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梦的搁浅者
评分: +18+x

“怎么样,姐姐?”

在已经重演了十几次的关切的眼神当中,希拉接过了妹妹递过来的神树的果实。是普通的酸甜味道。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了。当然和以往一样,希拉这次也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于是同样是和以往一样,妹妹的眼中倒映着希拉平静的,甚至没有过一丝期望的表情。

“还是听不到吗……”

“唉,可能我就是这样的吧。没办法的事。”

和其他人不一样,希拉无法听到神树的声音。她本来想把这个不愿意向别人提起的缺陷隐藏起来的,但妹妹希雅毕竟是朝夕相处的亲人,于是不久之后,这个秘密就变成两人共享的了。

“那个……我们现在是去做什么?”

希拉轻声问道。在炎热的街道上,希拉紧紧的跟在妹妹希雅的后面,与她形影不离。这不全是因为姐妹二人的感情,另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希拉根本不知道要去往何处。不止是现在,希拉已经很多次的感觉到自己只像是一个希雅的挂件,离开希雅就什么都做不到。这是当然的——因为在这个炎热到没有季节的小岛上,人们不光是怎么做,就连做什么工作也要根据神树的指引来定。神树的神谕会告诉人们,他应该去狩猎、采集还是种植,会告诉人们应该以什么为自己的追求和事业。

“今天是收获祭典嘛,而神树大人说,我们巫女要做的事情是去帮忙分发一下神树的果实给大家。姐姐的话跟着我来就好了,不用担心。”

希雅轻声微笑着对希拉说出了之后具体要怎么做。不过当然,计划赶不上变化,希雅显然不能考虑好所有情况,因此大部分事情希拉一人还是无法完成。因此,在希拉独自一人待在家里,透过窗户看着窗外巨大的神树的时候,经常会觉得自己活着颇为可笑。

虽然现在的她如同一个不完整的人,离了希雅就寸步难行,可是她曾经是想要保护希雅的啊!在希雅被选中成为神树的巫女的那一刻,她的心里想的是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妹妹去做,不管怎么样也要为希雅分担一些才行——因此她不惜撒谎说神树给自己分配的工作也是做一名巫女,只为了能待在妹妹的身边保护她。可是现在呢?待在希雅的身边,这倒是做到了,但保护希雅……?倒不如说她现在完全是在被希雅保护吧。

唉,我这个当姐姐的,真是没用啊。希拉这样想着。而在这种时候,她就会想,为什么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神树不给自己任何指示?为什么其他人都可以各得其所,我却不行,为什么?

街上传来赞美神树的圣歌片段,这是唱诗班在为了不久之后的收获祭典做排练。老实说,希拉在听了无数次让她只能感觉到肉麻的溢美之词之后,心里甚至产生不了什么其他的波澜了。她只能说,好奇,真的非常好奇神树是不是真的有那么慈爱。她也曾经问过希雅,神树的声音是什么样子?希雅的回应则是,神树的声音很让人安心,像是……恋人一样。

恋人吗?希拉对这个词没有什么想法,她还处于没有认知到爱情的存在的年纪。但不管怎么说,既然她也选择了成为巫女,那么常人的爱情和婚姻也就和她无缘了。她倒是觉得这也没什么的,要把自己听不到神树的声音这个缺陷和弱点和对方分享,那可还是算了吧。要是别人知道了的话自己会怎么样?会被人排挤?会被赶出这座小岛,被扔到海里吗?

……她不由得更紧的握住了希雅的手,仿佛生怕希雅从自己的手中溜走。而希雅和以往一样转过身来,对她说:“没事的,姐姐和我一起的话就好。”,希雅的语调温柔、令人安心,就像是填补了神树不在她的心中的空缺,就像是成为了她的恋人一样。不论以后希拉会怎么想,至少在这一刻,或者是从这一刻开始,她不会再去埋怨神树为什么不让自己听到声音了。只要有希雅就可以了——


“姐姐,神树刚才找我过去一下,你现在这里等我,可以么?”

希拉看着妹妹的虹膜从接收神树声音的紫红色变回了平时的黑色,随后和自己说出了上述的话语——这让她直接愣住了。自己一个人的话能行吗……?她不知道,也许可能不太行吧。但是赖在妹妹身边的话又会麻烦到她的……

“不用担心,姐姐你就坐在这里就好,有人问你的话,你就说你是负责指引迷路的人的,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

“嗯……”

希雅这都想到了啊……心灵相通的感觉给了希拉一种心里仿佛被填满的安心感,甚至让她没有发现其实希雅的意思根本不是让她撒谎,而是——在有神树指引的情况下,哪里还会有人迷路?这一点甚至还是希拉答应了下来,在路边坐了十几分钟之后才意识到的。

神树的紫红色光芒在穿行于街道两侧的行人们眼中时断时续的闪动,他们无一例外都有着神树的指引,知道自己要去往何方,因此,也就不会停下,甚至是慢下自己的脚步。

因为根本就没人来找她问路怎么走,她也就只好这样看着忙忙碌碌的行人们。只有我一个是停住的啊……她甚至想到,自己要不要离开座位在街上走几个来回装作在前进的样子?于是,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转了个身,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自己身后不远处有一个和自己一样,也在道路中间站着的女孩子。

“她在做什么呢……?”

那个女孩子看上去和自己年龄相仿,有着和自己差不多的黑色皮肤和黑色眼瞳,不过如果仔细看的话,她身上穿的衣服却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太过于平整了,而且看不到任何缝合的痕迹,简直像是一整块布做成的。她的衣服上有一个深蓝色五角星的图案,希拉并不认识那是什么。希拉又看了看她的手中,她似乎在看着手里的一个方型的东西,但看了一段时间之后,摇了摇头就又放下了。随后,她注意到了在等待着的希拉,向她走了过来。

“那个……这个方向的话是有什么特殊的建筑物么,或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之类的……?”

眼前的女孩子用手指向了神树旁边的一个方向,希拉看了看——啊,那个方向是收获祭典的会场来着,她前几天刚和希雅去过,对那里还有印象。不过这个女孩子为什么会对自己提问呢……?她难道也没有神树的指引么?希拉想了想,虽然搞不清楚,不过大概还是先跟她说一声好了……?

这个念头刚刚在心里浮现,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希拉就听到了一阵尖锐的嘀嘀嘀的声音,是从眼前的女孩子手里拿的设备上传出来的。也许这时候希拉本来应该听到什么的,但当然实际上这次也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不过这次希拉终于看到了那台设备上显示的内容,有点像指南针一样,而现在指针正在神树的方向左右摇摆着。她看到眼前的女孩子神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随后就焦急的沿着道路跑开了。

“姐姐,我回来啦。”

一个熟悉的声音把希拉从疑惑不解中呼唤了回来,就像是用安心的话语把她紧紧的抱住了一样,她索性也不去想刚刚发生的她想不明白的事情了。


有时候希拉会做一个梦,在梦里她会回忆起来一段相当真实,也许应该是存在过的经历,那个画面里她和希雅大概和现在的年龄差不多,可能也就几个月,或者两年前左右?那时的她们手拉手在草地上跳着舞,远处的山上还没有高大到几乎可以与太阳并列的神树,希雅的身上也还没有作为巫女的制服。而好像就是那个时候?希雅看到一颗紫红色的流星朝着她们的方向坠落下来,而那之后,梦的画面变得断断续续的,像是被擦除了调制于其上的信息的电磁波一样,在她的脑海当中映射的画面只是雪花一样杂乱的噪点。

这个梦里面的画面是什么?希拉想过这个问题。这似乎说明,神树可能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出现在小岛上的。可是希雅的回复是,神树是和世界同一时间诞生的,正是神树创造出了人类,她梦里的那种场景只是梦而已,是因为长期接受不到神树的爱,她才会梦想一个没有神树的世界。“真可怜……”,希雅会抱住她,似乎是在尽力感受接受不到神树的声音的她,是多么的悲惨和无助。

不管怎么说,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毕竟神树和希拉都还好好的活在这个小岛上,其中任何一方都还没有被扔进海里嘛!希拉也学会不去思考那些她想不明白的,诸如“神树是什么时候开始存在的?”,以及“神树为什么不让自己听到祂的声音?”,这一切她都学会接受了,在填补了那个空缺的希雅的关爱之中。

“我们到啦。”

希雅拉了一下姐姐的手,把她从杂乱又尖锐的回想和出神中拽回了现实。和巫女小队的其他人一样,希雅做的事情是帮忙分发神树的果实。神树的高度足以和太阳相提并论,因此神树结出的果实,更是多到了每个人可以领一大箱子的程度。在希拉的眼中,这就是神树给人们的最大的恩惠了。不过如果要细说的话,填饱肚子当然是神树果实的一项重要用处,但更大的恩惠是,神树果实是神树和人们沟通的桥梁。

神树是无处不在的,用神树的枝条生火做饭的时候,可以从飘出的烟雾中听到神的话语;神树的叶子也有同样的效果,一位天才巫女甚至想到了把神树的叶子干燥之后卷进纸卷里随身携带,这样随时随地只要点燃就可以听到神谕了的点子,并在不久之前正式生产了。而神树的果实更是所有这些交流方式中,最长效、效果最好的一种。那些想要告白的男孩子们,在告白之前甚至都会吃下神树的果实,让神树为自己加油鼓劲。

而当然——这些和希拉是没什么关系的。听不到神树声音的她,也只能把神树的果实当普通的零食吃了。虽然不能说是特别好吃,但在无聊的分发的时候顺便吃上一两个,酸酸甜甜,挺不错的。想到这里,希拉又一次低下头,在筐里挑了一个颜色最深的。毕竟她的身后还有几百箱呢,不差这么一两个。

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甚至不光是衣服,他的肤色居然也是和她们完全相反的白色。她甚至怀疑眼前的这位是不是人,能不能交流,不过她注意到,他身上穿着的衣服印着一个和之前那个迷路的女孩子一样的深蓝色五角星的标志。那应该就是能交流吧,她想到。毕竟总这样疑神疑鬼她也心累了,既然能听到神的声音的希雅还在不远的五边形大厅的另一边分发着果实,那应该就没什么问题。

“请问可以给我一个果实吗?”

什么嘛,这不是能交流嘛。希拉的心情又恢复了平常。

“只要一个吗?我直接多给你几个好了。”

想到神树的果实根本不缺,希拉干脆直接拿给了他一把。那个人接过果实之后就从队伍里走了出去。怎么回事啊那个人,希拉的心里根本也是满头雾水的,但考虑到希雅没有说什么——

“你把果实给他了吗?”

希雅的声音在希拉的身边传了过来,她一边喘着气,估计是跑过来的,一边小声问着希拉发生了什么。

“给了他一把,反正也不缺……

希雅的眼睛亮起了紫红色光芒,几乎是一瞬间就把挂在腰上的刀抽了出来,一个箭步向那个拿着果实即将从大厅里走出去了的男人冲了过去。尽管她的脚踩在地上的时候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可是男人身上带着的设备发出了尖锐的蜂鸣,让他警觉的转过了头来,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东西对准了希雅。

“停下!不然我就开枪了!”

那个人说的枪是什么?希拉完全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尽管已经被发现,希雅依然完全没有丝毫放慢脚步。

砰的一声响起,鲜血从希雅的右腿上喷出,她应声倒在了地上。那个人也同时把身体转向了门的方向。还没来得及把腿动起来,他就感觉到不对,又一次把身体转了回来。他的感觉是对的,希雅的右腿被紫红色光芒包裹着,跑向他的步伐丝毫没有放慢。看到这个样子,他索性心一横,把手枪对准了希雅的心脏,又是一枪——

这次血液已经可以说是从希雅的胸口炸裂出来了。她的身体向前大幅度倾倒,直到脸都快要贴到了地面。男人身上设备的蜂鸣音逐渐消失了,他以为她会这样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可是下一刻,她的四肢都发出了紫红色的光芒,身体像是提线木偶一样从地面高高飞起,拿着手里的刀向他刺了下去。于是在咚的一声当中,他的心脏也同样被刺中了。在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他才终于从眼前的人的言语当中,听到了自己必须要死的理由。

只不过那是低声的耳语,希拉这次也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希拉发现自己好像坐在什么移动的物体上,耳边传来的是并不凄凉,反而是十分欢快的乐曲,这使得她甚至没能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实际上是在送葬希雅的队伍里面。当然,准确来说,现在所进行的仪式不能称之为送葬,周围欢快的气氛,不知道的还以为收获祭典根本没有过完——根本就和葬礼不沾边嘛!

在希拉的左右两侧,和她一样的巫女站成了一排,面前是巫女小队的队长,高耸入云的神树,以及在神树旁边的希雅的墓碑。在轻松而欢快的乐曲当中,队长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对巫女们,对希拉说道:“希雅以英雄的身份完成了身为巫女的职责,让我们为她的灵魂回归神树而干杯吧!”

而希拉在这一刻,才又一次猛然发现了希雅已经离开了,已经永远不会再在她身边了的事实。说的具体一点的话,其实希雅死亡的这个事情,她早已经反复发现了四次。她被剧烈变故砸的粉碎的心根本无法稳定的维持记忆和理智,使得在第一次发现之后,她还会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发现这个事实。早就被剧烈变故砸的粉碎的心又一次被重击,带动着她的声带也开始,虽然她自己都很可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但还是振动了起来。

“……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希雅死掉了,你们却要庆祝……?”

“希雅是以英雄的身份归树的,这是喜丧啊。”

“……以英雄的身份归树……她的灵魂会怎么样?她能得到什么?”

“英雄们的灵魂会被神树大人吸收,从此超脱六道轮回,与神树大人合为一体啊。”

希拉已经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就像是变成碎片的心的每个部分粗暴的咬合到了一起,在胸腔里艰涩的开始转动,带动她的全身运动了起来,她几乎是立刻就把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朝地上砸了下去。

“我问你她能得到什么!”

“得到什么……得到解脱啊,超脱轮回,脱离苦海,难道不值得庆祝吗?”

“那换成你,你愿意吗!”

“希拉,你到底是不是巫女?居然问这种问题?”

显然,已经没人愿意再聊下去了。看着队长脸上仅仅只是疑惑的表情,希拉只觉得这人已经没救了。和这人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出去……都给我出去!你们都给我现在,马上,赶紧滚开!”

队长和其他人对视了一眼,出于对希拉的尊重和体谅离开了。看到自己又变成孤独一人,希拉又一次下意识的寻找希雅——视线落到眼前神树,以及希雅的墓碑上——又一次重新发现希雅不在自己身边。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她什么都不明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听不到神树的声音,不明白希雅为什么会死,不明白神树为什么要把希雅从自己身边夺走。于是她胸中血红色的齿轮换了一个方向,再次转动了起来。她用双手抓住了神树的树干,像是在抓住一个人的衣领一样,尽自己最大的力气摇晃着。

“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们要为你献身,为你而活着!你能创造什么,又能毁灭什么!回答我,告诉我啊!”

而当然,希拉这次也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于是她就这样,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不得不永远怀着对这一切的一切到底都是为什么的疑问,直到最后无奈的把疑问带到那个世界去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