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花朵味,没品的外星蓝色性变态猫猫头笑话
评分: +27+x

你凝视深渊。

蓝色,外星,静谧安详。

你哈哈大笑。

郁悒笑声分裂空气,恐慌情绪蔓延癫狂。

疯狂在漂浮,意识在虚浮热气中破碎绽放。

你的神经突触盛开出八万四千朵蓝花。


一个死人又死了一次,观众们发现,他似乎长得不一样了。
他在大学毕业后死了一次,三十岁后终于又死掉了。
他的器官从小洞中流出,从头到脚共有九个小洞,直径好比吸尘器象鼻般的管道。有人说是外星人干的,有人说是超自然的恶魔,器官原先该在的地方贴上了来自牛奶盒的剪切画,找到了可以获得二十万美金,右下角写着一行小字:“我们将以每天一美金的方式进行支付。”


你是十八岁上海女高中生,肥胖抑郁伴精神分裂。

死于自残过度,肺癌,和痛饮紫水。

你爱听刺耳的歌,你说你听见有女人在唱歌。

录音只有嘈杂,我们难以辨别到底是谁产生了幻觉。

实体经济,小商人家庭,一戳就破的富裕幻影,腐败,卖烟和卖窗帘。颓废和自我毁灭。

世界不过虚无,唯一有意义的是金属,是那生锈齿轮和飞翔天使,是星空花海中的蓝色外星人。

回答我,你见过蓝色的裂变克苏鲁风格猫猫吗?


但是没有人看到这行小字。天文学家们最先开始行动,扛着大大小小的天文望远镜伸进下水道,正在洗澡的成年女婴失声尖叫,大概在20多年前,她们是多余的,在如今死者复生已经太晚了。于是镜片从头碎到脚,看得最远的人在几秒内成了瞎子,玻璃散至各处,河外星系与太阳系之外河内星系的倒影被前赴后继者踩在脚下,只剩下灰土和粉末。


不用担心,贷款不过是偷窃蓝色生命。

不用担心,狂热和死亡不过是头顶繁星。

蓝花永远不会枯萎,死去外星人永远不会再度死亡。


二十万天的一美金让城里的人都发了疯,摇滚乐队的不同流派共同演奏,用音乐谋杀本应代替死人去死的人,注意啦,注意啦,你不注意,翻越精神围墙。坏掉的牛奶盒内部涌出黑色的血,塑料袋里每天提供新鲜内脏,每天都有人花高价购买内脏为死者组装,但是至今也没有人配型成功。这些内脏大多来自青年学生,因为他们在内脏质量合格的人中是最可欺侮的,任何的借口都能剐去他们的肉,他们总归是亏本的——猫粮,猫粮,又吃猫粮了今天。
外星人同好会和地平说创始者在死人死去的十八年后发明了正方形幽浮,他们相信是外星人干的这件事,于是披上不同星球居民的皮在星际间搜查,正方形幽浮的资金借了二十万年的无息贷款。他们坚信自己能够成功,在这之后的一百二十年间,他们杳无音讯,有人说他们死了,有人说他们由于还不起贷款而潜逃在宇宙的某个角落,放贷人去追债,终于也没有了下文(这解放了数以万计的借贷人)。暴动的年轻恐怖分子占领他们的房子,在某天因为莫托洛夫鸡尾酒爆燃而化为焦土。


你嗨起来了,我也有过。

亲爱的,你是怎么记住脑中闪念的?

我只记得你喜欢野猫,被野猫抓伤也不愿意打疫苗。

哈哈,病毒是蓝色的,尸体是蓝色的,死亡是蓝色的,我们的共同毁灭是蓝色的。

你好,星星和花,外星人和猫,都不是蓝色的。

梦幻泡影永远不会变蓝,因为蓝注定转瞬即逝。


牛奶盒比死人活得更久,死人在冷干气候中花了四十年完全腐烂,留下一个发着蓝光的人形污渍,贴着纸的地方被打了洞,堆满来自不同个体的内脏,隔壁的永久冻土层横七竖八躺卧着失去内脏的人们,由于失血过多而呈现淡淡的蓝色,有些看着人,有些没有,与天空、宇宙的彼端对视,为了分期付款的二十万美金,别人的——哪怕自己的器官又算什么呢?(活着的每个人都为了金钱而疲于奔命,总有些人做某些人不屑一顾的工作,但他们站起来,反抗,把狼杀了,自己又成为狼)。一双手套握在铲子上,手中的烟笑了。


美元越来越不值钱,只有黄金是保值的。

黄金,黄金很耀眼,不过并非蓝色。

如果天空不悬挂蓝色太阳,那么夜晚就和黑夜无异。

星星,花海,猫在漂浮。

蓝色,外星,静谧安详。

我们凝视深渊。

蓝色的神,我们为何还在凝视深渊?


这种狂热一直持续下去,连牛奶盒都腐烂成充满细菌的半流质,死人原先丢了九个器官,为了完美契合它的空位,为了二十万天如一日的一美金进账,人的手有了额外的十根手指,向下低落没有边界的深红。原先那些寻找者也死了,他们的后代忘记了行为绝大部分的理由,偶尔在血污中抬起头,也只能看到粉蓝色的苍穹与散射灰白的地平线,逐渐死去的太阳日复一日地滑动。

不了了之,这就是结束了。


蓝色血污,蓝色夕阳,蓝色星空,蓝色花海,蓝色死猫。

我们是蓝色的。

一起跃入深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