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伪证与辩词——在绯色橡木门前
评分: +52+x



致我未出生的次子,列座诸神在上,请听我言明,也请您在听后便将它抛去,让它埋进寒霜之下的冻土之中。若非如此,这卑劣的妄语将日夜撕扯你的耳朵,在梦魇时分招来背生七翼的下等邪魔。

孩子,这世间方寸,万不可生在那流蜜溢奶之圣地,染上嗜甜之恶疾。三十三重天之下,唯有十指花的悲鸣可解这等重病,然你父亲,我,便是因咀嚼了最后一朵十指花的根须才遭此冤罪。请你一定记好,若你染病,莫让那洁白夜莺的寓言遮蔽你的双眼,误食六分木的嫩芽。我曾亲眼看见你的兄长,我的长子,将河豚与芽煮食,此后便长久迷失,在每一个风雪夜中赤足奔跑,直到坠入太阳表面的深湖之中。

孩子,你且听好,勿要啄食你的壳。你自羊水中迷蒙醒来,你的生命便也应当愚钝不聪。若你不慎服下这世界奇毒,恶意的诅咒将为你铸就铁荆之冠。直到你在众人的忽视之下哀嚎死去,你的躯壳才始能化羽。我必须告诉你,你要爱你的壳,敬你的壳,你要称她为母亲,为她献出你年老后的第三条触须。如若不然,你便一生无解这世上的第一个疑问:爱是什么。

你要识这世间万物,否则你便寸步难行。未见之境的泥潭已经淹死了七万七千六百九十三个可怜之人,哦不,现在是七万七千六百九十五个。你应用言语扭曲那物的名,用眼眸去淹没那物的影,万不可用你颅中的双目去直视那害人的怪形。你若不听我的劝,你便会犯下知者大罪,腹中生出吞食心脏的毒蛇来。直到你再无睁开双目的力气,它就会生出遮天的苹果树。到那时,手足俱全却口不能言之公主便会因你而落入七簇矮灌木之中,受那高鼻梁、宽额头的王子玷污。一位圣人也会因你而堕入凡尘,他将跌下那推动万物的王座,为这沙中世界带来终结的号角。

孩子,你且听好,你的一生将遭受五十五个劫难。因在生你的前一日,你父亲正巧吃了五十五个熟鸡蛋。我将凤凰的尾羽赠给那位农妇,哪知她为了补偿我,竟将那雄鸡的鸡冠塞进我的后颈。在我路过晓月之下的林荫时,它居然放声歌唱,让那九个太阳与月亮一起悬挂在天穹,最终又被夸父所化的红日贪婪啃噬。

你要避开那言语狂妄的吟游诗人,他们将称你为王,趁你神游之际为你加冕无信者的神袍。你将一生被那身跳蚤织成的蓑衣叮得浑身是血,只有匍匐在漫无止境的回梦长廊之上乞讨过路之人为你献上他们最苦涩的涎水。你也要远离清晨中残留的荧光蝴蝶,尽管它不曾害过任何人,它实是你父亲的姊妹。她若见你,便一定要为你献上族中最恶毒的祝福,让你在舞蹈之时与最高贵的食尸者相爱,却又一生无法接近昴宿中的花园。

孩子,你且听好,你的父亲并非为任何人所害。我为我自己审判,正如同我自己将我自己告发。你要为我守灵五十年,直到你褪下第一层旧痂,我所献上的罪业才能为你划出黎明和黄昏之间的门径。而你要在其中寻回我的尸骨,将它葬在你须尾之间的深渊之中。如是,我才能魂归这世间的山川,好叫你不要因坎坷而梦醒。

我在此为你祈祷,也为你留下遗言。

我诅咒知识之神瓦里安剥夺你的一切思考,将你从汹涌的杂念之中浮现而出,显示你痴愚的智慧。

我祝愿勇气之神塔塔林砍下你的右腿,让你这一生无法走进硝烟四起的战场,却又给你留下勇武的双翼,让你能剥开言语交织而成的陷阱。

我祝愿你在恐惧之中丧失你全部的自我,只因为只有怯弱者才会轻易地倒向疯狂那一端,唯有你彻底的迷失,你方才是独立的唯一。

我也诅咒盲眼的法官赐你死罪,因为只有枯骨的阴影和号哭才是谜题的最终答案,永生总是谵妄的谎言,唯有一瞬而逝的不灭是生者的秘宝。

我在此告诉你:

在无光之夜后便是寂寞的永昼,你的闪烁只是黑暗中不起眼的篝火。

你的生命是最大的谎言,因为你本该归于荒陵。

但你确实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也将孤独地长久地活下去……

祝福你,正如祝福我自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