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尽头
评分: +23+x

雷德愤慨地大喊着,
“我们存在又如何?我们不存在又如何?万物的本质,是时间。而我们不论是否存在,时间仍旧是时间,世界仍旧是世界。人,终有一死;而时间,尽头又在何处?”

“真相存于时间之中。” 他顿了顿,“我们永远不会明白,但我们永远都在寻找。我们在寻找的是隐藏的真相,是时间的真相,是时间的本质!是我们的时间!”

“时间似乎什么都没做,但它却改变了一切。” 盖尔里斯接过了话头,“不在于它是什么,而在于它是‘怎么’,我们可以前进,但我们为何不可后退?”

“ 时间存在也不存在,它是一种存在于任何相信它,遵循它的人脑中的概念!”

“我们匆匆而过,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地寻找所谓的真相。”

时间的尽头,是未知的真相。


一个小妖精正把玩着弹弓。

他俏皮的绿耳朵随着橡皮绳的弹动而抖动。

他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子,放置在弹弓上,向后狠狠地拉伸。

橡皮筋越来越长,越来越细——

“啪!”

石子弹出,撞击在树干上,反弹、滚落,滚进了地上的落叶堆中。

也许,饱和之后,是极限;而极限之后,是反弹……

时间的尽头,是已知的结束。


浩瀚的苍穹挂着神秘的面纱,硕大的星球周而复始地移动。

巨大的能量,饱含着空间、时间、质量、能量,缓缓在空虚中流过。

支配着寰宇的是时间,而时间同样被其所控制。

当一切归于黑暗,万物瞬息之间骤停……不,是消散。

那一切将沉没于无。

真正毫无一切的无。

时间的尽头,是彻底的虚无。


从前有只羊。

它在一望无际的草原悠闲地咀嚼着青草,毫无察觉一只狼的靠近。

太快了,一切。

羊立刻倒在了血泊中,他甚至都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呃,不对,故事不是这样的。

从前有只羊,它在草原上咀嚼着鲜花 一只蜜蜂 一块牧羊人的奶酪。

然后,有一只狼缓缓靠近。

那只狼是 灰色的。

于是,那只羊开枪打死了狼。

于是,那只犭——

这只是一个童话故事,而故事的作者正在为剧情争吵不堪。

小查理与小莎莉正在抢夺着铅笔,眼前的小册子已经布满了圈圈点点和歪歪扭扭的文字。至少在那之前,他们总是十分爱惜着这本所谓的童话,并且为故事的发展进尽心力。

直到那天,在冰冷的雨水中凝视着他们父亲已经被撕成碎块的尸体。

泪水、雨水……

艾伦试图安慰这两个几乎发狂的孩子,他们狠狠地将所有与父亲有关的物品销毁。

那本童话册也被狠狠地丢入了火炉,火舌立刻贪婪地舔舐着这本书,缓缓将其吞没。

主管的眼皮不着痕迹地跳动了一下,嘴角微微扯动。

也许,那里并不是那么神秘。

更可能,有些人,早已了解。

他凝视着火炉,陷入了沉思……

时间的尽头,是完美的谢幕。


“克里斯先生,该走了!”

那个被称为克里斯的男人略一点头,将手表亮出,缓缓转动表盘。

一阵刺眼的蓝光闪过,克里斯早已消失。

那么,他去了哪里?

不如说——

他去了何时?

克里斯面色凝重,眼前是绚丽的火光。

这是一场爆炸,时间的艺术长廊的起点。

就在这一瞬间,一切都开始了

也可以说,一切都结束了。

从数个微小的粒子,到庞大的星球。

从微不足道的细胞,到巨大的生物。

从虚无,到万物。

从零到无限。

克里斯的手再度摸上手腕。

闪耀的蓝光转瞬即逝。

蔚蓝的星球。

茫茫大海。

偌大的生物出现,古老的生机勃发。

表上的表针从未停止。

直到那颗灾难的到来。

克里斯转动的右手陡然停下。

犀利的眼眸透过镜片,注视着留在半空中耀眼的“星”。

他停止了一切?

不,时间是一种概念。

相对性的概念。

他的右手缓缓再度转动,任由纷杂的一切。

一切再度归于沉寂。

转动着的表盘,转瞬而过的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多久。

久?

他也不明白。

直到右手再次突然停下。

又是一场爆炸。

一场伟大的、绚丽的爆炸。

这是否预示着一切的结束?

或是开始?

他盯着沉寂又喧闹的一切,沉思。

时间的尽头,是无尽的轮回。


我坚信,我们只要能把握住时间,就能把握住世界的本质。

唯有找到时间的尽头——哪怕无法到达,只要我们能够了解,我们定能找到我们存在的意义,我们定能看透一切!

这是我在我爷爷的日记本里偶然看到的一段话。这让我初步了解了他这些年来到底在做些什么,并产生了兴趣。

从前,他从来不主动告诉我关于他的一切,但是我依旧很爱他,尽管他陪我的时间很少,他似乎永远在忙碌,现在我长大了,他似乎也在慢慢引导我走上他的路,他的研究所、他的研究成果,也逐渐对我开放。

这研究是他这一生中干过最蠢的事,也是最厉害的事。他是个了不起的人,大家都这么说。

那年我18岁。

1982/12/6


301

他是个中年男子。

我的爷爷正在与他说着什么,他频频点头。

两人握手后,爷爷拿起了笔记本,他则快速穿好了防护服。

爷爷开始调试仪器,我在一旁观看——好吧,我什么也看不懂。

很快地,我们退出了房间,透过玻璃观察着那个男人。他对着爷爷竖起大拇指,对我笑了笑。

刺眼的蓝光。

他……他不见了。

就这样?

没想到的是,爷爷居然一脸欣慰……

走吧。他对我说。

1985/5/7


563

他是位青年。

一开始见到他我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

我尝试和他搭话,但是从他嘴里穿出来的只有类似唱片机坏掉的声音。

疑惑之际,刚欲再次开口询问,他突然拿起一旁的笔记本,翻了过来——我叫哈里。

“你叫什么名字?” 我问出口。

他放下本子,拿起水笔从最后一个字将墨水缓缓吸进水笔中,又翻过一面,有点苦涩地笑着——他们反转了我的时间场,认为我可以知道你们的未来——也就是我所谓的过去。

“你怎么了?” 我又没刹住车。

翻面——实际上,我不知道,不知为什么,我记得的东西并不多……

“那你知道吗?”

理论上来说,开放与多元性的东西并不能被确定。好了,现在走吧。爷爷对我说。

1860/3/18


795

他只是个小孩儿。金发碧眼的小男孩。

爷爷调试了仪器——

还是那熟悉的蓝光,很快地,居然有另一个长得一摸一样小孩出现在这里。

双胞胎?魔术?

“我把未来3分钟后的小乔治在时间场上的个体进行了平移,所以在我们这个时间点有两个小乔治。” 爷爷背着手对我进行讲解。

而被传送过来的小乔治似乎并不惊慌,似乎早已做好了准备,但是原本的小乔治眼中却充满了惊奇,两人迅速聊在一块。

爷爷看了看表。

又是一阵刺眼的光芒,原本的小乔治却消失了。

而此时的乔治看着我们,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你能明白吗?……来吧,咱们走吧。爷爷这么说。

2002/11/7


084

一位有些眼熟的男子,似乎刚做完长途旅行,正在小辞。

爷爷立刻与其交流,他情绪激动,交给爷爷一本本子。爷爷频频点头,翻看着本子,时不时与他交谈两句。

那个男人长吁一口气,瘫倒在沙发上。

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

好了,走吧。他对我说。

3077/1/25


127

一位小姐。

怪异的感觉……我立即想到了那位青年。

“你……好吗?” 我询问道。

许久,她似乎没看到我似的,突然抬头看向门处。

“你好啊。” 她终于看向我,回答道。

“你叫什么名字?”

沉默。

“我叫艾米。啊,不好意思失陪,我得去完成点工作。”

她踏着高跟鞋走向不远处的笔记本电脑。

“啪嗒,啪嗒,啪嗒……” 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脚步声永远比她的脚落地要更快地响起。

触摸键盘也毫无声音,直到一段时间后才响起打字声……

她的时间被向前平移了6~7秒左右,也就是说——她比我们过的慢。嗯,就这样吧,我们走吧。爷爷说。

1900/7/13


200

一台似乎有些复杂的仪器,像个玻璃房间,看起来似乎许久没用了。

这台机器,可以抹除一个人或者一样物品在时间场上的个体与时间——不是一个时间点,也不是一个时间段,而是彻彻底底抹除,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我们也许做过这种实验,也可能没做过,谁知道呢?

爷爷笑了笑。好啦,今天就到这里吧。他带我离开。

……

“滴……滴……滴……”

他靠在病床上,戴着氧气罩,微笑地看着我。

不知为什么,爷爷突然就发病了,当天晚上突然把我叫起来,嘱托了我些什么,便又睡下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第二天看到的他居然已经在床上不停地抽搐。

四周弥漫着刺鼻的药水味,我突然发现他是如此的苍老。

而他的眼神中却充满了欣慰,甚至夹杂了一丝笑意与不舍。

他握住我的手,轻轻地拍着,拍着……

该来的还是来了。

没有过多的语言,他就这么过完了他的时间,那些研究也随之结束。

那年我19岁。

时间的尽头,是回归的混沌。


我们只是时间的过客,我们又怎能知道时间的尽头如何?

时间没有尽头。

或是说,时间的尽头,是永恒的瞬间。

我们的时间之路的长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把握它的一切,并走向我们的时间的尽头。

抛弃时间的人,时间也会抛弃他。

把握永恒,活在当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