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跃然纸上
评分: +29+x

你应该知道,他们,不同于我们。

我何不知?只是想玩会儿游戏罢了。

最近,我所处的世界出现了许多古怪的事,荒诞的事,我无法理解的事。

3天前,一辆车自天空中坠落,引起了不小的恐慌。那辆车可以驾驶,现在它已停进了那边的店铺。2天前,一座山自城南的空地凭空出现,险些把游人压于其下。那座山,现在已经开发成旅游景点了。1天前,海浪自一家居民的房子里涌出,幸运的是那家居民刚好外出。政府已经把这事镇压下来了。不知什么时候,一支笔出现在我手中,于是我得以记录这一切。纸随即出现在我的桌上。当然,到后来,我就发现这支笔毫无用处,我可以将一切存储到我的记忆里。

发生这一切事情后,科学家们便发了怔,开始大肆宣扬他们的学说,开始大肆抨击别人的学说。腥风血雨沾上了学术的外皮,各个论文在空中飞舞,将要掩住人们的眼。人们的眼前,是一篇又一篇浸满油墨的错误学说。

我无暇顾及他们晦涩的语言,但我最赞成的是Nophia的观点。Nophia是一个可爱的男孩,总对世界有些不一样的见解。他对我说,这像是有人在凭空变出些什么东西,而这些人不一定在我们的世界里。我问他,那会在哪里呢?他摇摇头,说,可能在我们之上。我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地笑笑。Nophia随后走进了他的房间,翻书声自门后溢出。

在我们之上,那是在哪里?我匆匆离开了他的屋子,踱步在街上,思考着这个问题。在这时,一本书出现在我身边的墙上,是有人想让我读一读吧?好奇心驱使,我翻开看了看,那本书是有关…“奇术”的。在这个世界里,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名词,我自然也从未接触过有关这个新鲜事物的一点一滴。就像是一滴墨水汇入清水,我被它感染,开始阅读。尽管这些知识过分深奥难懂,但我仍然可以理解一些。

建立一个宇宙是简单的,当然,这里指的是下层宇宙。拿出你的笔,在纸上开始写你想要的设定。越详细越好。之后,只需要施展2级奇术,“成真术”,便可以使它成为真正的下层宇宙。你可以通过奇术口进行观看那个宇宙里的一切,观测那宇宙里的人是否按照你的叙述在进行他们的生活。

我未曾知道“成真术”是所谓的什么,我也未曾把它与我们的宇宙联系。直到我继续向下读。

你可以往你的宇宙施加影响,例如往宇宙里传送一些事物,最好是他们可以理解的。只需要在纸上再叙述一遍你想要的传送事件的过程,随后再次施展“成真术”。小心,这样做可能会使得你的下层宇宙领悟到他们的宇宙并非真实,并随即将与本层宇宙反抗。

经过几分钟的思考,我逐渐明白了发生的这一切。我的手不禁一抖,书掉在地上。

这里是下层宇宙,我们是被上层宇宙操控的木偶。我们的宇宙跃然于他们的纸上,我们的存亡取决于他们的笔。我不自觉攥紧了手中的笔,身体微微颤抖,目光已不再有神,脑海里满是科学家互掷论文,Nophia的摇头,那本书封面的精致。我加快脚步,不忘带上那一本书。各个思路在我的大脑里碰撞,直至碰撞成粉末。在不亚于30次碰撞后,我终于明白我该怎么做。我将要创造我的宇宙,破坏在我之上的宇宙。

我快步离开街道,走向我的家。路上不少人聚集,仿佛在围观什么。我上前看了看,吸引人们眼球的不过是一张纸,上面有一些不知什么东西在浮动,也许是奇术操控的小人吧。走到门口,我一愣,随即看见我的家已经倒塌了。不用问,这是在我之上的人的作为。他们让我无家可归,而我如同菜板上的肉,已经无法反抗。一切思维,思路,什么都好,都随之而毁灭,随即成为渣土,洒在道路上,被人们践踏。

还有一个人可以帮助我,Nophia。我几乎是逃到他的家门口,随后便发现他也不见。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记住他的存在,他仿佛未曾出现到这个世界上。这里…这里已经不是我熟知的宇宙,这里只是一个放大的剧台,你我是傀儡。观众一声令下,无论你是谁,你都得乖乖地消散,化作原子,飘荡在观众席上,逐渐化作其余的低贱物品。这就是你我的结局,我们正在一步步艰难地跨过去。

Nophia的屋子已经易主,他的物品还在,只是沾上了别人的指纹。他的照片还在,背景依旧,但上面的人像已经被更换。他的笑容还在我的眼前浮现,但只在我的眼前浮现。没有人记得他了,他在这个世界上蒸发。我想与他说话,现在,我只能自言自语。Nophia被抹掉了,我想一起被抹掉,但那些在我之上的人并不这样打算。

我呆立在街道上,注视着行人匆匆。渐渐地,我发现天空开始出现褶皱。

我丢掉那本书,丢掉手中的笔。一句话自我的嘴里蹦出,这世界跃然纸上。

我用心去听,听见周围喧嚣已然不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