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方·其一
评分: +37+x



艾露卡在花丛中跳跃。

荆棘制成的脚环刺破她的脚踝,随着她的舞动深入,又一次划破已结痂的伤口。鲜红若宝石的血珠洒落在鸣泣的杜鹃花之上,像是泪水。

阳光透过天穹的玻璃洒下,在视网膜中裂解成七彩的颜色。氧气顺着管道输入,艾露卡大口呼吸着,身背的羽翼舒张,闪烁的磷粉在空气中飘忽飞舞。

一块腐烂的水果被丢进来,饥饿的艾露卡立刻便忽闪着翅膀向它飞去,却又忘了捆缚在她脖颈的锁链,最后只能摔倒在花园的泥土里。

她祈求着,向前爬行,感受到氧气从自己的喉咙中被一点一滴地逼出,世界摇晃起来,缺氧带来的痛苦逼迫着她退回,可是腹中的烧灼感让她无法再克制自己。

她伸出手,尽力地伸出手,哪怕指尖颤抖,生命一点一点地流走。艾露卡想起那缕荆棘,想起被称为守卫的他。他是什么样的呢?她只要在此时出神,眼前的画面就会虚焦。

一块记忆砸向泥土。

那双手止不住在颤抖,艾露卡慌得想吐,她像是被感觉排开,变成失去重量的东西,又霎时闪回。那看不清的事物又再次被脑海恍惚,不断地展示着细节——记忆,粘连着缠绵血迹的锁链。

脖颈的伤痕、刺痛的感知、被束缚的生命、缺血的肺泡、食物、从蠕动的生命展翅、分娩的阻滞、没有终止的不自由。

他推开门,不耐烦地将那块水果又向着艾露卡推了推,看也不看她一眼。

她像是得到了拯救,在这片光明之中,她看到了更加闪耀的东西。此时就连日光的温度也不能冰冷她的内心,她痴痴地望着那离去的身影,好像要把那看不清面容的人刻进骨髓之中。

当雷声大作之时,她便舔舐着流淌在骨髓中的热恋;当乌云遮过天穹,她便让血液中的光明照亮她不曾清洁的躯壳。

但艾露卡的生命已时日无多,她的羽翼渐渐干瘪,面容消瘦,就连她自己也无颜再出现在守卫的眼前。

她默默地将自己埋葬起来,埋葬在这一片鲜红的花海之中。

阳光透过方形的天穹洒下,狭小的玻璃罩之中,花海正鲜艳地绽放。

这儿或许诞生一场悲剧:

一只苍蝇爱上了她的饲主。

如是的天方夜谭,仅能引观者发笑罢了。

< 天方·其一| 天方·其二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