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舞者,巧诈师
评分: +11+x

一,诗人

“现在……是旧时代。”诗人从椅子上坐起,抓起桌上的钢笔和本子。

“触感,时代的触感。”诗人抚摸着纸页发黄的本子,缓缓开口,“是啊,现在早不是旧时代了……新时代,我还在骗自己吗?”

双手无力地下垂,手中的钢笔和本子掉落在地上,发出缥缈的落声。

只需要一下子,诗人就能抓起地上的钢笔,用锐利的笔尖捅向诈师的脖子。

可是他做不到。

这就是巧诈师,巧妙到自己也发现不了骗的是自己。

“新时代真的不需要语言了吗?舞姿真的能表达出我现在的心情吗?”诗人推开嘎吱作响的木门,自顾自地笑到。

“我真的,在骗自己吗?”

二,舞者

舞者用绚丽的舞姿只是表达着,仅此而已。

这里的时间带走的是声音,人们放弃了从喉间发出的信息,仅用自己的肢体表达一切和自己。

诗人想说话,但瞬间回忆这里的规矩,咽下了快到嘴边的词语,只使用僵硬的肢体动作向舞者表达对她的赞美。

舞者看着诗人的动作,嘴角微微扬起。

在舞者的眼中,诗人的双眼像是在发光,时代的光。

舞者用翩翩的舞姿对着诗人划了几道,就又翩翩地走下舞台。

诗人艰难地从几道中读懂了舞者惊人的表达,只有短短四字:

“我想,读诗。”

三,面具

“诗歌,她喜欢吗?”诗人望着手中的钢笔。

“写吧,反正要结束了,写吧。”诗人默默翻开本子,钢笔的笔尖落在纸上。

远处传来敲门的声音,诗人从椅子上坐起,向门的方向走去,手中紧握着那把钢笔。

打开门,诗人的双眼看着面前的舞者。

“果然。”诗人蹲坐在地上,钢笔滑落在地。

舞者蹲下捡起了钢笔,向诗人递去。接着以十分困难的表情从喉咙深处迸出几个熟悉的词语:“诗歌,可以,改变时代。”

诗人望着舞者明亮的双眸,露出久违的笑容,用手接过钢笔:“不止我一个人……也许,真的可以。”

四,时代

诗人和舞者坐在山坡,仰望着天空。

“果然做到了,和你说的一样,诗歌真的可以改变时代。”诗人抚摸着舞者的头。

太阳从山头落下,只留淡淡的余晖。

“一个时代结束,仅标志着新的时代开始……”

“每个时代都只是巧诈师,自己骗自己罢了。但终有一天,诈师中的一员会打破宁静,只因那个诈师也在骗自己罢了。而那个诈师,也只恰好是痛苦最多的那个罢了……”

诗人和舞者离去,仅留下一首诗:

我是

旧时代的诗人,
新时代的舞者

我可以用绚丽的舞姿,
洗刷那时代的悲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