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深的婚礼

评分: +24+x

来自第一百三十七号,纪年16095。能力所限,我无法看清更远的时间河,但目之所及,此世界仍在正常运行。

少女静静站在鎏金的船首像头顶,夹着细沙的风携着婚纱的雪白裙摆卷起层层波浪。紫木甲板上,唱诗班吟诵着古老而模糊的祝福,又被空间冲淡,跨过船舷,飘向更高的蔚蓝。在她的面前,她双眸正凝视着的,是她的恋人、她的新郎、她未来的丈夫。

这是她一直期盼着的婚礼。是她在成年礼上用仅有的机会祈求,群星给予虔诚的她的最好赠礼。

温热的风流淌过她的耳畔,捎来他的召唤,而她嘴角上扬,欣然接受。

她走上前,在船首像的边缘止步。她用祖母绿的双眸深情地注视着他,张开双臂,脚尖轻点跃入他的怀抱。头纱舞动,裙摆绽开。他的身躯雄壮却又虚幻,她奋力环抱却不可得,而他则早已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他拥抱着她、爱抚着她、占有着她。

她们紧紧贴合在一起。他贪婪地触碰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探入她身体的每一分空洞。他捋过她的发丝,它们曾有着和他相同的色彩,而现在却如同金色的瀑布汇入他的身躯。她的肉体一点点崩解,又在他汹涌的爱意下凝结成繁星般闪烁而细小的结晶。她的双眸化作宝石的齑粉,缓缓地自眼眶中流下,与他融合在一起,勾连着不分你我。

她的灵魂挣脱形与质的枷锁,肆意地向四周蔓延,沿着他的臂膀,摇曳着飘向无极的远方。她的思想悠悠地向深处沉淀,如水一般填满他实体的丝丝空隙,于更深处汇集。虚幻与无形,相见便是结合。他们终于走在了一起,感受着对方的本源。这并非恋爱,亦非婚姻。对于水乳交融的二者,他们的关系已经超越了简单的感情。

她的精神在他不朽的身躯中起舞,于永恒的岁月中注视凡尘百态。大漠无穷。即便是古代的贤者,也只是不断地探索边界而未有成果。黄沙的彼方又有何景象,只有沙漠自己知晓。今世如此,未来亦将如此。

她的名字终于和她的身躯一同消逝在了沙舟之国的尾浪里。后来的人们只是称她为砂尘魔女,或是流沙的新娘。

Shipwreck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