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缺星星在绽放
评分: +20+x

园丁在腐朽的土里种花。

腐朽,糜烂,堕落的土。根须缠绕指骨,花香弥漫空气。

园丁说:“我闻见腥味,没有腐熟完全的有机肥,会烧根。”

园丁摘下花,抬起头。无数年幼孩子,在园丁自家花园里玩耍雀跃,园丁恍惚间看见,无数花朵在阳光下绽放。他闻见花香与腥味,这气味刻进灵魂深处,久久不散。

园丁把花送给孩子们,孩子们接过花。于是,花朵和花朵一起散发香气。花香浓沉,腥味四溢。孩子笑声越来越轻微,孩子香气越来越浓烈。

园丁的理智和孩子们一起,在花香中晕眩。

园丁把晕眩新花抱进花园深处,褪尽花瓣,虐玩花蕊,赤裸新花疯狂,谵妄,枯萎——或崩溃凋亡,或清醒挣扎。花在撕裂,流出植物的猩红汁液。

园丁闻见腥臭花香,他的灵魂和花朵一起,在阳光下绽放,融化,腐烂生虫。

园丁恍惚地,把花朵埋葬。腐朽,糜烂,堕落的土。根须缠绕指骨,花香弥漫空气。

园丁在腐朽的土里种花。

他没有注意到,有很多眼睛在凝视他。


虚饰感到骄傲,他觉得自己是星星。

旋木雀在虚饰躯体里游动,饮食,排泄魔力。

虚饰没有眼睛,没有五官,只有面具。他体内的旋木雀会告诉他一切。

旋木雀说,任何事物都包含无限细节,这个世界也包含无限事物。无限等于无限,因此只要看透一个事物,就能看透整个世界。

虚饰感觉,旋木雀在吃他。旋木雀吞没液化的血红星星,啃噬那些或色彩斑斓或正在跳动的巨大恒星。

但是这无所谓,高贵魔法总是需要牺牲,一部分枯萎,一部分膨胀。梅毒和罂粟带来疯傻,也创造天才。献出血肉,以求遥视。献出自我,以求无面。献出生命,以求高贵。

虚饰透过旋木雀的眼睛,看见一个正在腐烂的园丁。

真是低贱。


女孩没有腿。

很久以前,女孩有过很多朋友。

朋友是和女孩一样的人,但是他们更加完整,不像女孩,残缺破碎。

朋友们沉迷于欢歌笑语。他们在最初时由于好奇关心女孩,又在不久后由于新的好奇将女孩抛弃。

女孩的朋友们喜欢到远方花园里玩,一个一个地离开,跑进远方花园里,永远不再回来。

女孩心想,或许,朋友们都把自己忘了吧。

一双手搭上女孩肩膀。女孩看见,原来还有一个朋友,没有走。

那是一个男孩,丑陋,萎缩。

他只能陪着女孩,因为健全的人都觉得,他低贱无比,令人作呕。

女孩在他的陪伴下度过最后的温暖时光。他就像一只微弱火苗,为女孩抵挡寂寞侵袭。

女孩忍受他的扭曲,他的自卑,他的仇恨与下作,他的疯言疯语。

直到有一天。

直到有一天,他依然如同往常,不断倾诉自己病态的妄想——诡异的黑魔法,体内蠕动的恶魔,以及密密麻麻不断凝视的星星。

女孩吐了,吐在男孩的丑脸上。

男孩疯狂凝视女孩眼睛,眼睛如同镜面,他看见自己的脸是那样丑陋。

他拿出刀。

女孩惊恐瑟缩。

刀片闪动光芒,预言更加可怕的残缺。

男孩抛弃自己的脸,眼睛,鼻孔,他在女孩面前逐渐残缺。

他说,要把面目舍弃,以换取虚饰。

女孩心想,残缺是世界的命运和诅咒,自己残缺肉体,男孩残缺灵魂。

男孩说,自己叫虚饰。

男孩说,自己将投身于星星般的梦。

男孩消失。

女孩终于失去所有朋友,被寂寞吞噬。她只有自己,只有自己的残缺与自己相依。

她开始做梦,梦中,残缺无腿的六翼天使在飘。

梦中,地面上遍布密密麻麻的旋木雀。

“去花园吧。你会找到朋友,找到天使。”

旋木雀在梦中对她说话,日日夜夜。


去花园吧。

我会找到朋友,找到天使。她想。

她坐上残破轮椅,走下残缺山路,最后走进远处那座残缺花园。

她看见,无数花朵和孩子一起,在阳光下腐烂。

她看见,腐败泥土里,满是陌生又熟悉的尸骨。

她看见,一个年迈园丁在对自己微笑,递上鲜花。

她意识模糊。迷幻中,她看见天使在飘。


女孩醒来,她发现自己被花藤绑缚。

她笑了,笑得痛彻心扉。

“朋友们没有抛弃我,真好。”她说。

园丁在女孩背上弹琴作画,猩红颜料像雾一般喷洒,尖利音乐声响起,高亢嘹亮。

女孩感觉自己的背变得冰冷,奇特痛苦把她轻轻托起。

她感到自己在飘,她感到一双空灵翅膀刺破背部。

“我变成天使了,真好。”

“我梦见过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没有黑暗的地方,一片闪白光的雾之海。那是圣女居住的城市,河流的终端,梦终结的地方,美永恒之地。”

“我要去那里了,和朋友们一起,真好。”

园丁看见红花满地,落英缤纷。

“小女孩,我得了一种名叫旋木雀的怪病。”

女孩背上红色溢散,留下黄和坚硬的白。

“小女孩,我从内部,一点点地,腐烂。”

“小女孩,小女孩,小小小小女孩。”

“我们都是花。”

光晕闪现,黑影降临。

“死就死,请勿溺毙于自我本位的妄想,并在溺死前拉下无辜者陪葬。”虚饰说。

虚饰让旋木雀吃掉了自己体内的恒星,他感到身体飘忽不定,如同纸人般在痛苦宇宙中虚浮。

他用灵与肉换取魔力,为女孩。

园丁咆哮举刀,虚饰脆弱萎缩的肉体支离破碎。

“我对旋木雀说话。”虚饰说。

“我愿意献出肉,献出灵,献出一切。哪怕被侮辱,玩弄,吃掉。”

“只要你帮我,杀他。”

你们都会在圣女那里团聚,旋木雀嘲笑道。

虚饰逐渐被旋木雀吃掉。

他的肉体逐渐透明,无数银白星星升起。

女孩低声喘息,她在迷妄中浅笑,意识和生命滑向深渊。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虚饰心里不断重复。

“我……”虚饰开口表白,他恍惚看见女孩变成了一颗耀眼夺目的星星。

“我比你低贱。”虚饰无力呢喃。

园丁静静凝视这一切,缤纷花朵令他目眩神迷。

他感到自己在腐烂。

于是他用尖刀刺入腹部,他没有自残,只是剥开果皮。

无数细小花朵从他腹部喷涌而出,鲜红,如瀑布。

他看见,自己体内满是巨大花朵,色彩斑澜,缓缓跳动。

“小女孩,我也梦见过你说的地方,那是一片开满白花的海。”

园丁低语,他走进花海,在阳光中腐烂。


所有人都相遇了。

在那圣女的世界。

那开满白花的星海,天使飞行的天空。

残缺星星在那里绽放,永远盛开。

不再残缺,一切都变得完整。

一切尽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