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边际
评分: +16+x

我仰望白昼,白昼回应我潺潺泪水。

我质问长夜,长夜给予我茫茫阴霾。


白昼说,时光的流淌典雅而绵柔。

长夜说,时光的运转沉重而疲惫。

祂们得不出结论,因为时光的束缚无法挣脱。

在时光之下,在那巨大转轮的深处,奔腾不息的海渊咆哮着,祂掀起扭曲的浪潮,将那窥义的目光遮蔽,将其掷入深水。

但虚空的意识并没有向其屈服,即使是黑潮也无法吞噬祂的光辉,仅是煞时的绽放,就已将大片渊洋染至微明。祂以高傲的姿态,将美学尽数展现,银白的身影充满张力地舞动着,如同白昼冲击黑夜。祂沉浸于自身的感性波动,化为白色的弧形,在黑幕之上交织,勾结,逐渐转为悠柔而含蓄。

漆黑的波形却开始交合,曲折,结成一颗可怖的恶果,以冲出岁月的速度,径直洞穿其身。来自亘古的歌谣刹那间停滞,他优美的身姿开始抽搐,蔓延的裂隙中透出无底的空洞,曼妙的歌声布满扭曲的噪点,一点一点崩析,如同转动的蚀锈巨轮,散布着刺耳的冗杂之声。

崩坏仍未停滞。祂的感义被侵蚀,变得愚顿,而恐惧之感确比任一往昔都要清晰。祂完全可以用理性压抑自己的恐惧,但显而易见,这股恐惧并不源于其自身。

它把祂的思想掷入深水,在苦伤中窒息,在浪潮中沉寂。祂尝试构想一种意志,但那思绪总被黑潮冲垮,无垠的阴霾在祂心中扩张,啃咬祂的理性,屏蔽祂的目光。

余烬的涡流回旋着,散发着梦境中的流缢,祂便认为自己尚在梦呓,梦中祂正连结起万千感性之义,这个意象黑潮还尚未触及。海渊不仅游过祂的每一根神经弦,游走于祂的躯壳内,同时也吸引着白昼的宏义,祂就此溯游而上,构想起理想中的意境,无意中拨动了宏义的琴弦,弹奏出一曲反义的华章。

渊言破碎, 祂便搭建; 渊言陈腐,祂便高冗,渊言喧器,视便沉寂。压抑的波涛自天际涌起,激起忧涩的波纹,试图将那新生的频率扰乱。但祂将它高高举起,直抵深空,埋入那渊洋无法触及之处。


我凝望着祂的举动,周身环境也开始改变。在玻璃的哀嚎声中,棂窗被其自身的裂隙撕开,砸落在地面上的清脆声响,也然成了它的挽歌。夜色中的高墙向我倾倒,忧伤的尘埃蔓延到空中,将我的天幕遮蔽。

偶然间,我窥见了深空远处还尚存一丝清冷之光,它刺激着我的感知,将我从陈腐与堕落的深潭中托起。祂散发的微光投射出一条苍白的路径,将无垠的黑雾刺穿,也将我心中的帐幕敞开。

祂沙哑地喊道:

跑吧!跑吧!到那纯粹的清晨中去!

我用干涸了泪水的空洞眼珠望着祂,却只看到了背影。

在那阴影中找到了我。

朦胧的雾气夹杂着暴雨,破坏着我的躯体。

苍白的微光交织着黎明,追寻着我的踪迹。

在那一刻,我的意识脱离了被摧残殆尽的躯壳,在刺眼的强光中融进黎明。最后一丝思绪滞留在深空,它吟唱道

暮光吟咏着,咆哮着

祂将白昼的坟墓砸

碎铸起千仞的灯塔

吟咏着,把溯源纳入梦境

咆哮着,将呓语融进黎明

祂闭上眼帘,任黑幕化为深空

祂开启双眸,聆境地晨钟长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