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告白,蓝色死亡
评分: +18+x

我受狄俄涅子嗣蛊惑,来自常态边缘,那失衡与崩坏的深渊。

诞生即是不义,残缺且充盈失常,生命在失控,倒三角形的禁锢里,我从内部腐烂癫狂。

你见过深夜中蓝色的灵子假面舞会?

亦或转瞬即逝的酒神节秘仪。

不甘者,痴愚者,空虚者,成瘾者,大家头戴假面、上演诱人舞蹈和病态厮杀。

用面具掩饰虚无凶兽,垂涎他人面具下共同空白,自以为在沟通,实则不过群体性自慰。熙攘人群中,寂寞在狞笑。

我记得你,装作堕落至极,我记得自己,糜溃却虚饰诗意。

你戴哭脸面具,我戴笑脸面具,就此相遇,却依然若即若离。


我心口有刺,带毒,让人发痒。

我想被爱,我逃脱寂寞,想与绝美紧紧相依。

于是我起舞。

在灵子化虚构月光之下,走向寂灭的我跳起七重面纱之舞。

你戴哭脸面具,我戴笑脸面具,就此相遇,却依然若即若离。


陷阱与钟摆悬挂头顶,激越下,毒刺暴露,耻辱暴露,诅咒膨胀的脓水暴露。

爱慕我的人,我爱慕的人,或嫌恶或辱骂,悉皆逃离。

没有丽诺尔,没有安娜贝尔·李,没有玛德琳,没有弗吉尼亚。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不断重复,陷入蓝色溺亡轮回。鸦鸣不断,帕拉斯半身雕像上,乌鸦说:

永不复还。

蓝色中,我自伤伤人,精神崩解,又在微尘中回复,恶鹰啄食肝脏,只因我尝试触碰不该拥有的爱之火。

永不复还。

幽蓝交错,同为蓝色者聚集。

你我在自毁进程中相拥,毒刺贯穿你胸口。

如同19世纪扑向荆棘的夜莺。

我们相爱。


我挣扎,我索取,我迁怒,我宣泄。

假面褪去,我畸形本体肆意吸血。

你忍让,你屈服,你暗中背叛。

一明一暗,你我互相下毒。

我的毒刺为先,且最为致命。你的暗刺磨人,我罪有应得。

我因血而爱你,你仅因为情欲。

我们共同奏响不和谐的交响乐,嘶鸣之中,美不过自欺欺人。幽蓝与猩红交错,狄俄涅子嗣的金箭贯穿透骨。跨越常态边缘,坠入失衡与崩坏的深渊。我们相爱,我们都是注定凋亡的灵子化恋尸魔。在爱与告白与蓝,我们共同凝视双眼喷火的摆渡人。

面无面具,手无金枝,一起走向死亡。

永不复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