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剑
评分: +11+x

人精神互联,灵界诞生,从此剑被打上死结。

灵界烟花华美,是一瞬间枯萎绽放亿万次的花。烟花最终造就火药,灵界烟花是否也终将成为火药?还是说它已经成为火药并不断爆炸,如背景音乐般被忽视无人知晓?

我不明白。人的愚蠢,人的谵妄,人的痴狂,都于灵界不断放大。我肉体在人间枯萎,精神在灵界膨胀浮肿增殖裂变,如尸上蘑菇。

我爱舞剑,在人间就爱。灵界舞剑被灵界烟花侵占淘汰,如同轻慢君王踏过性奴,性奴高呼惨嚎爱恨交加,可王的眼里却除了骄傲什么也没有。

灵界舞剑艺者建起灵楼,灵楼门槛被手托付,千变万化,时高时矮。他们追逐烟花爆炸靓影,模仿复制,就像追逐影子的人。可他们却始终追不上烟花的此刻,他们看着未来却徘徊于昨日,每刻死亡一分毫。

大家都沉迷于烟花之美,大家都在笑。所有人都时常欢笑,灵却时常哭泣。渐渐一切无分别,笑是哭,哭是笑,美是丑,丑是美。在灵界人异化为非人,却又更加接近于真人。一切皆为圈,循环不止。变化皆为不变,且越变化越不变。

几乎无人再看洛夫克拉夫特和爱伦坡。但是不可名状让人错乱癫狂之物却随处可见,理解和无知都走进痴狂,钟摆高悬于头,逐渐接近,人人都将死,却无人敢问死于何时。被忘却之事并没有死,只是融化为海,溢散于世界。

那么,我想在这里舞剑,好吗?


我在灵界剑谷,我手腕轻颤,舞出点点剑花。

你很痛苦,你很悲哀,你暗中控诉,内心却只是自卑。我的剑法说。

我边舞边哭,泪水被剑光分离。

让我抱抱你吧,即使温暖不过是虚幻。

让我表演吧,即使喝彩只是昙花。

让我们一起微笑吧,即使欢乐的未来永远不会来临。

我的剑法唱。

周围响起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

真好啊。

灵界剑谷是小部分人的舞剑之地,有人戴着镣铐舞剑,有人剑法绵长单调却暗含深意。

我的剑法最为庸俗,我是效颦的东施,学人说话的鹦鹉。我模仿高贵优雅,却只舞出了孤独寂寞和扭曲绝望,我展示自己的愚蠢,自己的空虚,自己的病态。

我甚至无法辨别他人的掌声是嘲笑还是鼓励。

不过大家都可爱,不是吗?

剑谷曾经出现过我庸俗头脑无法理解的动荡,无数人砍杀拼搏,用原始的剑和石头。我无法理解,抗拒接受,又害怕受伤。我一听见剑戟声就找个角落抱头蹲下闭上双眼。

当我睁开双眼时,身边友人悉皆离去,有人是变了,有人是惧了,有人是累了,有人是伤了,还有人已经不再是过去的自己了。

我看着仅剩的几位友人。

“为什么挥剑?”

“为了制裁坏人。”

“所有坏人都这么说。”我脱口而出,吓得缩成一团。

曾是友人的人拿起剑,剑锋在我眼珠前闪着寒光。

“走吧。”他说。

我逃离,在灵界流浪,烟花繁华,人群迷乱。可我终究是异乡人,终究有着一颗孤独的心。

你们都很好很好,可是我很寂寞啊。

我的家在哪里?

烟花绽放之地再华美,都不是我的家。

我冲进灵界山谷,抱头痛哭。我看见遍地飞蝇残尸,以及无数陌生又熟悉的影子。

这里不是家

山谷的石头上,只有一行干涸血字。

“你撒谎!你骗人!你这个骗子!”我持剑对血字疯狂挥砍,石头火光飞溅,剑卷了刃。

这里明明就是我的家啊,我认得这山泉,这石头,这空气,还有这崎岖山路。

是啊,崎岖山路,山路逐渐风化崩塌,未来是否还会有人和我们一样,在山谷中持剑起舞?

我爱你们,我爱你们的微笑,我爱你们的掌声,我爱你们捧起山泉饮下的姿态,我爱你们一起舞剑时流下的汗水。

我真的,真的,很爱你们。

我舞动手中残剑,让剑说出心中告白。

恍惚响起零星声音,是唾弃,是辱蔑,是嘲笑?还是……掌声?

我长笑不止。

无论如何,有人愿意看我舞剑,就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