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泽
评分: +19+x

远处好像是有那么一片沼泽,叫……云梦泽吧,应该是这么个名字,我年岁大了……总之,有那么一片沼泽。

沼泽很大,无边无际,是卫兰岛和阿喀萨岛的边界。以前人们想从这边到那边,不能徒步跋涉,总会一去无回。他们需要求助沼泽边一间又一间黑色小木屋中的沼渡人。

沼渡人很特别。他们的所有船具都用的是木材。不是没有铁器,而是只用木材;不是所有木材,只是一种木材。在他们的语言中,这种木材叫“缪幽斯”,经群岛语翻译成大陆语,应该叫“乌木”。

缪幽斯轻若无物,但质地坚硬,击起来有如钟磬鸣响。“乌木”之名,名副其实,是因为它通体漆黑,如一块磨砂的墨,只有在正午的阳光下凑近细看,才能捕捉到一丝丝细微的木质纹理。也亏得沼渡人能在一片漆黑的船舱中顺手就摸出船桨。

只使用缪幽斯不是因为什么,只因为它是唯一一种能浮在云梦泽上的材料。云梦泽就是有这样神奇的魔力:哪怕是一片羽毛,落在沼泽表面也会被瞬间吸入,不复影踪。只有缪幽斯,这种原生于沼泽深处的木材,才能在沼泽上滑行自如。

缪幽斯的砍伐方式很特别。每年沼泽化冻之时,十三位精壮的沼渡人小伙子就会沿着云梦泽入口处的溪流逆流而上,进入沼泽深处。在那里,他们会选取十三株最精壮的缪幽斯,将他们连根拔起,顺着溪流送出云梦泽。告诉我这整个过程的沼渡人老人说,缪幽斯,本就是无根之物。在生长过程中,们就浮在沼泽上,所以们才能浮在沼泽上。

云梦泽很大,乌木隐藏的也很深。沼渡人小伙子们常常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到达们的栖息地,伐下的缪幽斯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流出云梦泽。所以,他们总是春初去,秋末归。归来之时,沼渡人栖息地通常会举办一场盛大的仪式庆祝。我访问那里时正值夏初,没有赶上。所以,我未亲眼见过他们出沼的模样。
……

后来我需要再入云梦泽去采集紫杉鳞果。我决定不走沼渡人的通道,而是从另一侧进入。除了那条路线离我的目的地更远之外,我还想亲眼见证缪幽斯栖息地的模样。

之前访问沼渡人栖息地时,我曾尝试说服他们卖给我一截缪幽斯树干,但遭到了严词拒绝。他们愿意卖给我的最大木块是一个硕大的树根——足有两人合抱那样粗。我请一位木工把乌木雕成了一个盆状的小舟,坐在其中向云梦泽深处进发。

几天风餐露宿后,我终于进入了云梦泽中心。停船稍作歇息时,我瞥见树丛中闪过几道身影。是采伐队!我急忙把船滑到一棵粗壮的树下,隐藏在树根的阴影之中,观察着他们。

他们滑到沼泽中一片没有树荫的地方,互相交谈几句后便跪在船上祷告。接着,他们站了起来,却并没有试图去拔周围的任何一棵树——周围也并没有缪幽斯——而是径直跳入了沼泽中。

我保持着沉默。一会儿,沼泽中浮起了十三株缪幽斯和十三颗缪幽斯质地的小球。小球浮在原地,静默着;而树干则推动着他们来时乘的船,顺着来路顺流而下。

只使用缪幽斯不是因为什么。千百年来,沼渡人用这样的方式将族人献祭给沼泽之母,换取了云梦泽无声的通行权。一代代沼渡人的身体与沼泽之母肌肤相亲,化为了云梦泽平静的表面下一双双无声的手,为他们的后人托起了明天。而他们的灵魂,化为了千千万万颗缪幽斯小球,在此处,在阳光的照耀下,洗净为人时沾染的与自然格格不入的罪恶,直到蒸发入沼泽微潮的空气中,与自然的意识相融。

他们是自由的。

……

还有人说,云梦泽太深也太重了,已经重到压破了另一个时空。云梦泽的底部,在另一个世界的底部,是蓬松无暇的白色。有时,云梦泽的底部会漏下一些清亮的水珠,那大概是沼渡人的眼泪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