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一个人……
评分: +7+x

在很久很久以前……好吧也不是那么久,大概就几百年前还是几千年前,但这不重要。在那个时候,有一家医院,当然,这家医院的名字也不重要,我们要讲的故事要从里面的一个人讲起。

在这家医院里,有个叫丹尼的医生,在这个镇子十分有名,据他所说他在当医生前,还曾当过诲人不倦学校老师、火眼金睛警察队长、一丝不苟图书管理等等。不过他自己也说,他对这些成就毫不在意,因为他甚至还申请过成为市长——虽然没成功。

不过他也只是嘴上说说,却根本不愿意向其他人展示他曾经获得的奖杯、拍过的照片、以前的制服。但当地人也不敢当面拆穿他,毕竟他是这里的医生,虽然也有其他的医院,但人气却都没这的高,而且离这又远。因此大家也只是在听见他说自己的“传说”之后,脸上挂笑,不予置评,只不过大家依然在私下暗自谈论这件事。

突然有一天,有一群落魄的年轻人,来到丹尼的家前。他们向前敲响了丹尼的房门,并向丹尼喊:

“嘿,善良的朋友,我们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人。看在上帝的面子上,您能否施舍点我们面包?”

“我这里没有面包!”丹尼在里面回应。

“哦不,老爷。”其中一名上前,再次敲了敲门,“哪怕只是一点残羹剩饭也行啊。”

“不,我从不剩饭!”

“那有水也行啊老爷,我们已经连着走了一天一夜了,不光是饿,我们还渴。”那人依旧执着地渴求着,“您只需要给我们哪怕一杯水,我们都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不!”丹尼用几乎是吼的声音回答。

“走吧。”另一名男子拉着敲门的人的袖子,“我们去找别人吧,爱丽丝还撑得住,我们也撑得住。”

幸运的是,那群人找到另一家好心人,在被施舍了一大块面包和一杯牛奶之后,离开了这个小镇。但这件事被一个叫作克利尔的好事的人看到了。

但克利尔明白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所以他识趣地闭上了嘴,没有向其他人提过这件事。日子还是照常地过,丹尼医生的医院也照样地开。


丹尼在他赶走了那群游荡的人之后,感觉到了邻居在逐渐疏远他,孩童们面对他也不敢露出笑容,大人们也不直视他。他明白发生了什么,凭借着他现有的人脉,很快锁定了克利尔这个游手好闲不干正事的人,现在的疏远多半是他看见了,然后传播了出去。

星期五的晚上,丹尼收拾好了他的工作桌,早早地离开了医院,来到了克利尔的家。克利尔没有工作,每天的事也只有上街去看看这里出现了什么家庭纠纷,那里出现了打架斗殴。但这一天,克利尔并没有出门。

丹尼敲响了克利尔家的门:

“克利尔?克利尔!我是丹尼,丹尼医生。”

“丹尼医生,怎么是你,什么风把您这位神医送到了我这边?”克利尔将门打开,看到门外的丹尼,愣了一下,但迅速反应过来,满脸堆笑,“事先说好,我家里就我一个,没人生病,而且也没钱支付治疗费。”

“不,我不是为了这事的。”

克利尔看着面无表情的丹尼,瞬间明白了究竟是什么事,但他依旧面不改笑:“那请问是什么事呢,丹尼医生?”

“听说是你散播我没善良之心的谣言?”

“我有吗?我想想……”克利尔装模作样地用右手摸了摸他的胡子,低下头闭上眼思考了一会,“不,我没有。”

克利尔看着丹尼愈加发黑的脸,马上接着说:“我是真的没有,丹尼医生。我向上帝发誓,我没有。您也知道我这个人,虽然很像街头混子,但我从没像现在这样正经。”

“那你解释解释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会避开我的视线!”丹尼生气地指着克利尔的鼻子。

“我……我怎么知道啊老爷……您要不去问那些……”克利尔的话还没说完,肚子便硬生生地挨了一记重拳,“唔……呃……”

第二天,克利尔被发现晕倒在他家门口。如果不是有好心人把他背到丹尼的诊所里,他就已经被冻死了。警察赶来之后,向克利尔的邻居询问昨晚发生了什么,但他的邻居却表示一无所知。

不过,在这群警察里,有一名叫雷欧的冷静沉着的警长。在他执著地质问下,克利尔的一个邻居说:

“昨晚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是丹尼医生却早早地下了班。”

这不说还好,这邻居一说,克利尔的邻居便炸了锅:

“还不止是这样呢,警察先生。克利尔经常在我们镇里晃晃悠悠,说不定他是看见了丹尼医生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很有可能!”

“不太可能吧,丹尼医生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你是不知道,听我儿子说,丹尼医生收费,比隔壁镇子的医院收费还要高出三分之一呢……”

“那也没啥吧,去那边还不如这边方便,还省了笔车费。”

“还有呢,我儿子说,丹尼医生是假医生,他给我们做的手术,都是不准的……”

……


丹尼被锁定为嫌疑人,警察很快查到丹尼星期五晚上不存在不在场证明,于是便上门来到丹尼的家。恰巧这个时候丹尼外出,家里空无一人。

雷欧警长安排了人手蹲在丹尼的家附近,另一批人去查丹尼究竟跑到了哪里。

不过没花太多时间,丹尼很快就被抓捕了。

丹尼是在家门口被扣下的,但是丹尼反抗了:“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没干任何坏事情!”

“真的没有吗?”雷欧警长抓住丹尼的衣领。但就在这时,丹尼的邻居,全部跑了出来为丹尼做担保:

“丹尼医生是个好医生,是他救好了我的感冒!他不可能会是罪犯,你们铁定是抓错人了!”

“丹尼医生医术高明,为人善良,怎么可能会去打人!”

邻居们围着丹尼和警察们,声势浩大,不少人也投入了这场抗议中。但也有不少人抱有怀疑的态度:“但事实上丹尼没有不在场证明,而且也有打人的动机。”

“丹尼医生这么高贵的人,怎么可能会去打克利尔那种街头混混!”“怎么不可能,都说了有动机了!”

争论很快变成了骂战,也不知道是哪边先开始的,又或者是两边同时开始的,不管是哪边,它就这样开始了。一开始大家也只是对着与意见不同的展开偏激言论,但很快便上升到人身攻击,甚至还有人骂昨天才买的苹果,今天就坏了。

警察们也因为突然出现的混乱而不知所措,但雷欧警长迅速地冷静了下来,指挥着警察们控制住了激动的人群,还顺手逮捕了几个扭在一起,抱成一团,斗殴打架的人。

丹尼呢?人群安静下来之后,雷欧警长来到丹尼的家前,却发现丹尼的门没有锁住。他推开门,却发现空空如也,只留下了一些家具,以及一份伪造的医生证明。

没人知道丹尼趁着人群拥挤的时候跑哪里去了,但也有人说他现在不再是医生了,却过得仍然安生。


丹尼坐在沙发上,悠哉地吸着香烟,享受着侍从们的服侍。疲劳的肩膀、大腿终于得到的放松,丹尼心想。

房门被敲响了,一个男声传来:“先生,您叫的心理医生来了。”

“请他进来。”丹尼将烟熄灭,丢到了一遍,挥了挥手让侍从们退到了一边。


“那我们下次见。”

心理医生从丹尼的房间中退了出来,闭上房门,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守在门口的男子见状,担忧地向心理医生询问丹尼的状况。心理医生看了看那人,低下声严肃地问:

“你们老爷是不是经常酗酒,或者头部以前撞到过什么东西?”

“老爷是有酗酒。”

“我认为你们老爷可能有轻微的被害妄想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