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却列车
评分: +20+x

“从另一个世界来的绿皮火车,请把我带到那个没有时间的世界吧……”


从不知道有多长的恍惚和幻觉当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双脚没有踩在地面上。怎么会这样,我不是刚刚还在等车吗?眼前是两道耀眼的白色光芒。周围似乎都是红色的鲜艳的颜料,我听到那些颜料对我说,开始你的寻找忘却的旅行吧。

寻找……忘却……?我揉了揉眼睛,发现我好像坐在一辆列车上,周围都是五颜六色的人,用颜料抹在衣服上,装作还没有褪色的样子。我的前面就坐着这样的一个人,西服上涂抹着黑色和蓝色的颜料。我想要和他搭搭话,问他“你好呀……我们这节列车是要开到哪里呢?”,但是他没有听到我的声音。

一条已经褪色的小狗从车厢里跑过,跳到了那个人的身上,但那个人同样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甚至没有把眼睛转向它的方向。另一个穿着蓝色西服的人把小狗领了回去,慌张的对那个人道歉,他这才第一次转动了他的眼睛。

哦哦哦……对啊,我是得了褪色病来着。没有颜料的话,身体就会是透明的,别人就不会注意到自己。

我又想起来在我第一次乘上列车的时候,周围都是和我一样纯白色的人。一把武士刀坐在我的隔壁,它递给了我一张纸条。

欢迎来到这个颜料的世界!每个人一开始都是一张白纸,而决定人是什么的则是上面的颜料。但一开始肯定是没有的,这就需要用自己的血为自己第一次上色了,不用害怕,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我看了看武士刀,它似乎也在期待着什么。于是我拿起武士刀插向了自己的腹部,那种感觉很奇妙,我并没有感觉到痛苦,而是一种能让人沉醉于其中的快乐。拔出来的一瞬间,我的血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浇到了我的额头上。

“恭喜你,就在刚刚你真正的诞生在了这个世界上。”

周围是五颜六色的人,对我鼓掌喝彩着,祝贺我通过了洗礼,第一次得到自己的颜料。我沐浴在他们的祝贺当中,脑中萦绕着神父的教导,“对人来说,真正的活着不是从出生,而是从第一次感受到对颜料的爱开始的。”,我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我爱着身上的颜料,这些颜料也爱着我。

从那之后,我就爱上了得到颜料的感觉,从别人那里交换来颜料也是有的,但最喜欢的颜料还是自己的血。以适当的付出作为得到的交换,从这个过程中我可以确实的感觉到我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对用自己的血交换来颜料的爱化为了不断将其继续下去的激情,在我的身体里流动着,再随着刀尖的拔出变成喷涌而出的红色喷泉,喷洒,附着在我的身上。


直到那一天,十几年没有和我见面的疼痛回来找到了我。那次我和以前一样在第四节车厢的舞台正中间,在聚光灯下用武士刀插向自己,可是我没有感受到那醉人的满足感,找到了我的是足以让我晕厥过去的剧痛。怎么回事,我不应该是喜欢,是热爱这种事情的吗?为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感觉到痛苦……我的视野逐渐变成了白色,再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在陌生的天花板下面了。

“这里是哪里……?”

是一节喷涂着十分鲜艳的涂鸦的车厢,绿色的藤蔓与红色的花的图案,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到经常有着藤蔓装饰的栅栏围墙。我看了看我的身体,是浅粉红色的。

“怎……怎么回事?”

那些颜料开始从我的身上剥落,他们不再附着在我的身上了,而是像眼泪一样滴了下来,渐渐的我就快要再次变成纯白色了。这可怕的场景让我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你得上了褪色病。这种病的具体原理尚不明确,但表现为你的身体开始排斥颜料了。”医生对我说道,“似乎近几年,褪色的人越来越多了,没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似乎和记忆还有时间有关系。现在一般的猜想认为,颜料从身上剥落,是因为你的记忆里把颜料和某种不好的事物联系了起来,由此你也就丧失了对颜料的爱,与之对应,颜料也就不爱你了。”

“这……怎么会……?”,我看了看我的双手,一滴一滴的颜料从手上逐渐滴落,颜料……是我的血来着……?我的血……对了,武士刀!我在病房里环顾了一下,那把武士刀现在就在门外,似乎有些焦急的等着我。我急忙冲了过去,拿起武士刀插向了自己。一定要重新感受到那种幸福的感觉,上次只是偶然对吧,我不应该为了这种事情感到痛苦的!

“感觉怎么样?”

医生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他的眼睛里有着那么一丝早已熄灭的期待。应该已经见过无数次这种事情了吧。

“啊……”
鲜血从我的身体中跳出,但并不是像以前那样从伤口里像喷泉一样欢快的跳出,再回到我的身上,而是从嘴里跳了出来,冲向了离我很远很远的地方,像是在逃离我的身体一样。我没能把刀拔出来,就先一步倒在了地上。为什么,为什么。眼泪从眼睛里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带着尚且还留在我身上的颜料一起从我的身上离开了。天啊,不要这样,本来我身上的颜料就已经所剩无几了啊!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被颜料拒绝……”

“唉……我见过的患者都是像你这样,突然有一天就被颜料拒绝了,而从那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能把颜料重新找回来。”

“我还有办法吗……”
我在恍惚当中起了身,想要往医生的方向走去,武士刀像是要从我的身边逃走一样,自己从伤口里滑了出来掉在了地上。我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是想要抓住医生,不让我仅有的希望也逃走吗……?一声大喊让我怔住了。

“别接近我!”
医生向后退了两步。我看了看周围,好像整个墙壁,还有上面的涂鸦藤蔓都在后退。天啊,我怎么沦落到这样众叛亲离的境地了?

“冷静一下,办法还是有的。”医生重新对我说道,“我刚才就和你说了,现在的研究一般认为,褪色症是因为你的记忆里把颜料和某种不好的事物联系了起来,颜料在逃离你,是因为你想要逃离颜料,颜料只是回应了你的想法而已。”

“我……逃离颜料……怎么会?难道只是因为我怕疼吗……?只要能重新被颜料认可,哪怕死都可以,难道我会怕疼吗……”

“害怕这种事情,可不是在脑子里用逻辑想出来我应该害怕才害怕的。那么我接着说吧,如果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褪色症是因为记忆的话,那么就好说了,记忆的问题用忘却来治愈就好了。往前面走去到前面的第十三节车厢,那里是忘却站台,那里有一辆绿色的忘却列车,大概可以让你好起来。”


从不知道有多长的回想当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双脚没有踩在地面上。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来着……我的眼前是两道耀眼的白色光芒和绿色的火车头,我的周围是从我的身体里炸裂出来的红色颜料,而那些颜料里面的是反射出的我自己的身影和记忆。

啊……我想起来了。就在刚刚,我还是坐在那第十三节车厢里的。周围座位上的是和我一样褪了色的乘客,他们用颜料抹在衣服上,装作还没有褪色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决心的表情凝固在他们的脸上,像那些马上就要赴死的人一样。下一刻,忘却的绿皮火车从左面撞向了我们,于是我也就感受不到地面的存在了。

我听到那些颜料对我说,开始你的寻找忘却的旅行吧。我想要问问他们这次愿意重新认可我了吗?但我说不出话来。我想要从他们的运动轨迹中,看看他们是不是还在逃离我的身体,但还没来得及看到他们是怎么移动的,我的眼睛就闭上了。

在记忆完全消失的最后一刻,我听到了我最后的声音,似乎是在说着,行驶在另一条轨道上的忘却的列车啊,请把我带到那个可以忘掉一切的地方吧。

« 范式转移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