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水母一起下坠
评分: +48+x

你还记得那是什么吗?

你看到了吗?水母。像水母一样的气泡。它们正在涌来,向你涌来。

是的,那年夏天你们漫步在海边的水族馆里,还特地跑去看了水母区。Velella velella帆水母,你大声念道。你把那些可爱的,像是精灵般的生物的名字都念了一遍,偌大的厅室里弥漫着的是你稚嫩的声音。你是那么的爱着水母。

你的脸紧贴着玻璃,你盯着它们,目不转睛。它们在浮起、跳跃,它们的触手舒展开来,背后是大海。展厅内的灯光设计很曼妙,朦朦胧胧,你记得它们的亮度是绝不会超过65勒克斯的。流明,你想,这个词正在游动,然后悄然沉入水底。于是那些水母发出的淡淡荧光变得越加清晰。

六亿五千万年前,它们就开始在这个蔚蓝星球上繁衍,在这片无垠的大海里生长了。你透过它们的透明胶质膜,你看见了那些饱满的、流光溢彩的体腔。收缩,再膨胀。水母啊。

那时是在夏天的傍晚。你向上看到,暖红色的夕阳照映在海平面上,随着波浪熠熠闪烁。人群在喧嚣。唯有海底宁静。你转过头来,看向他。

气泡。水母游动时的周围溢出了许许多多的小气泡,然后慢慢地飘上来,汇集到一起,愈来愈大,气腔周围不断地被水压轰击,向内凹陷,逐渐跃动着升起。你清晰地记着他的瞳孔的颜色,他的肤色,他的耳垂,他的宽鼻梁,但他的脸却正消逝于你的记忆里。就像气泡,你知道一定是气泡带走了他。

浮囊竖立着,你漂至海面。你只是想抓住气泡。

海鸥仍然在盘旋着下降,夜晚将至。你想起来,夏日后大家变得逐渐忙碌,那次的短聚算是长久的离散的小小弥补。事情开始堆积如山了,年龄的增长时刻敲打着你。

你有的时候觉得很疲惫。你一路长大,写作业,念书,然后就像一只刚刚被放生的鱼卵一样不得不面对汹涌澎湃的暗潮,投入社会。你想起来那片许久未去过的大海,你想起了海边的水族馆,你想起了他,你想起了…

…Velella velella。

还是夏日里的某一天,久违的老友终将相见。你们约好一起去沙滩散步,一起去水族馆。大概吧,和大多数人一样,竞争、对比、吵闹、冲突,我们真的不得不要变成这样么?你记得你踢走了路边的石头,看着他,一言不发。

你们一路无言,默默走到海边。火烧云从遥远的海平面升起,层层叠叠散发出来自昨日的温暖气息。海潮颠簸,扑倒在沙滩上,带来大陆坡上好多水草和淤泥。沙滩上散落着人群和脚印。

你拿出从超市里买来的罐装啤酒,开了盖。烟火四起,你想起来那时的天空早已布满星点,还有煦丽夺目的色彩。你和他相视一笑,碰了个瓶。他的瞳孔,是大海的靛蓝色。靛蓝色里,是你的倒影。

还记得帆水母么?

他摇摇头的那一顷刻,是花火绽放的美妙夏日夜,你却突然像是被人推倒,挣扎着跌落至黑暗里。

你大概知道两人之间对于童年的回忆,怕已是朝着两个不同的分歧流动了。太正常不过了,稀松平常。只是…只是,心中难能沉淀吧。你不记得了吗?那个记忆里紧贴着玻璃的,可不只是你一个人啊。

你好吗?你最近还好吗?你最近真的还好吗?

哪怕是骗局…也许别人都已忘记,但那个夏天将永存于你的心底。气泡!可是你怎样也抓不住它们,它们嬉笑着,从你的指尖里溜走,光滑灵巧,一旦抓住立马自爆,在海底中迷失自我。原来到处都是气泡啊…水母是气泡,石头是气泡,夕阳是气泡,烟火是气泡,沙滩是气泡,也是气泡。

你难道没发现么?

你一个人走在无人的水族馆内。你感觉就像走进了记忆里。昨日的大厅,昨日的门廊,昨日的标牌,昨日的玻璃,还有那个呼吸印迹,依旧完美无瑕。

…因浮囊体上方竖立一三角形帆板而得名。有长长的具刺细胞的触手。生活时浮囊体呈靛蓝色,帆板无色透明,随风或海流漂浮于水面…

你仔细透过玻璃,凝视着深海。海面上穿过的缕缕月光洒落,伴着细碎的蓝色的幽暗。那些水母没有在浮动,只是跟着水波一起在黑夜里四处游荡。为什么呢?你没有哭,只是泪水偷偷地从你的鼻梁下滑落。你还是那么的爱着它们。你把手上的塑料带扔到一旁,跪倒在地板上。我们真的只能变成这样了吗?

海风愈来愈大,波涛起伏跌宕。

它们喜欢群居,常结成宽达100千米的大群在海面上飘来飘去,非常壮观…

…但其他种类的大多数水母都以单个行动为主,结成群落在水母中极为罕见…

气泡正在涌来吗?浮囊开始散发出略微的荧光了,它们的颜色和大海一样,是靛蓝色的。有的时候你会忘记某刻发生的事情,正如别人忘记你一样。每个个体都是独立存在,成长,生活。只要是生物群体那么势必就会有竞争,无时无刻,就像呼吸一样自然。但是人同样也是群居动物,那么…为什么人却不是水母呢?

好多气泡。它们全部从海底的某个小小一隅奔涌出来,它们在朝着你而来,紧追不舍。所有气泡砸向你,然后迸裂出极大的漩涡。它们的形状像极了水母…围绕着你。于是你被卷入了漩涡。那些童年回忆,那些美好的、丑陋的愿景全部浮现出来,仿佛各种大大小小的,形态各异的水母。漩涡流速愈渐加快,你也不断坠入深处;你朝上望着,惊异于那些水母都正在离你远去…

…夏日里你同他漫步于沙滩;夜晚星光点点,烟花四溅;春日里的落雨;秋日里的枯叶;冬日里的呼气…记忆一逝而过。眼泪。呼喊。那个瞬间里你眼睁睁地看着它们逐个爆裂。你抓得住吗?你还能记得那是什么吗?水母已经离开了。你只能坠落。

水母。大海。落日。

啤酒。烟火。你。

坠落…坠落…

我…

还…

记得吗…

我不想再见到他们离开了。

我不会忘记。我仍然记得他的瞳孔,永恒的靛蓝色。我随风飘荡,载着记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夏天,我和他曾一齐站在水族馆内高喊:

Velella velell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