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的海
评分: +10+x

Liam Hunt走进昏暗的家中,狗已经熟睡了,双人床上还留有温热的凹坑。

Hunt长叹了一声,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Hunt在操场上醒来。

阳光射在Hunt脸上,Hunt的身体酸胀,暖融又热辣。

人影出现在Hunt面前,他抬起头来,看见了清爽的女孩。女孩的脸穿透记忆,Hunt记不起她的名字。

“Liam!”甜蜜的微笑荡漾着。

“Liam!”轻快的语言流动着。

女孩拉起了Hunt的手,Hunt想站起来,Hunt拉住了女孩的手。

黑色的胸足抓住了女孩,她的表情放大了,Hunt的世界鼓起泡沫。

泡沫破碎了,碎裂了光线。

Hunt闭上了眼睛。


Hunt穿着盛装在舞台后睁开眼睛。

台前的聚光灯快打穿幕布,主持人在激情洋溢地演讲,观众们躁动着,时不时喊着一些无聊的口号,Hunt不关心他们。

扮成公主的女孩紧张的拽着Hunt,嘴里念念有词。Hunt从演职员表上看见了她的名字:“Cathy”。

帷幕升起,音乐轰鸣,Hunt在噪音里前进。

他在台上独自歌唱着。公主出现了,绕过层层蔷薇,向王子欢喜的跑去。Hunt低低念了一句:“Cathy”,跟着音乐上前。

嘈杂的声音小下去了,观众席上发出尖叫,Hunt不在意。女孩的脚步迟缓了,瑟缩着退后,Hunt很疑惑,他低下头,看见了黑色的躯壳。

不知来处的身体冲向女孩,她碎为一滩滩乌黑的血。

Hunt做不到,Hunt不知道。

Hunt惊慌地闭上了眼睛。


Hunt在沙滩上睁开眼睛。

海浪打在碎石上,一条条烟圈浮上天空。Hunt讨厌浪花激起的泡沫,Hunt喜欢美丽的泡沫。

女孩靠在Hunt肩头,瞭望着远方,Cathy在享受着难得的宁静。

Hunt转过头,茫茫沙滩上只有他们。他站起身来,远离不安的海。Cathy跟着他,迷惑又坚定。

Hunt想走到尽头,Hunt走不到尽头,Hunt想钻进沙中。

Hunt摔倒在地,女孩跑上前想扶起他,Hunt向女孩伸出手。

Cathy的眼神变得疑惑,伸出的手微微颤抖,Hunt不知道发生了什么,Hunt很清楚发生了什么。

黑色的螯夹断了脆弱的躯壳,佳人难以置信的倒下。

Hunt摸向自己,Hunt摸到了坚硬的甲壳。海水涌上来,层层乳白色的泡沫淹没了Hunt。

Hunt听见了笑,Hunt听见了哭。

你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你在船上睁开眼睛。

周围有几个穿着基金会白大褂的研究员,正低声讨论着什么,其中几个向你致意。

你跌跌撞撞地走向船尾,看见了一条白色的弧线。柔软的手搭在你的肩膀上,女孩在冲你微笑。你的心跳加速了。

女孩仍然在笑,你抬起手,不知她为什么在这里。Cathy凑到你的耳边:“我和主管申请过了哦。”你看见她的眼里有俏皮的笑。

破碎的记忆在重组,你想起了一些失落的回忆。

你扇了Cathy一巴掌。

女孩倒在地上,惊恐地看着你。你千言万语化作一声长叹息。

你的皮肤变地漆黑,口器在咔咔作响。你想后退,你在前进。

你举起了Cathy,下面是磅礴大海。

你松开了螯,你没抓住她。

泡沫四溢,你感到有东西在从你身上分离。

你闭上了眼睛。


你在水底睁开眼睛。

你呼吸着,你意识到你不是你。

渔船的残片在水里浮动着,太阳从上方射下,照亮了前方的路。

你看见一头长发在水中飘扬,女孩的身体正缓缓旋转。

你不忍上前,你游到Cathy身前,看着她脸上的表情。

你杀死了她,你说。你听见低低的窃笑,你听见你在窃笑。

你在解释,你在承认。你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你是黑色的螃蟹。

有东西在呢喃,有东西在分离,有东西在褪去。

你看见黑色的影子在滋长。

我闭上了眼睛。


我在虚无里睁开眼睛。

我只看见无尽的白光在周围弥散着,世界不存黑色。

我看见面前的黑色螃蟹,我看见它的螯,我看见它嘴里缓缓吐出的泡沫。

它能看见我。它在嘲笑我。

怪物的身体动起来了,慢慢地向我接近。

我惊惧地退后。

记忆如潮水般涌回。

它杀了Cathy,我记起来。

你杀了她,它在大笑,小眼睛里转动着残忍的光。

螃蟹的笑声停下了,犹豫地摩擦着白色的地面。

我看见Cathy的身影站在它身后,默默的看着我。

我明白她的意思。我走上前,怪物惊惧地退后。

我跑了起来,它在逃跑。

我把手按在了螃蟹的壳上,我感到Cathy拥住了我。

颤动与呼吸消失了。

一切重归宁静。


Hunt闭上了眼睛。

Hunt没有再睁开眼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