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毁灭
评分: +18+x

想割下,手在关键时刻颤抖着失力,刀片轻触皮肤,用力地按。

血珠子从皮上冒出,慢慢长大。

远远不够。

站起,耳朵蜂鸣,眼睛眩晕。我站起,带着浑身骚痒和黏汗。

我在慢慢烂掉。

想逃。

戒指闪着光,我看向我名字应在的位置。可名字已经死了,只剩下模糊不清。

我一点一点地死去,一点一点地杀死自己。

我面对镜子咧开嘴,慢慢撑开颅骨,记忆的碎片涌出,伴随水雾。

我捧起支离破碎的记忆,捧起支离破碎的心。

记忆很锋利,可肮脏的手不怕流血。

用力握住,记忆瞬间融化。我瘫软在水里,恶臭液体从腐烂的部位流出,骚痒和剧痛黏腻无比。我褪下衣物,衣物上的棕色污迹里满是黑色斑点,视野模糊,无数黑色眼睛凝视着我的躯体,看着他腐烂——每时每刻。

我看向自己过去的诗集,打开。

词句缓缓蠕动,蜂拥而至。它们是虫子,它们嘲笑着钻进我手指。我拔下手指丢弃,并瞬间逃离。我在远处观看着它们将书页奸杀,啃噬殆尽。

我最喜欢的文字变成虫子了。

恶臭液体流到脚下,脑海里传来阵痛。

这液体是灵魂破碎后的脓。

我的情感枯萎,我的逻辑朽烂,我的记忆和幻想支离破碎。

我想回忆,想哀叹,可回忆和哀叹所需的神经突触已经死去。

“记忆是不会死的。”镜中的自己说。

我妄图呕吐,吞下胃酸后倒在地上,我看见虫蚁铺天盖地,吞噬房屋。

那不是虫蚁,那是我的文字。

“记忆是不会死的。”它们显示。

我在街上独自颓废时闻见的花香,是旧日校园里的香气。

一群女孩走过,她们有着不一样的脸,但是她们都有着过去同学的背影。

模糊的照片上,微笑清晰无比。

我想起过去,过去的自己浑身充满躁动情欲。过去的自己将时间抛弃,我窥伺。

观看身边那个美好的世界,是那个旧日灵魂最喜爱的消遣,也是我的旧日春梦。

她是我的灵,我的肉,我的喉舌。她在我食道里,随着我每一次吞咽唾沫而颤抖。即使肉已经腐烂,即使血管里充满脓和蛆虫。我依然能闻到她的香气,她的残留泪水让我的思绪穿越了数千年。

可是这个世界已经死了。

到底是她已经腐烂?还是我体内的恶臭溢散到了整个世界?

我不敢去想,我只是凝视,凝视着这陋室的一砖一瓦,凝视着镜子上每一滴水雾——那是过去的卵石,那是过去的露珠。

“我一直都在。”镜中的自己说。

爱意和恨意充盈我的灵,我的肉,我的喉舌。

我认出他是过去的自己。

拿起刀,向他扑去。

我和过去的自己扭打在一起,脓汁和血汗汇成深潭,我掐住过自己的脖子,刀片带出肉沫。

在血池里相遇,相拥,相奸。

我看见那个似曾相识的自己倒塌,化为水雾。

终于,我杀死了自己——最后一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