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的旅行日志(其一)
评分: +16+x

世界77432
低魔世界
意识形态
倒退
其他特征
未知


“这不是一件好事,潘多。”
阴影中的存在化成一只小猫,舔舐着黑袍下女子的脚踝。
水蓝色的波纹在周围环绕激荡,她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我也感受不到灵,它几乎陷入死寂,”她摘下紫色的兜帽,“但天涯酒馆的老板可是什么故事都收,咱们就当是来采风就好。”

风卷起一层层乌云,如水波拍案。风声挑逗着街边散落的纸片。虽是白天,而街上已点起街灯,最少的几缕阳光,时隐时现,难以留存。

雨要下了,但家里快没菜了,孩子说想要换换口味,政府解开禁足令了。
艾玛这样想着,披上黑外套快步向市集赶去。
风把她今早梳好的头发吹散,她也无暇顾及发梢了,毕竟晚到就意味着挨饿。

“大妈,您让让……”
单亲妈妈带着孩子本就不容易,何况还是外乡人?
操着一口不流利的中文,她挤开面前一众人,终于站在分发员的面前。
“您给我来一袋茄子,再来……”
“没茄子了,现在不比从前,现在选不了菜了。”
他往艾玛手里一递,粗暴的扭头看向下一个人。

叶撒满街道,飒飒的飘落,或是在风中飞转。紫袍的少女旁若无人的走在街头,身旁跟着一只不详的象征。
她不时捻碎一片枯黄的叶子,又或是探头望向人潮,在手中的书籍上写划着什么,摇了摇头,呢喃着。
“空洞,灰暗,简直像亡灵位面一样沉寂。他们的灵都接近灰色,明明只有濒死者才会这样……”
“因为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为什么?”
面容失色的她楞在原地,望着黑色人潮向四周涌去。
毕竟是难得的解除禁足令的机会,人们自然多贮存一些,要是存旧了坏掉也只能勉强吃掉。

“我是想帮帮他们。”
“别打那种念头,咱们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再说……咱们又能帮什么?这是他们整个文明的选择……”
“不,不是的,谁会选反乌托邦来当自己的政府!?”

少女的声音猛得高了几分,连周身的【认知干涉】都弱了几分。空旷的街道上,裹着黑衣的男女听到后一愣,而又加紧步伐走向四周,与她无形隔开了距离。

“妈妈,外面风好大……还有,我看到一个小姐姐!好漂亮哒!”
“她有这么高……穿着一身紫袍子……”

女孩笨拙的晃动双手,极力试图向母亲还原那位女性的样子。在她眼中,母亲一直都是最好看的人。也确实如此,部门分配配偶时,周围邻居都夸赞艾玛丈夫的好福气。
甚至说,不少达官贵人都暗暗向艾玛伸出橄榄枝,表示只要愿意做情人,钱和工作都不是问题。但她只是个普通人,也不想搅和进听起来就难懂的风波之中。

但在丈夫死了之后……或许说不上是死了吧。琳娜两岁多的时候,丈夫就没再回来过,也没再听到他的消息……大概或许是死了?还是抛弃母女俩了?她不知道。
不过在琳娜简单的世界中,还是万分愿意自己的母亲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琳娜,不许你自己出门!”
啪的一声,孩子的小手被拍的通红,她把手向背后缩了缩,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
“孩子,记住了,别自己出门,千万记住,”她望着怯生生的孩子,心也是疼得难受,“乖啊别动,妈妈给你拿凉水敷一下,你看好不好呀,再给你奶糖。”

才刚六岁的孩子能懂多少事,虽然拿糖时手背还有一丝丝痛,但世面上这种东西少的很,挨打能拿到糖可相当划算了。
她把糖藏在床边的盒子里,似是很怕别人知道自己得到了宝物,偷着舔了舔糖纸,把糖块存了下来。

“潘多啊,你其实什么都做不了,你能把一个人带离这个世界,你能带整颗星球走吗?”
“说到底,你经历的旅行太少了,老练的旅行者完全不会对他人产生任何感情。”
“你要始终记得,你是旅行者,不是救世主……”

“让我自己待一会吧,sayle”
少女推开伏在肩头的黑猫,一袭紫袍走入人群,消失无踪。
“这是你第一次旅行啊,可以理解,有着强大力量的你,有资格决定别人的命运……真的吗?”
黑猫露出了思考的表情,不久又带上了一抹笑意。它舔了舔爪子,悠闲的迈步前进。

“姐姐,你好漂亮呀!不过……妈妈说最近不能穿黑白以外的衣服呢,你快回家去换吧。”
“孩子,你从哪来的,为什么一个人在街上,你的父母呢?”
“妈妈说爸爸去很远的地方啦,她要一个人照顾我,很了不起吧?”
琳娜笑的很烂漫,与之前潘多在这个世界看到的僵硬的笑不同。也没错,毕竟她还远远 不到了解这个世界的年龄……不过,哪怕长大,她又能在这样的世界了解到什么呢?
裂开的乌云打下一束阳光,投到孩子和少女身旁。她抚摸着琳娜的脸颊,将她一缕发丝别到脑后。
“很了不起呀,快回家去吧,别让妈妈担心啊。”她微笑着轻拍孩子的肩膀,随后转身离去。

站在灰暗的门前,少女几次伸手,却又放下。一旁的黑猫跳上肩头,拍响了门,带着一抹坏笑。

“妈妈我去开门啦!”
带着几分兴奋的语调,她打开门,恰好看到紫衣的少女。而她,挤出微笑,向她摆了摆手。
“呀!你是之前那个姐姐……”
没等她说完,艾玛把孩子挡在自己身后。拍拍孩子的背,让她离开。

“您好,不知道……”
艾玛不知道怎么开口,对面的女性看起来不过16.7岁。脸上没有一丝操劳奔波的风霜。紫衣更是不对,现在是伟大领袖去世的时段,所有人都不允许在外面穿任何除了黑白的颜色。仅剩的娱乐都关停了,她是怎么躲开检查官的?
高官的女儿?情人?还是什么别的自己不配接触的人?艾玛此刻嘴唇有千斤重。丈夫不在了,又是自己照顾孩子,什么人都得罪不起,但也不能把贵人晾在着。

“我……您,孩子给您添麻烦了,实在不好意思。”
艾玛对着面前的少女深鞠了一躬。而潘多想伸出手却又放下。
“您……你没必要这样,请问,我能在这里借宿一晚吗?”
被追杀?不可能啊?黑治安怎么可能不把她抓走?那是?大人物单纯想体验生活?
“当然,当然可以,您光临陋室会使这里蓬荜生辉。”
操着不流利的中文,她把少女迎进了屋内。

能量管路的强度和稳定性都超过了自己原生的地球。这里的科技水平并不差。但……屋内是白色,明明是整洁光明的颜色,但在潘多眼中只有冰冷和肃穆。家中的家具更是少得可怜。座机摆在一角,落着的灰尘显然是很久没有用过了。电视机倒是整洁,摆在桌子上上有一张纸,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节目号码。

白,扫眼过去全是白色,空洞,甚至让人感到一阵恶寒。
“小姑娘,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姐姐,我叫琳娜,很好听吧!”
似乎是很久没被问过名字了,她略带兴奋的叫出来。
“为什么要把家里涂成白色呢?”
“可是,妈妈说只有这几种颜色呀,白色,黑色,灰色,棕色。”
她掰着手指,略带疑惑地看着。
“谢谢你。”

潘多拍了拍女孩的头,望向一旁隐起身形的黑猫。
浮在空中的它舔了舔爪子,戏谑的看着她。
“这是你的第一次旅行,我会给你一点提示,不然你可能会出问题。这个世界也有异常,但在反乌托邦的政体下,掩盖变得无比容易,这个世界的常态保护组织的力量可能超乎你的想象。你总不想被抓起来切片吧。”
“我看出来了,你想带这个孩子走,你想好了……”
“姐姐,要带我去哪呀?”
潘多的瞳孔微缩,这个混蛋说话时居然没屏蔽这个孩子吗!
“我们之后再聊这个,你看,你母亲快做好饭了,准备去洗手吧。”

哄着,暂时转开了话题,但潘多陷入了些许思绪之中。要不要带她离开?可离开了她的孩子,那个可怜的女人要如何生活?
自己所做之事,真是是对的吗?

“大人,晚饭好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好的。”
晚饭,说是晚饭,其实只有两盘青菜和米饭。而琳娜抱着碗吃得津津有味。或许,她们已经习惯,不,应该说在她们的世界观中,生活就是这样。

“妈妈,没有茄子吗?”
“琳娜,以后选不了菜了,分发员发什么咱们就吃什么,可以吗?”
“嗯。”
女孩乖巧地点了点头,摇摆着双腿。
“很开心吗?”
潘多观察着琳娜纤细瘦弱的胳膊,不免哀叹。只是因为今天家里炒了两青菜和得到了一块糖就如此兴奋。这个世界真的不应该得到更好吗?自己,或许拯救不了所有人,但能拯救一个是一个,否则自己是没法心安的。

“希望你能一直坚持这种想法。还有,我劝阻你不是不让你改变这个孩子的命运,而是不想让你过于为了不同世界的存在而悲伤,毕竟你拯救不了所有人,陷进死胡同可是探寻真理的法师的大忌。”
“谢谢……老师。”
“难得你叫我老师,不过,准备处理外面来的人吧。”

”这家犯什么事了?“
”三街区第五路在今天早晨九点二十二分时出现一个紫衣女性,附近街区的监控录像并没有之前她出现的踪迹,天权在二十分钟前侦测到她最后出现在了这里。认知危害护具检查最后一遍,准备行动。“
”紫衣服?她这不是找死吗?领袖的夫人最喜欢穿紫色,这是谋逆啊,死刑都是轻的。“
Myles将闪光弹握在掌心,准备在破门后直接丢出去。在寒风中四散隐蔽的MTF们仍然没收到队长的信号,他们掌心渗出微微的汗。

奇术波动和现实扭曲同时出现,淡白色的法阵轻轻地飞入琳娜的脑海,符文和玄妙的样子,女孩感到,这个世界忽然变了样。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服从?我的父亲为什么没再出现?脑中多出的知识让孩子痛苦的从椅子上滑落。而潘多伸手扶起她。
”孩子,去改变你想改变的事,让悲剧减少,好吗?“

”Myles队长,检测到现实扭曲和奇术波动,请立刻行动,开阳将全程为您服务。“
”破门!“

Myles一脚踢开门,手中的闪光弹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在宛若定格动画的缓慢瞬间中,紫衣少女肩头的黑猫成了一道黑色的闪电,将所有MTF队员打倒。随后它优雅的舔了舔爪子,拍了拍楞在原地的琳娜。
”所谓奇术,就是人类以凡人之躯行不可能之事的能力嘛,看好了潘多,强者的力量是用来打破悲剧,建立新的规则的。“
黑猫爪下,一团光极速成长,变得与琳娜样貌无二。

”检测到水色型波动!!!检测到致密类型为锁固!!!开阳建议全体城市居民撤离,重复,全体撤离!!!“

不详的征兆摆正了身子,杏仁色的竖瞳直视着女孩。
”一切的准备工作完成了,孩子,要和我一起旅行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