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25+x

霜降下来了。

我们的尸体横躺在路上,没有血液,没有枯萎。蓝色的花朵是我的头环,你睡在细碎叶子的枕头上。

霜于是一直落在我们的身上。我们的身上结出稀薄的结晶。那仿佛是云朵落在了我们的身上。我们就这样长眠在大地的云里。不需要思考目光所触碰不到的地方,哪怕霜从未知的云里而来。我们不需要在意哪片云朵诞下了她们,我们只需要看着,看着我们的梦境逐渐凝结成霜,再从那云上落下。

霜赋予我们质感,她为我们搭建好通向乌托邦的桥梁。因此我不称她为雪。雪花只是一触而已,但我们的梦却是永恒。

我们死于这样的天空下面,没有泪水,没有哀伤。我们只有我们的霜。你笑着与这片土地相拥。我们葬在这样的霜落下面,清晨出巢的鸟儿葬在没有声音的夜里。我们只有我们的梦。我把它作为我的真实。

你看见了吗?你抓住了吗?

那一丝自我的升华,生出最洁净的冰霜。她不为寒冷而来,而是为了我们的爱。

我们死去了,但我们的爱永远不会。我们的梦是永恒的,霜落也是。我们回头看向河流的源头,那里站立着纯白的我们。纯白的我们向着我们招手,我们的霜落在河流的源头。

我们睡着。诗人为我们写下故事的开端,音乐家为我们谱下乐曲的休止。我们发生在梦的河流里,清晰地触摸到河底未曾消融的霜。她们顺着自然歌唱:

我爱着这片云朵,就像我爱着这片土地。

于是我再次向你发问:你看见了吗?你抓住了吗?

你先点点头,然后摇头。

你看见了一切自由的梦境,但你放走了所有自由的飞鸟与鱼。你让我们的霜不只是落在我们的身上,温柔如同死亡身上最后一根羽毛。

死亡,死亡。

我们可以一起歌唱。霜落为我们无声地伴奏。我们一起歌唱我们的死亡。目光所及之处就是我们的自由。

我们从根源处开始消融,成为根源的水。我们的水漂浮上云端,成为我们的霜。

我们的霜不只是落在我们的身上,而是落在所有人的梦里。

那时,我们的梦境不再,我们已然复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