出长剑,举起鸟枪。子弹在空中乱飞,却至多刮下一片坚硬如铁的羽毛。在白日里,愤怒的猎人四处搜寻着鸦的踪迹;而到了深夜,邪恶的鸦就飞进猎人的家里,偷盗他的衣物,扯烂他的面孔,啄死他的孩子,还把那个幼小的死尸叼到城市的顶点示众。

猎人也胆寒了,无休无止的报复磨灭了他们的斗志,乌鸦就像附骨之蛆纠缠着他们的生活。于是他们举手投降,像那些甘于平庸的居民一样,屈辱地忍受着鸦的嘶叫。

在猎人之后是勇者。他爬上了城外高山的山巅,挥舞着长剑向鸦宣战。

他强有力的手撕扯下鸦的羽毛,露出一片片血红的肉;他锋利的剑插进鸦的肚腹,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他在山顶上战斗了三天三夜,脚下堆满了鸦的羽毛。

勇者感到疲惫,乌鸦似乎永远斩杀不尽。他用剑拄地,大汗淋漓地喘息。

仍盘旋着的鸦俯冲而下,抓瞎了勇者的眼。后者发出一声暴怒的大叫,盲目地挥动着手中的兵器。鸦们一拥而上,渐渐地覆盖了勇者的每一寸肌肤。

再上山的人们,只能看见一具还残存着血肉的白骨。

剩下的人们都胆寒了,他们承认了鸦,忍受了鸦。乌鸦们再一次肆意妄为了,如同暗夜的君王,就好像它们一直是城市的主人,从未离开。

浑浑噩噩地活着也是活着,轰轰烈烈地死了还是死了。人们互相安慰着。

天空上仍有无数乌鸦在盘旋,不知道还要伴随着这座奇迹的城市多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