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沉
评分: +20+x

有这么一只猴子,它无比痴狂地渴望着月亮。

原因为何实难深究,也许是因为它孤独地藏身于树梢时自月亮的皎洁中获得了宽慰;也许是它无它物可痴迷,在广袤的丛林里只得此一景可供它将情绪寄托。

每一夜,猴子都伸出纤细手爪想要触摸月亮,摘下月亮。在那时的猴子眼中,月色温柔而沉默,是值得为之赴死的至宝。

猴子常常幻想着月亮就在自己手中,只为自己去散发光芒。那样的想象一次又一次给它带去抚慰,使它勉强能在万籁俱寂的丛林中孤独入眠。

猴子本想将拥有月亮的想法暂存,仅留着遥望它的光辉的行为。只是自己与月亮疏远的距离,和而每当云翳厚重月亮便了无踪迹的情况,终归让猴子难以忍耐,思之若狂。

猴子想得到月亮,可是它无法摘下月亮。它做过很多尝试,次次以失败告终。

猴子也试过去找月亮的替代品,可是火焰太猛烈凶悍、萤火太幽森微弱……人的窗口中透出的灯火,不仅有跋山涉水远离丛林的不易得,随着那光而传出的还有人的嘈杂。

猴子很失落。直到有一天晚上,它遇见了一个水潭。

在那个因雨而积的水潭中,一块小小的月亮温柔地沉默地在水潭上栖息着。光柔柔地自那小小的月亮的身体里泛出来,浸染到猴子眼前,像一份只传递给猴子的珍重,像一个心照不宣的承诺。

猴子攀爬着丛林的枝干,尾巴勾在离水潭最近的枝干上,垂身于水潭前。

“多么美丽的宝物啊。”猴子赞叹。它疲惫的眼里此刻只有神往。

可是猴子又怎么会不知道那是虚假的月亮呢。

它看到水中那明亮的倒影,产生了自己或许还能拥有那皎洁的幻想。毕竟那映像看起来多么逼真,又看起来多么地唾手可得。水中的月亮温柔地晃动着,润出小小的看起来可以只属于猴子一个的澄黄。它不像天边的月亮那样让人绝望地哀愁地遥不可及,亲近得就好像伸手便能捞起。

猴子毕竟只是猴子,如此近的渴望之物,几乎就像即将要被它所拥有一样。这样难得的藉慰,它无法不心醉。

于是猴子长久地凝望着水中月。直到它的眼睛酸了,直到它感到了痛苦。它清楚地明白着真正的月亮无可取得,求而不得的渴望积压在心里挠得它一遍又一遍地心痒。如今它见着了这逼真的亲近的假象,即便它内心深知这不真切,可它也很能感觉到,这会是它与月亮能产生的最近的距离。

它为知道水中月不是真的月亮而绝望,又为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与月亮如此亲近而欣喜若狂。

猴子的眼睛凝出了泪花,它仍然望着水中月,靠得如此近,却又不敢真的去碰触,以致让水漾起告知这映像非真的波纹。

水中月柔和地明亮着,那么小,又那么近,如此近乎真实。

“为什么要是这样呢?”猴子用自己的手爪拭去眼泪。

太久了。每一个生活在丛林里的日日夜夜,猴子内心都无不充溢着对月亮的渴望。

猴子被大雨淋湿过身体,被亲族因自己不同于它们的毛发厌弃,大猩猩对它展开过围猎,雷暴曾将它的栖处摧毁,山火撩拨过它的皮肤留下无法磨灭的伤疤。只有月亮愿意对它温柔。

猴子是多么痴狂地想要得到那月亮啊,为了这眼中的至宝,猴子曾自认为可以赴死。

猴子太孤独了。猴子也不愿打扰了别人。它所想要的,其实仅仅只是有一件美丽的宝物能够温柔地沉默地陪伴它,只为它一人而散发光芒。

猴子在第一次找寻替代品的过程中,克服过自己对火焰的抗拒,心甘情愿地让火焰索取,放任火焰在外界、在心里和身体里攻城略地。当猴子痛苦,火焰便旺盛。猴子曾问火焰:“你觉得我们应该是这样吗?”火焰只说:“我喜欢这样。”

猴子在第二次找寻替代品的过程中,耐着性子追逐和聚集起了易散的萤火,它追随着萤火不眠不休地跋涉,一次次伴随它,消耗着自己的气力,只为那轻盈的幽幽微光。猴子曾问萤火:“你觉得我们应该是这样吗?”萤火反问:“你是否要离开?”

猴子在第三次找寻替代品的过程中,压抑着恐惧离开了丛林藏身在人类的城镇里,但就在它尚未探明灯火的模样,只发现窗口的灯火也往往伴随着人类的嘈杂时,它便被人类抓了去。

猴子罕有的毛发让它被人类关进了笼子里。白天人类拉它出来打它,要它做这做那,把它用于赏玩。到了夜晚,猴子便被关回笼子,看不见火焰,看不见萤火,窗外本该照入的月光被浓稠强烈的电灯光稀释覆盖,人类的灯火明晃晃地刺着它的眼睛,猴子无法入眠。

猴子感到恼火,猴子无比地心灰意冷,猴子愤懑而沉重地说:“一切不该是这样。”

终于在今日。猴子借着不必详谈的契机逃了出来。猴子飞奔回了丛林。

雨后的丛林闷热而厚重,当夜晚降临,猴子感叹着失而复得的自由,空气渐凉,夜色渐浓,月亮一如既往地攀升出来,猴子没有抬头。

它本不愿再看,它本想将这一切全都舍弃,它的心千疮百孔,它在心里告诉自己,“把那渴望忘记,自此消除掉那渴望孤独但不必受痛苦地活。”

直到它看见这水中月。

“为什么要是这样呢?”猴子悲哀地重复。它的眼泪濡湿了它罕有的毛发。

猴子想要闭上眼睛,可它不能,它的内心也不愿。它就这样默默地凝视着水中的小小的月亮,直到丛林再一次万籁俱寂,直到它再一次到了该入眠的时间。

猴子很累了。

猴子看着水中的月亮,恍惚间,它看那月亮缓缓地剥离了水面,朦胧地浮现了出来。那小小的散发着柔和的光的月亮,此刻温柔地沉默地与猴子对视着,染开了一轮月晕。

猴子急忙伸爪去捞,但每当猴子的手爪凑近一分,那小小的月亮便下沉一分,如此反复,月亮慢慢地再次回到了那浅浅的水潭里,露出一个半圆。

猴子并不甘心。它延展着身体,仍试图去触碰那月亮。尾巴勾住的枝条为此被压弯,猴子调整姿势,哭泣着拉直了手爪。

就在猴子终于握住了月亮的那一刻,它松开了尾巴。

它的身体开始下坠,月亮也彻底地重新陷进了水潭。猴子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一身罕见的毛发随着身体没入了浅浅的水潭中。

月亮高悬夜空,雨后的丛林万籁俱寂。

渴望月亮的猴子,和月亮的倒影一起沉入并消失在了水潭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