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海
评分: +19+x

不要打开顶楼的窗户,过分真实的风景比虚假更加危险。

海是坟墓,海是博物馆。记住,千万不要出海。


我曾经,非常非常梦想出海。

我用积蓄购置了一套海边别墅,每天都透过窗户看海。这套别墅的原主人是个年迈老者。他说,要买这套房子需要承诺以上的两件要求。

开始时,我遵守规则。我每天只是凝视海面,看海风吹拂,波涛汹涌,如同扭结的天空。

直到那天,我看到了蓝蝴蝶。

我童年非常喜欢蓝蝴蝶,我总是幻想那蓝色羽翼代表更加飘渺的梦幻。我当时捉了大量蓝色蝴蝶,在一片白色花海把它们放飞,星点蓝色四处溢散。恍惚间,我看到了白云笼罩的天空和被哈氏弧菌浸染的乳海。

我追寻蓝蝴蝶奔跑,它钻过窗户的缝隙逃逸。自然而然地,我打开窗,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位于顶楼。

我看见蓝蝴蝶穿行于遍布闪电的天空,我看见在交错的幻境里,满是乌云,岩浆和陨石。我的目光穿越两亿年的岁月,我发觉蝴蝶化作遍体金黄的飞蛾。

我看见了,自己的过去。

儿时的自己崇拜着当海员的父亲,小小年纪,满房间都是模型船与地球仪。当时不懂事的自己把蓝色床单铺在地上模仿大海,被母亲训斥一通后委屈地抱着波浪花纹枕头哭。

后来少年的自己度过了充满泪与痛的青春,在一次郊游中爱上渔夫的女儿,每个周末都打车去海边看她织网捕鱼。最终她终于同意带我出海,我在准备一番后兴高采烈地奔向海边,却得到了她和我父亲的死讯。我父亲的船出了海难,她驾船营救时也不幸牺牲。

长大的自己逃离海边来到城市,日日夜夜以机械工作自我麻痹,却在每个疲惫夜晚都能在梦中听到涛声。

泪水止不住地流出,我看见在光晕错落的波涛里,父亲和她手牵手凝视着我的方向,对我招手。

我要出海,我要回家。


我坐上小舟,在海中划行。

波涛汹涌的海面泛起白色泡沫。

我拿起望远镜,观察别墅窗口的方向。

我的房间里,有一个年轻的少年,他每夜织网,补鱼。他收养了一个小女孩,他将小女孩养大,教她分辨方向,洋流和海风。教她鱼的种类和习性。

后来少年变成男人,小女孩变成少女。少女喜欢和另外一个男孩相处,那个男孩长着和我一样的脸。男人开始时不介意,后来却因此频频发怒,他害怕,害怕这个自己从小养大的小女孩会被欺骗,被摧残,被伤害。可他没有意识到的是,小女孩早已不再是小女孩了。

一天晚上,少女消失不见,男人从此以后开始恨少女,恨她不争气,恨她幼稚愚蠢。他猜测少女被拐走,在一时冲动下私奔,奔向充满痛苦和不确定的可怖未来。

直到那天,已经是老人的男人打开顶楼被尘封的窗户。

他看见一场海难,看见少女在波涛中救下无数的人,一个又一个。可少女依然没有放弃和休息,她只是驾船冲向惊涛骇浪,尝试去拯救更多的人,直到自己也被海水吞没,直到海面上只剩下一截孤单飘荡的渔网。

他老泪纵横,他悔恨自己的误解。可一个老人脆弱的自尊却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他诅咒海,诅咒窗,诅咒那些可怕的幻象,他固执地劝告别人逃离窗户与大海。

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现在的我,是一个专业救生员。风暴过后,我救下了四十七个人。

我凝视暴风雨后的平静海面,发觉一只小船从远处而来。

终于想明白的老人划着小艇,为幸存者送来了食物和水。

“让我们一起做完她未竟的事业吧。”老人说。

从此以后,我们一起在海面航行,救死扶伤。

海是坟墓,海是博物馆。我们是守墓人,是巡逻队。我们去阻止图谋不轨者,拯救失足落难者。

直到我们也成为大海博物馆的藏品,直到大海成为我们的坟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