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the death
评分: +9+x

重力狠狠地把我甩向地面,这世上又少了一瓶番茄酱。

风在我耳边低语,它在落地的瞬间将我卷起,抛向高空,让我隐约看到了人类的先祖被毒蛇引诱,摘下禁果,神的震怒之下的惊慌失措。

我被轻轻放到翻滚缠绕的洁白云层,指尖留下盘旋的空气与纱,我陷了下去,直直落入无底的,逐渐失去光线的深渊。

但那里并非空无一物,被冥界的主宰哈德斯(Hades)掳作新娘的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有时像尖叫,有时弱的像低语,有时像哭泣,有时又边作回声的呼喊越过高峰,裹挟在呼啸的狂风当中。在迸发的熔岩里,不被神明宽恕的身影若隐若现,西西弗斯(Sisyphus)步履维艰的永恒遭受背负巨石之刑,坦塔罗斯(Tantalus)至今在希望的边缘遭受着无止境煎熬的痛苦,三颗头的恶犬刻耳柏洛斯(Cerberus)把守着洞口贪婪的酣睡。但却只有俄耳甫斯和欧律狄刻的爱击败了死亡。

闭上眼,我看到了,报纸,电视,不停张开又闭合、缓慢流动着鲜红血液的嘴唇,他们说着关于我的谈资,像是从干瘪的身躯里挤出我在人世间的最后一点价值。脑浆冲出头颅,鲜血作为谢礼回赠撑起身体的植物。

这一切并未结束,魂魄逐渐脱离僵硬丑陋的躯壳,不规则的巨大恒星极速转动,不回头的将蝼蚁与尘埃抛在脑后。

这是一片寂静的蛮荒之地,赫利俄斯在远方驱使着四匹顽劣的火马驰骋,它们的鼻腔不驯地喷发出炙热而致命的业火。

我看到了世界抵抗的样子,那荒凉的岩石星球围绕着一个黯淡,冰冷的太阳苦苦挣扎,它旋转着,翻卷着。来自宇宙的阴影逐渐吞没了边际,向着这里逼近,那宏大的无可名状的黑暗驱使恐惧扼住喉咙,匍匐。

但这一切必须阻止,至少现在,人类决不会屈服在它的脚下。

不惜一切代价。

我毫不犹豫的按下了那可以稍微拖延时间的按钮,即使一分,一秒;即使这将以我的生命作为代价。在魔鬼的讪笑声中交出了自己的灵魂,意识迅速泯没在迅速蔓延着吞噬一切的白光当中,躯体的最后一部分像沙子一般随风飘逝,不留一丝痕迹。

一切,如风一般自远方而来,又毫不流连的奔往远方。
5coXRA.jp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