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典》

评分: +20+x

我找到那个小偷了,那个盗取《原典》的家伙。

事情还不算太糟糕,这里是书架,封藏书的地方,即使是《原典》也只能调用及其有限的力量。我拦在了那个小偷的身前,尝试和他交涉。这是我的职责。

“现在把《原典》留下,想走还来及。”我看着兜帽下的身影,微笑着劝阻道:“想借书就好好的去借,干嘛非要偷呢。”

他冷哼了一声,敏捷地闪身躲进了书堆的背后,而这无非是想让我投鼠忌器,顾忌那些孤本而不敢随意出手。我叹了口气,轻轻拍手。整座“书架”开始震动,书页们不断翻开又合拢,无数的文字从千万本书中漂浮而出。现实的世界隐去了,在这个文字组成的世界中,任何扰动都不会波及到外界。保护书籍,这是我的职责。

“堂堂正正的站出来吧,精灵族的朋友。”我看着他藏身的位置,语气逐渐冰冷,“把书交回来不好么,还是说,你们精灵族动了和我们开战的念头?”

身影犹豫了一下,从一行文字中渐渐现出身形。那个小偷摘掉了自己的兜帽,露出一张有着尖耳朵的,略显秀气的脸。“无意冒犯,科洛尔阁下。”她的声音很清脆,让人联想到山泉的流淌:“既然阁下已经看穿了伪装,泠蓝倒也不妨直言。泠蓝此次一人前来,是自身的意愿,与精灵一族并无瓜葛。”

我冷冷一笑,同时拼命绷紧面部的肌肉,才堪堪把上扬的嘴角摁下去。之前戳穿她是精灵族,我其实半点依据都没有,只是习惯性地欺诈一下对手的身份,没成想她还真的上钩了。她说她叫泠蓝,奇怪的名字。不过精灵族的确会这样起名,他们习惯用喜欢的颜色做为自己的名字。

“别试图用你那张符文弓来攻击我。这是书世界,能在这里起作用的,只有修辞和标点。”我轻蔑地摊开双手。这是在打击对手的信心,我的职责所在。

她没有轻举妄动,明智的选择,精灵族适应环境的能力是很强的,时间拖的越久,对书世界的理解程度就越深。她既然敢于独闯书架,想必也收集过一些我散出去的情报,提前做了一些预案。本来还想多给她一些时间适应,可惜的是,我的职责在此,我必须出手了。



事先要说明的是,在文字世界发生的战斗,和现实中的战斗有很大的不同。

我率先扔出一个比喻修辞攻击她,只要被那个修辞击中,她就会被比喻修辞变为石像。但她画出逗号挡住了攻击,回击了一个感叹号后跳进了身后的段落里。我利用分号格开逼近的叹号,同时甩出排比句轰开她所藏身的段落。最后我还是晚了一步,她已经从段落里拉出了一串省略号,在加持了夸张修辞后,膨胀的省略号吞没了我们。我们在巨大的黑点之中穿梭,互相追逐,互相攻击。

她以为自己能在省略号世界里隐藏起来等待机会,但是很可惜,我沿着半括号绕开那个巨型黑点,以句号锁住了躲在黑点背后的小偷:“把《原典》交出来吧,你跑不了的。”

她抬起浅绿色的眼眸看了我一眼,接着就干瘪下去,碎成一块破布。按花纹来看,那本该是她的长袍的袖子。借代修辞搞出来的二重身,而本体应该已经离开了这个区域。我抓起那条袖子的同时画出箭头,让箭头带着我下降了一个段落。她果然在这个段落里,和我隔了四行左右,但这是这一页的最后一段,她马上就能离开这个页面,然后借助《原典》的力量离开这本书,彻底逃之夭夭。她已经在使用《原典》的力量,我必须想出一个方法来阻止她离开。只用连接号不够,太远了,我想起一个很生僻的修辞格,叫“拈连”。

我使用了拈连,正在准备逃离的她身体突然僵直。拈连修辞类似于效果转移,是最邪恶的秘术。我踩着连接号滑下去,一直滑到她的面前。这就是所谓的聪明反被聪明误吧,她利用袖子通过借代修辞制造出二重身骗过了我,最后却也是因为自己的袖子而功亏一篑。页面下方已经被《原典》打开了,黑色的虚空在我们脚下环绕。我用句号把她圈起来,然后拿走了《原典》。

“科洛尔,我是泠蓝,你快醒醒,别被这本书蛊惑!”被封住行动力的小偷冲我大喊,“我是泠蓝啊,你忘了吗?”

霎时间,一些记忆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关于我的,关于泠蓝的一些琐碎的记忆,同时还有一股强烈的情感在心底涌动。而就在我失神的那几秒,她已经解开了身上的束缚,在我的面前拿走了《原典》和她的袖子。一切在瞬间发生,那个自称泠蓝的人看着我笑了笑,从书页边缘一跃而下。

“你的话很多。”

这是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刚刚她用的那是移情修辞,能短暂赋予一个物体虚假而强烈的情感,这种修辞对着人使用我还是第一次见。啧,对着人使用移情,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天才的创意,可惜效果并不那么理想,我在瞬间就清醒了过来,然后硬着头皮给自己加了一个顶真修辞,才能让迷茫状态延续下去。这不是我的职责,嗯,但我得相信它是。

看着旋转的虚空,我伸出手,启用了超越修辞格的能力,叙述。依靠它,我能短暂的逆转事件的因与果。我要以此来寻回《原典》,这是我必须履行的职责



【倒叙】

万物的因与果在我眼前倒转,时光停止流动,缓缓倒流。

我找到那个小偷了,那个盗取《原典》的家伙。

我找到那个泠蓝》了,那个盗取《原典的家伙。

我找到那个《泠蓝》了,那个盗取原典的家伙。

你找到原典了。
——《泠蓝》

【倒叙结束】



我松了口气。原典可以抵抗倒叙,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持有原典的《泠蓝》必然会发现倒叙的发生,然后她会吸收原典的力量来对抗倒叙。在《泠蓝》持有原典之后,再经过几次倒叙,《泠蓝》就可以完全获得原典的力量。

原典现在在我的手里,不过它现在只是一本普通的旧书。我爬着梯子把它放回书架的顶端,下来时就看到议事会的五位长老冷冷的盯着我。

“人好多啊,大家都吃了吗?”我从梯子上爬下来,拍了拍手上的灰。

“科洛尔,你看看你干了什么!”一位长老愤怒的用手指着我的鼻子,唾沫星喷了我一脸,“你,原典的力量消失了,你怎么搞的!”

“没什么大问题,”我闪开那些唾沫,回答道,“也就是一个疑似精灵的家伙把原典吞了而已。”

长老顿时一滞,接着就扑了过来,看样子似乎是想把我掐死。首席长老拦住了他,他看着我沉默了几秒,问道:“能说说你的理由么?科洛尔。”

我必须尽职尽责的守护原典,直到原典无需被守护。”我看着他的背后的天空,轻声吐出那些文字:“还记得这是什么吗,这是你们欺骗我立下的誓言。”

首席长老并没有因此而动怒,他很坦然的承认了这一点:“当初确实是我们骗了你,但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做。年轻人,你只是因为对我们的不满,就毁了原典么?”

“你可以把这个当做一点,小小的,迟到了二十年的报复。”我无奈的摊手:“被骗来给原典当了二十年守墓人,泥菩萨也会有三分火气的。”

“我还以为是洛薇卡的事。”一名长老眯起眼睛笑了笑。

“闭嘴。”一股莫名的怒火缠绕住了我,他没有资格说出她的名字。

如果不是在这里困了二十年,我本来……能救她的。

首席想要说什么,但我打断了他:“尊贵的长老们难得和我这个囚徒聊这么久,让我猜猜,你们是想拖延时间,以为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因为违背誓言而魂飞魄散吧。”我的视线扫过五位长老,他们也都在盯着我,神情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难道不是么?”首席问。

“我很高兴地通知诸位,我已经尽职尽责的守护了原典。而现在,原典已经不需要守护者了。”

首席长老变了脸色,他对着我伸出手,猛地在空中拽了一下。一条金色的锁链缠绕住了我,却又在瞬间崩裂开来。

“好好想想这意味着什么,我自由了,白痴们。”

首席长老看起来苍老了很多,眼神中神情复杂:“很抱歉,孩子,之前骗你签下契约,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对。如今原典已毁,你已脱困,不如我们各退一步——”他顿了一下,眼眸爆出银色的光,一掌向我胸口拍来:“动手!”

如我所料的,五位长老同时向我发动了攻击。我歪了歪头,也发动了我的能力。

【插叙】



在长达二十年的谋划下,我成功利用了誓言的漏洞,恢复了自由。

我在【插叙】中杀死了五位长老。本来我并没有这样的念头,但既然他们已经做好了干掉我的计划,对于这个被我反杀的结局,他们也应当所有预料吧。

后来,我去洛薇卡的坟前放了一束花,是她生前最喜欢的忍冬,带着芬芳的夏日的味道。

再后来,我去了一次寂静之林,在那里看到了《泠蓝》。为了保持自我意识的清醒,她一直在和原典的力量抗争,这是获得力量必要的代价。她的心愿已经达成了,我问她是否后悔,她摇了摇头。那是另外的一个故事了,很长。实际上,我至今都不确定《泠蓝》是否是她的真名。

我最后还是离开了这里,选择去不同的世界流浪。在这个地方,悲伤要远远多于欢乐。旅行途中,一位朋友教会了我怎样记录那些动人心弦的故事,我也客串了几次吟游诗人,在火堆旁给女士们讲人类和精灵的爱情故事,给孩子们讲勇者大战史莱姆的传说。我在不同的世界里留下属于我的痕迹,也在那些世界中亲眼见证了无数人的悲欢喜乐。

我是科洛尔,

我们,

下一个故事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